最新文章

小伟的2018年春运抢票经验

先看看大数据: 节前全国大迁徙的总体情况,全国买过年回家车票排在前5名的城市分别是:广州、北京、上海、深圳、武汉。从QQ浏览器的大数据分析结果看,回家热门的始发站基本分布在广东、江苏、北京、上海、浙江、福建这些一线城市以及二线城市较多的沿海 […]

诡志-西装男(2)

虽然我曾说这栋废墟没有名气,没有灵异事件,也没有任何遗留物,但并不代表里面什么都没有。 当我跟苏羿靠着手机的灯光一间又一间房间探索时,发现了游民居住的痕迹,以及许多被丢弃的大型家俱跟垃圾。 这栋废墟的构造实在太大,宛如百货公司,从我跟苏羿目 […]

恐怖短篇两则:我是一位电影道具制作家/我的邻居是连环杀人魔

我是一位电影道具制作家 我是一位电影道具制作家,常常接受好莱坞电影场景道具委托。 其中我特别喜爱也最擅长人体破碎肢体的制作,原本只在接受委托时才制作,现在逐渐在闲暇的时候也会作一些当成娱乐与欣赏用,还有故意作得像泡在福马林内的标本,有数十个 […]

认真的雪-吴语-上海话版

浙江这片土地讲的吴语,会的人也越来越少,不像粤语一样广。 听听吴语的翻唱歌,别有一番风味。 歌词 认真的雪 WAYLEEcopy歌词 侬懂了𠳝 是啥心情 偷偷叫看牢仔我个心 侬撒辰光才能明白一眼 箇种心情 呒没人能懂 吃饭勿下去 睏勿了觉 […]

Sleepless-病栋:504号房

每间医院都有自己的鬼故事。有些发生在太平间,有些发生在急诊室。通常这些都是老的医护人员拿来捉弄新人的玩笑。但那些发生在我工作上的事情,让我明白这间医院确实有些怪异。 我们有一间「禁止进入」的病房:504号房。事情发生在很久以前,听说当时50 […]

Nosleep-如果你找到一本书叫”拉利帕利的故事”,千万别打开!

这本书看起来并不会特别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封面上没有不祥的图片。 没有可怕的前言。 只有简朴的红色帆布书衣镶著金色的字母,写着: “拉利帕利的故事” 金妮从书柜拿出来之前,我都没看过这本书。 可能是前屋主遗留下的, 毕竟我们一个月前才搬到这 […]

邪恶的原料/第四章:猎物与猎人在跳舞

三个人在围在解剖台旁边默不作声了许久,如果不说,乍看之下真有点像邪教仪式。 「你确定你有都捡回来?」高瘦的男子问到。 「尸块的散落范围不大,」穿着医师袍的男子这样回答「应该是没有遗漏的可能。」 「这样啊,」这吊儿郎当的语气自然就是J了「M, […]

恐怖经验:消失的少女

这几天都在生病,无法做什么事,想起前阵子看到网上转发的一篇劝大家小心注意,出没在闹区的牵手怪人的文章,突然想起这个我的家族里低调流传的事件,所以决定把它记下来。为了保护当事人(即使我根本不知道是谁),所以我会隐藏一些我觉得若是认识她的人,有 […]

恐怖故事:禁止进入

初次见到阿伟,是在朋友家的牌桌上, 那时只觉得这个人就是一般的道上兄弟样子, 理个短平头,手臂和胸口隐约可以看到刺青。 会让我开始注意到这个人,是因为他洗牌叠牌打牌都只用左手, 那时正值七月大热天,他还是穿着一件小背心,将右手放在背心口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