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我在客户家里找到一具尸体

  • 2018-01-26
  • 95
  • 2
  • 0

我做室内装潢/庭院设计师已经有六年了,人们家中真的有些很奇怪的东西,但是这个…这真的是我见过最疯狂的事情了。昨天我在我客户家的后院测量空间,他们想要我和我的团队帮他们设计新的花园。这个家庭几个月前才刚搬来,他们家中还有一些没拆开的箱子。后院的右边角落有一个小库房,跟这个现代化的房子比起来显得有点老旧。我问这个家中的爸爸,佛瑞德,库房里是否有多出来的工具可以给我和我的团队使用。他说他们还没进去过库房,所以他不知道。虽然我了解一般人不太常会进库房,但是像我刚刚说的,他们已经在这里住几个月了,难道他们不会去看一下吗?

总之,我跟我的团队还是打开了库房进去看看,读过文章标题,你应该知道我们找到了什么。里面有一具尸体,服装完整,直直的坐在库房里正中央的一个木椅上。那个画面超诡异。他的姿势被摆成几乎看起来像是活着的,我们刚开始以为那是一个活着的人,我们一打开门然后看到那具尸体后说了「喔抱歉」就把门关上。然后我们发现他根本没有回应,而且那家人说他们从来没进去过。所以我们再次慢慢的把门打开,然后很快的发现那个人是死的。我们所有人马上跑出去,把门甩上,然后直接跑进房子里。那家人都在客厅,正当我们要直接叫出我们刚刚看到了什么,我们想到出于礼貌最好不要在孩子面前讲这种事,所以我们问佛瑞德能不能私下跟他讲个话,佛瑞德看得出来我们很担心。

「怎么了?你们没事吧?」佛瑞德问,试着让我们冷静点。

「先生,」我用颤抖的声音说,「我们在你的库房里发现一具尸体。」

我一讲完我就想到,要是这个人是凶手,然后我们告诉他我们找到了受害者,然后他现在必须杀掉我们怎么办?但很幸运的,事实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他露出一个真正被惊吓到的表情。

「什么?」他叫了出来。

我们全部跑到后院去,佛瑞德打开了库房的门,然后尖叫。

「哇靠!这是怎么…?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语无伦次。

我的团队跟我都是一副惊恐的表情。当他一打开门,我瞬间背脊发凉。我们都很疑惑,但同时也都吓呆了,那个尸体现在躺在一个床上,刚刚那张床不在这,他现在的姿势现在被摆成像是在睡觉一样,而身上穿的是不一样的衣服,他穿的是睡衣。

「佛瑞德,嗯,刚刚那个尸体是坐在椅子上的。」我的团队其中一个人说。

「什么意思?」佛瑞德问。

「呃,刚刚那个尸体在椅子上,刚刚床也不在那边,然后现在椅子也不见了。」

我想我们绝对会马上报警,期待我等等po上后续,我大概会写个Part 2或什么的。

—————————————————————

Part 2

更新:

很显然的,我们最后报警了,他们在我们打电话过去后10分钟到达。两个警察一边走到后院我们一边向他们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们看起来真的很怀疑,但同时也很惊恐。其中一个警察立刻打开库房的门,所有人的背脊都更凉了。尸体现在坐在一个三轮车上面,两只手还放在把手上,然后头部下垂。「三小啊?」其中一个警察脱口而出。

「警官,刚刚这里也没有三轮车,这鸟事真的越来越诡异了。」乔治,我的团队其中一个
人说。

我们全都往后退了一步,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在发生但是没人有任何头绪。「僵尸不是真的,对吧?」派特用一个讽刺的声音说,他是另一个团员。我们都摇头,我不是一个很相信鬼的人,但是这鸟事已经让我开始相信任何事情了。那两个警察走进库房,然后拿出他们的手电筒,到处照一照看能找到什么。里面几乎就只是一堆架子上面的老旧工具和前屋主留下来的零碎物品。两个警察一边进行调查我们一边讨论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和理论。佛瑞德一直问一些像是「检查员怎么会没发现这个?」的问题,但我们只是问对方「那个床到底从哪来的?三轮车呢?」

「我找到一个东西。」一个警官说。

我们都走过去看他发现什么,那是一个门,很小的门,是需要蹲下来才能走的。佛瑞德似乎想到了什么,而且你可以看得出来他彻底被吓坏了,他的下巴真的直接掉下来,然后他用手呜住嘴巴试着想掩饰。佛瑞德突然跑回屋内,我跟我的团队跟着他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然后我们看到他帮他的小孩穿上外套,然后去叫他老婆,他准备跟他家人去外面住

「佛瑞德?佛瑞德!」我说,试着让他慢下来,「怎么了?」

佛瑞德抬头起来看我,眼神里满是恐惧。突然一阵尖叫声从后院传来,我们全部转过身,然后冲出去。其中一个警察倒在地上,像是被吓到跌倒,我们全部往库房里看,那个尸体现在坐在一个餐桌前,而另一个警察坐在他旁边。我们全都尖叫,不用多想就可以知道那个警察死了。佛瑞德开始讲出他对这件事的理论,「要是,那个尸体不是自己动的呢?」

「你那是什么意思?」乔治问。

「要是,是另外一个人在移动尸体呢?」佛瑞德用发抖的声音说著。

我们全都僵住,突然间我们所有的想法都串连起来了。我们的身体瞬间变得好冷,听见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大声。我们的头同时慢慢转向库房里的那个门,那个死掉的警官在调查的门。有某个东西或是什么人在那个里面,每一次我们离开再回来,他们就会改变尸体位置像那是玩具一样。怎么可以这么恶心,我现在无法思考。我们现在都在房子里,讨论到底叫多一点警察会让事情变得更好还是更糟。就算答案很简单,我们还是无法正常思考,因为知道有一个潜在的杀人魔就在后院里。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等我们决定出要做什么我再来更新。

—————————————————————

Part 3

在房子里讨论满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决定如果全部人一起进去的话,杀手就没办法一次抓到我们所有人了吧?警察有枪,所以我们让他先进去。我们慢慢的走进后院,比之前感到更加不舒服,因为知道有人在库房里面。我们绕过那个死掉的警察和另一个尸体,围在小门前,警察小心的把门一点点打开,门发出一个令人不安的喀喀声。他把枪举到手电筒旁然后往那像衣橱般的黑暗房间里瞧,我也伸出头往里面望去。手电筒的灯光慢慢的照到房间各个角落,然后突然间,手电筒停止移动了。我望向警察照的地方,然后我看到了,那是一个男人,躲在房间的角落,站得直直的,低着头,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而他直直的朝着我们这边看。再一次的,所有人都僵住了。我们就这样站在一个被手电筒照著的微笑男人几呎的距离外。警察毫不犹豫,直接往他的腿上开了一枪,男人倒在地板上,痛苦的尖叫,但是,他还是微笑着,他看起来就像是蝙蝠侠电影里面的小丑或什么屁的。警察把他从小房间里拖出来到库房里的一个空地。

「你是不是杀了这两个人?」警察指著餐桌旁的两个尸体气愤的说道。

男人只是点点头。

「我需要你大声的说出『对』这个字。」

「对,」男人终于讲话了。他的声音又轻又沙哑,他从未停止微笑。

「为什么?你是谁?为什么他们被摆成这种姿势?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警察一边说一边开始哽咽然后突然哭了起来。这是我看过最混乱的一次讯问,我想他应该是跟另一位警察很亲近。

「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那真的是个问题吗?我住在这里。」那个男人问。他看起来真的像是对警察的问题感到惊讶,但是他讲话的方式听起来在开玩笑。再一次的,他的声音简直就像小丑,确切来说是马克汉米尔那个版本的。

「回答我!」警察情绪痛苦的叫道。

「冷静点,警官。没必要生气。我的名字叫做史蒂芬恩斯。」

佛瑞德插嘴,「那是盖这座房子的人的名字。」

警察决定回到警局再继续审问会比较好。一台救护车来载史蒂芬伯恩斯,另一台来载那两句尸体。

经过几天等待警察的回应,那个当天跟我们在一起的警察,他叫做迪恩警官,打给佛瑞德。佛瑞德打给我和我的团队,请我们去他家讨论后来他们的发现。原来史蒂芬伯恩斯真的是原本这座房子的主人,而那个尸体,是在佛瑞德搬来的前一个主人。显然史蒂芬伯恩斯在几年前就已经被宣布死亡了,但是他都偷偷躲在库房里。后来这个房子被卖给杰瑞海斯,就是我们发现的第一个尸体。这样想很奇怪,如果那天我没有检查库房的话,佛瑞德和他的家人很可能就是下个受害者了。光是想到一个小小的决定能够造成多大的错误就令人感到很不舒服。史蒂芬伯恩斯显然是一个幼稚的成年人,他曾经在前面几条街开了一间玩具店,那是我们找到解释他打扮尸体并像娃娃般移动他们姿势的行为最接近的理由。超,诡,异。没想过我当个庭院设计师会遇到这种事。我想就这样了,希望囉,但如果发生其他疯狂的鸟事我会再来更新。

(完)

  1. 2017:  晚上的噩梦:发现遭遇小偷少财物(0)
  2. 2017:  红萝卜最好吃(2)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