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经验:雾

  • 2018-01-19
  • 355
  • 2
  • 0

原本我是个对雾没什么感觉的人,既不讨厌也不会很喜欢,

之前当兵时在杨梅山上常常看着营区浓到能见度只有3公尺的雾,

也觉得这只是自然现象罢了,不会带有什么感觉。

但是后来在国外遇到一次难以理解的雾之后,

我从此对雾有种心理阴影甚至带点恐惧。

那时我刚到国外念书,刚认识了几个同学,

其中一个跟蛮我投缘的同学:罗伯,刚认识他的时候感觉就蛮有话聊,

但是渐渐认识他之后才发现,他如果以我们俗话来说就是体质特异,

我从毕业后一直到现在都还跟他有联络,其中跟他一起经历了几次事件,

后来才发现用体质特异根本就是太客气了…….

其实他根本就是超自然现象磁铁,甚至应该是说他们家族很多人都是磁铁….

这次要讲的故事大概算是跟他一起经历的事件中只能排第三名吊诡,

第一名的故事我之前有po过,可以/昏迷那篇:

以下开始介绍当时的故事:

当时大约是4月初的春假期间,罗伯的爷爷在马里兰州有间湖边小屋,

有时候他们会一家人去那边露营,那次刚好他的爸妈出国的地点他不想跟去,

就找了我和另外两个同学要去那边露营个3-4天,

我当时想说人生也没露营过,每次去野外都是烤肉而已,就答应了邀约,

另外两个同学一个是阿宅一个是色胚,听到这种纯露营都兴趣缺缺….

最后就只剩下我和罗伯两个人出发。据罗伯说那边基本上该有的东西都有,

只是没有电,所以我们主要就带着野炊食材和一些干粮之类的出发,

当时罗伯看到我准备泡面还问我那啥玩意儿,

我故作神秘的跟他说这是露营神物,这个比他带的豆子罐头啥挖沟的还赞,

他说泡面就泡面是能好吃到哪里去;我知道老外普遍厨艺不佳,

所以只跟他撂了一句话:这东西香到熊都会来抢!!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几碗泡面会让我们两个之后的命运大不同……

当天开了6个多小时的车到了湖边小屋,真的是人迹罕至,

野生动物多到跟动物星球频道预告片差不多,

而我们当天到达的时候已接近傍晚,

所以把车上的东西搬进屋子后就开始准备晚餐,

本来想去外面生个营火喝酒聊天,但罗伯说晚上蛮冷的最后就作罢,

事后才知道他根本就怕晚上出去碰到奇奇怪怪的事情…

隔天一早约去湖边钓鱼打屁,那时候我很好奇问他当初他爷爷怎会买这边的地,

他说他爷爷年轻的时候遇到一些事情,后来就不喜欢跟人群接触,

整天就跟大自然为伍靠大自然吃饭,他说他自从有记忆以来从来没看过爷爷进城,

都是他爸带他来这边找他爷爷,他在这个湖边小屋跟他爷爷一起度过了很多时光,

也从他爷爷学到了很多对于山和大自然的知识。

他对于一句话永远谨记在心:永远不要对大自然开玩笑!

就在我们钓鱼聊天时,原本阳光普照的天气突然开始暗了下来,

我们以为快下雨了于是赶快收拾东西,准备返回木屋,

当我把东西拿上手准备要往回走时,罗伯突然用手势示意我安静,

我这时吓了一跳正要开口时,我看到他的手往湖边的一隅指了一下,

罗伯指的方向突然有一坨雾慢慢的扩散,那雾仿佛是有生命操控一样,

以一种探测性方式往周围扩散,我长这么大从来没看过会像动物一样移动的雾,

罗伯用手势示意我面对着雾以倒退走的慢慢往小屋靠近,

我当下真的有点吓到不知所措,只有在史蒂芬金的小说迷雾惊魂里才会有这么恐怖的雾,

只见那雾慢慢往湖的两旁扩散,渐渐向我们靠过来,

而且那雾似乎不能飘过水面一般,就这样绕过湖面,

这时开始惊觉不妙,罗伯警觉雾似乎发现我们的存在,

开始往我们这边靠拢,这时距离小屋只剩下20公尺不到的距离,

罗伯大喊:把东西丢了快往屋子里面跑!!

我早就希望他能喊这句了,马上把钓来的鱼和准备野炊的东西全部一甩,

就跟他拔腿狂奔往屋内冲,门一关上之后他喊著把门堵住!!

然后就往屋内的一个房间冲。我急得大喊:你他妈的跑去房间干嘛?

只见他拿出一个银灰色的十字架放在门上,然后跟我一起顶着门,

这时只见屋外被浓雾环绕,整个屋子瞬间黯淡无光仿佛天黑一般,

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背着圣经,门虽然已经锁上也被我们顶住,

但是大门如同有猛兽撞门一般被撞得吱吱作响,

这时罗伯对着门外大喊:拿着你要的东西快点离开!!

门外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有东西冲撞大门,

我们不敢大意从窗外看去,发现浓雾似乎聚集在我们把东西丢下的地方,

过了一阵子浓雾渐渐往原本来的湖边慢慢退去,

我和罗伯吓到腿软直接坐在屋子地上。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10分钟都没讲话,等到我稍微回神一点之后,

我很不爽的问他;你一定知道那是什么对吧?

罗伯很无辜的脸回我:我以为那是传说而已,我从来没亲眼看过…….

我:靠背,你找我来一起露营怎会跑来啥妖魔鬼怪传说的地点!!

而且这不是你爷爷的小屋吗?他都没跟你提过有这么恐怖的东西?

罗伯还是很无奈的脸回答我:我一直以为那是大人吓唬小孩的故事,就跟都市传说一样,

谁知道爷爷讲的不是故事,是警告我遇到要怎么做。

我:干,你还没回答我那到底是啥毁?

罗伯:那是雾灵,山中不好的灵聚集在一起产生的东西,遇到的时候要把东西给他们,

这样才能脱身,所以刚刚那些鱼应该都没了。

我:我才不管鱼咧,我们两个差点连命都没了还管那些鱼干嘛…..

罗伯:可是有一点很奇怪,那一点点鱼应该没办法满足他们,

听说是会要等同你分量的猎物才会放你一马……..

我:靠么咧……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的话应该要拿160公斤左右的鱼出来赎命…

罗伯:对!但是刚刚那几只连16公斤都不到…..

我:那现在怎么办,还要出去看情况吗?还是先等一阵子再说?

罗伯:怕屁啊!!雾灵都走了!!

我:干…你要领便当自己去领,我才不要出去….

罗伯:你自己看外面太阳又出来了,OK的啦没事了…..

我:那等等吃完中餐我要开车闪人了….不然晚上再来一次就挫赛了….

罗伯:好,那出去看一下,把东西收一收就走了…..

因为我当下实在有点惊吓过度,所以也只想赶快收东西走人,

看着刚刚散落一地的钓具和炊具,果然毫不意外的鱼都不见了,

连其他野炊的食材都消失无踪,但是我带的2碗泡面还安然躺在那边….

罗伯:干!你的泡面一定很难吃,连雾灵都不收….

我:应该是化学调味料太多了所以不收…..还好这样也能把他们吓跑也算是大功一件….

于是我们两个匆匆把东西收好就离开小屋了,事后听罗伯说他老爹也遇过一次,

所以他爸后来都不太去湖边小屋了…….

只能说他们一家都是万磁王等级的,这次我连听都没听过的东西,

托他们老万一家的福让我见识到了,也长了知识泡面可怕到连恶灵都不敢碰….

之后找时间再来po老万一家第二名的事蹟!


I’ve never been closer
I’ve tried to understand
That certain feeling
Called by another sound

作者:ChaoSoul (Just Chaos)

  1. 2017:  2016电信回忆录(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