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網:來自地獄的網站

  • 2018-01-16
  • 387
  • 0
  • 0

友情提示:

內容可能引起不適,謹慎閱讀

18X,請16歲以下未成年人員離開


如果你們看到這篇文章,有很大的可能我已經從這個社會上消失,這篇文,只是為了揭露一切

我今年16歲,如同其他大多數的男孩一樣,有著一顆無懼的心想要嘗試一切新奇的事物,最吸引我的大概就是那些傳聞中的暗網了

我大概是在國中時期接觸暗網的,從基本款的硬糖果、絲綢之路到越來越深層的地方,也看過各種貨品舉凡從毒品到器官甚至是性奴等等

前幾天,一如往常,打開了電腦,連上tor,繼續徜徉在暗網的神秘世界,這時,一個奇妙的網站吸引了我:renaissancetenebras.sdw.HTML,不只是網址名稱 Renaissance tenebras的含義,更是其異常的結尾

通常,暗網會以.onion的方式作為結尾,但在這裡,卻是以.sdw為結尾,這種格式我從
來沒看過,在好奇心和腎上腺素的驅使下,我點入了網站

一進去,我看到的是一段文字「Mors est tantum aequalitate(唯有死亡才是真實的平等)」還有一個P和X融合在一起的符號,而在畫面的右邊則是一個類似聊天室的東西,裡面有約10個人在互相談論,但全部用的都是拉丁文

過了幾秒,畫面切換到一個房間,房間的擺設很簡單,一張桌子,一個檯子,僅此而已。這時,聊天室的管理員送出一段文字「In solemnitate incipit(盛宴開始)」聊天室便開始安靜了下來

又過了幾分鐘,三個人從攝像頭後方走了出來,全部穿著著鳥嘴醫生的服裝,兩名紅衣,一名白衣,並押著一個穿著灰袍的少女上了檯子並已皮帶綁住

少女身上帶著許多傷痕,眼神透過攝像頭露出了恐懼的光芒,雖然到這裡我已經大概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狗屎爛蛋,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仍然繼續看下去

接下來,紅衣鳥嘴醫生分別站在檯子的左右兩側,面對鏡頭站在中央的白衣鳥嘴醫生則以一個低沉且無生氣的聲音說道「proditionis est peccatum(背棄信義乃原罪)」透過鳥嘴面具露出來的湛藍眼睛,我並沒有看到人性的存在,這時,聊天室裡也傳來了一陣騷動
「immolabitque eam(殺了他)」

這時,三個鳥嘴醫生同時抬頭看著鏡頭,聊天室又回歸到了沉默

「parito(準備)」中間那位鳥嘴醫生這麼說道,站在兩旁的鳥嘴醫生開始壓住那位少女的四肢

中間那位鳥嘴醫生則拿出了一把雕刻精美的義大利五指劍,開始了他所謂的「盛宴」

一開始,先從代表多話的舌頭開始,俐落的割掉,俐落的用燒紅的鐵鉗止血,少女一旦痛暈,在兩旁協助的紅衣鳥嘴醫生便用嗅鹽喚醒那位少女,「dolor est bonum(痛苦是好事)」白衣鳥嘴醫生這麼說道

接下來,則是切掉代表洩密的手指,最後一步則是挖除代表窺視的眼球,即使如此,少女仍然尚未死亡,用那空洞的眼窩看著攝像頭

很明顯的,這三位鳥嘴醫生都有接受過醫學訓練,才能夠令少女在這種程度的創傷上仍不至於死

這時,聊天室管理員又送出了一行字「suffragatio,vivus sive mortuus(投票,赦免
或處決)」聊天室又起了一陣騷動,十秒鐘後,結果出來「mortuus(處決)」

白衣鳥嘴醫生點了頭,用那把雕刻精美的義大利五指劍劃開了那位少女的咽喉,噴出的血在四周留下了驚人但美麗的痕跡

白衣和紅衣鳥嘴醫生用流到地上的血當成顏料,在背景的白牆上畫上了一個五芒星以及寫下了一段字「Next supplicium,septem pm(下一場處決,7pm)」

這時,我忍不住拿起了手機試圖報警,儘管我知道這是犯了大忌,但我不能忍受再有人需要接受這場酷刑

等待撥號的嘟嘟聲似乎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一段時間,當電話那頭終於有人接起電話時那感覺似乎比第一次自慰還令人感到興奮

但電話那頭卻不是接線生那訓練有素的平淡語氣,而是兩分鐘前那講出一串拉丁文的冷酷聲調:「我說過了不要當個告密者。」

一切彷彿靜止了下來,我恐懼的看向了電腦螢幕,那三個鳥嘴醫生也同時用一種彷彿是抓到調皮的孩子般的眼神看著我,那種不帶有人性的眼神我到現在仍然無法忘記

我嚇壞了並試圖關掉我的電腦,但我發現我電腦的控制權已經被覆寫,我只能夠拔除插頭

接下來的幾天我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幾天後,我也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我想,那段話和電腦控制權被覆寫只是巧合吧

直到昨天半夜,我眼角餘光瞄到了一個鳥嘴面具

  1. 2017:  收条(0)
  2. 2017:  易语言新手 制作的第一个内存外挂-植物大战僵尸(0)
  3. 2017:  在梦里做梦有人去日本冲绳旅游(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