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短篇:父女的日常

  • 2018-01-14
  • 757
  • 0
  • 0

阿泰每天早上上班时,都会顺道载着念高中的女儿到学校上课。阿泰总是面色凝重地开着车,而女儿总是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两个人在小小的车里,沉默前行,只有吊在车上的贝壳吊饰,随着颠簸,轻声脆微的响音。

只有在车子开到了学校,女儿下车后,会回头看着阿泰,露出瞇瞇的笑,不论晴天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或是冰冷的雨斜打着,那样的笑容都是如此甜美,像是天使。

但阿泰总是板著脸,只要女儿一下车,他就立刻踩着油门绕过前面的弯赶着上班去了。

以前的他们不是这样的,在车上的时光是他们每天最珍惜的时刻,彼此无话不谈。

「今天的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不要紧张啦,妳这么聪明,放轻松就好。」

「周末要跟她们出去玩?」「欸玩水要小心,不然妳不要去啦危险。」「需要的话我可以载妳们去啊。」

「昨天那男的同学叫什么?」「可以请他来家里吃饭。」

女儿也常常问著阿泰的工作状况,一起说主管坏话,一起说下属草莓族。女儿喜欢边聊著天,边用手拨弄著后视镜上的贝壳吊饰。

「好像上国中之后,就都没去海边捡贝壳了。」女儿说著,看着照进车窗的光,让贝壳闪闪发亮。

曾经那一段上课下课、上班下班的路,是阿泰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做幸福的父女日常。然而那却是已回不去的过往。

自从那天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两人在车上只剩下沉默,以及女儿最后的微笑。

那件事发生前的前几天,女儿好像比以往更加畅谈、快乐,她钜细靡遗地说著在学校发生的好多美好、开心的事情,常常阿泰就听着听着跟女儿一起笑了起来。但突然某天,女儿完全地沉默没有说话,阿泰问她怎么样,她也只是笑着点点头。到了校门前,女儿下车后,回头对阿泰露出那样灿烂的笑,阿泰不明白那样的笑容有什么含意,或许是女儿累了在为自己打气吧,于是阿泰也看着女儿笑,并且挥挥手跟她道别。

直到当天下午接到电话,阿泰才知道那个微笑,是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向他道别。阿泰请了好几天的假,专心处理女儿的后事、整理女儿的房间,还跟女儿的老师、朋友谈话,希
望了解女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看起来总是如此开朗活泼的女儿,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得不到答案,人人都说她是个完美的女孩,成绩优异、会唱歌、会乐器、会画画……所有人见到阿泰,都跟着一起哭红了眼睛。他们的好学生、好朋友、好女儿,
到底为什么离开他们……?

阿泰懊悔著,每天在家里都在想着,是不是在某天接送她上下学的时候,可以多问某个问题,或看出她的某个眼神,他就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他恨自己为什么总是跟女儿聊些肤浅的事情,而没有真正了解她的内心。为什么女儿不向当爸爸的他,展露真实的自己、说出自己真正的心声?阿泰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崩解,曾经的幸福,却是现在最大的折磨。

然而那不是最折磨阿泰的事。

恢复上班后的第一天,当他坐上驾驶座,低头系上安全带时,副驾驶座的门也被打开了,女儿坐了进来。一开始阿泰没有意识到,毕竟那是习惯了两年多的日常。但他突然想到,女儿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事实,他没有抬头、不敢看向副驾驶座,定在那儿好久好久。

他闭上眼,告诉自己那是幻觉,但他再睁开眼时,仍然瞥见眼角的她就一如往常地坐在身边。他避开视线,发动引擎上路,却不自觉得往学校的方向绕去,到了校门口,副驾驶座的门开了,他仍然低着头没有看她,直到门被轻柔地带上,阿泰猛然抬头往她的方向看去,正好与她灿烂如阳的笑眼对上。

阿泰瞬间情绪崩溃,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在封闭的车子里放声大哭。他知道,那是最后一天的她。

之后的每一天,无限地重复那天沉默无语的过程,无限地重播著女儿向阿泰告别的笑容。
每天女儿都那样沉默地看着窗外,阿泰从一开始的崩溃,转为视而不见的逃避,那样的情绪在化作恨,他恨他的女儿,选择了离开,却又如此折磨着他。

直到一天,那个曾经幸福,现在却仅存痛苦的日常,又无情地重播了一次。是个晴朗的天,把外头的一切都照得好亮好白。在经过一个路口时,阿泰跟着前车往前,才突然意识到灯号转了红,赶紧刹车。这一刹,晃得挂在镜子上的贝壳吊饰铃铃响着。

阿泰盯着那贝壳吊饰发愣,直到被后方的车子按了喇叭才回过神。阿泰的视线漂向右方,那是他第一次主动将视线放到不存在的女儿身上。突然经过一个路口时,阿泰紧急回转,引起一阵接连的喇叭声响。但阿泰不管,他想起女儿曾经说过的话。

「好像上国中之后,就都没去海边捡贝壳了。」

「走,爸现在就带妳去捡贝壳。」阿泰说著,却突然鼻酸起来,声音微微颤著。

阿泰带着女儿,来到小时候他们最常一起来的海滩。不去上班,也不去学校了,阿泰今天要带他最爱的女儿来捡贝壳,就像从前一样。

女儿下了车,表情茫然,阿泰牵起她的手,往海的方向奔跑。浪花打着,阿泰牵着女儿跟着白花花的浪跑着,好像回到了几年前,他们也曾这样踏着浪,然后就很简单地快乐的大笑着。

她笑了,阿泰看到她笑了,是真的笑了,像小时候的那个小女孩一样的笑了。她终于不再是最后一天的她了,她是属于今天,跟着阿泰一起抛开一切,来到海边享受着美好时光的她了。

踏浪累了,他们在滩上寻着贝壳。阿泰总是没办法在这一片海滩上,挑到女儿喜欢的贝壳,他的品味不符合女儿的胃口。女儿总是有办法挑出大大的、白白的,很漂亮的那一种,然后将一个给了阿泰。

父女俩累了,扑了张毯子就躺了下来。阿泰说:「把贝壳放在耳边,会听见很美妙的声音。」好几年前他也说过这样的话,他还记得女儿第一次将贝壳放在耳边时,一脸震惊的表情。

两个人就躺在海滩,吹着风,好像要把这世上的一切都忘了。阿泰闭着眼,听着贝壳,听著那一股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突然,他听见了一句话。

「爸,我真的好累……」

阿泰顿时睁开眼,拿下贝壳,转身看向身旁的女儿。发现刚刚是女儿对着她手中的贝壳说话,传进了阿泰手上的贝壳。女儿正红着眼眶,嘴紧紧地憋著,眼神满是无助,仿佛在求救著。她再次张开口,阿泰赶紧将贝壳放回耳边。

「爸,我真的好累……但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只想当你永远快乐的女儿。」

阿泰听见贝壳里传出女儿颤抖著的声音,心里的不舍与自责像是一股巨浪,淹没了他。他丢下贝壳,紧紧抱着女儿,轻轻拍着她的头,对她说:「没事的,无论如何,都是我最宝贝的小女孩。」

轻轻拍著,阿泰感觉著女儿身体随着哭泣的颤动,阿泰也不舍地流着泪,但他仍然紧紧咬着牙,他不能哭,他要让女儿依靠,他要让女儿知道她永远都有一个爸爸在后面支持着她。

轻轻拍著,轻轻拍著,直到他感受到手的感觉变得轻柔,才发现女儿正在随着风,轻轻地化作如沙般的光点,逐渐透明了起来。

女儿笑了,她看着阿泰的双眼,露出很美很璀璨的笑容,但与那天在校门口离别时不同。
阿泰强忍着泪,他知道她这次真的要离开了,他不要让女儿看他哭。于是阿泰也笑了,看着女儿瞇瞇的眼神,对女儿挥挥手。

「我爱你,爸。」那是他听见的女儿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那之后,阿泰把那天的贝壳做成了吊饰,多挂在原本的贝壳吊饰底下。每次开车听到那清脆的声响,阿泰就会想起女儿,想起那些日常,想起她从小到大的模样,然后淡淡一笑。

  1. 2017:  易语言自学团(0)
  2. 2017:  【作死】【伪教程】坑爹的易语言教程(4)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