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志-西装男(2)

  • 2018-01-10
  • 599
  • 0
  • 0

虽然我曾说这栋废墟没有名气,没有灵异事件,也没有任何遗留物,但并不代表里面什么都没有。

当我跟苏羿靠着手机的灯光一间又一间房间探索时,发现了游民居住的痕迹,以及许多被丢弃的大型家俱跟垃圾。

这栋废墟的构造实在太大,宛如百货公司,从我跟苏羿目前所在的位置,完全听不见另外两位员警的脚步声,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方或哪一楼,如果我们真的遇上什么情况而大声呼救,员警会不会及时赶来,也很难说。

如果真的发生危险,我跟苏羿只能靠自己了。

「那个……风海,」一直走在我后面的苏羿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废墟内产生了些许回音,「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可以啊,不过要小声一点。」

「如果把小苹抓走的真的是Slender Man,那他有什么弱点吗?」

「这个嘛……」我努力回忆以前所听过的关于Slender Man的所有传言,「就我所知几乎没有,虽然有人说他怕水,不过这似乎只是传言,是有人在制作Slender Man的游戏时,因为必须要帮玩家想出一个可以击败Slender Man的方法,所以才想出『怕水』这个弱点。另外还有传言说,如果真的遇到他的话,建议就是不要直视他的脸,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对你下手。」

基本上来说,Slender Man可以说是无敌的,但我还是要帮苏羿打一下定心丸:「你不用担心那么多啦,Slender Man只是虚构的传说,根本不是真的。」

「那么,你觉得把小苹抓走的,会是MIB吗?」

我回头看着苏羿:「苏羿,你是认真的吗?」

苏羿满脸无辜:「……我只是想问问看你的想法。」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如果真的是MIB,那还比较好一点,他们只要用光线笔对我们一照,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现在最怕的是,犯人是个恐怖的变态。」

之前我跟苏羿也一起经历过家用电话、隙间女这些事件,而这些事件的经验告诉我,比起Slender Man或是MIB这些可能是虚构的传说,现实中的犯罪分子才是最恐怖的。

我跟苏羿一步一步往楼上移动,每上一层楼,垃圾跟游民居住的痕迹就越少,看来连游民都懒得爬这么高了。

从窗口可以听到其他警车越来越近的警笛声,看来刚才那两名员警所呼叫的支援终于要来了,不过目前为止我们完全没发现小苹跟犯人的踪影。

直到我们听见那两名员警的喊叫声。

「把脸转过来!」

「往旁边退三步,转过来!」

员警的大喊回荡在整栋建筑物内,我跟苏羿相视一眼,彼此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两名员警比我们先找到了小苹跟犯人。

「听起来在我们楼上,快点!」我们两人快马加鞭冲上楼,循着声音一路追寻,果然在楼上一处相当宽广的大厅内找到了对峙的两边人马。

一边是右手放在枪套上面,准备随时拔枪的两名员警,另一边则是那位西装男跟小苹。

两名员警已经处于全身警戒的状态,当我们出现时,他们还吓了一跳,但一看到跑过来的是我们,他们便松了口气:「原来是你们啊,请先后退,等我们逮捕犯人再说。」

员警正用警用手电筒照着小苹跟西装男。

小苹站在西装男面前,身上还穿着睡衣,她脸上没有哭,也没有惊慌,而是呆滞地抬起头,看着西装男的脸,就算面对着刺眼的警用手电筒,她也完全没有眨眼。

西装男则是背对着我们一行人,微微低头像是在跟小苹说些什么。

我们从西装男的背面可以看到他的全身,幸好,他并不像Slender Man那样有可怕的四肢及触手。

西装男的身材中等,但西装配合著他的体型显得十分服贴好看,其他特征包括黑发,身高大概一百七十五,这样的背影如果出现在街头,可能会被当成刚下班的上班族或业务员,毫无特色。

但是出现在此时此地,就是完全诡异到了极点。

我们完全看不到西装男的脸部,就算员警不断叫他转过来,他的脖子却完全没有想转动的意思。

小苹跟我见过几次面,应该认得我,因此我也试着出声呼唤小苹的名字,但是小苹完全不理我,只是持续面无表情地仰头看着西装男。

「风海,小苹不太对劲。」苏羿说。

「废话,还用你提醒。」我说。

西装男跟小苹站的极近,员警可能是怕西装男突然伤害小苹,所以一直没有试着靠近。

眼看时间拖的太久,两名员警用眼神打了个暗号,其中一名员警便开始慢慢移动脚步,往西装男的身后靠近,等距离足够时,便一口气压制上铐。

我跟苏羿不再随便出声,而是在旁边屏气凝神看着员警的动作。

当那名员警移动到离西装男只差一步的时候,西装男突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手电筒的照射范围内消失,脱离了明亮的光圈,融入旁边的黑暗中。

「喂!别跑!」正准备要出手压制的员警大喊。

但我觉得,与其说他是「跑」掉的,不如说,他是突然「飘」走的比较贴切……

西装男虽然不见了,但小苹仍站在原地,表情呆滞。

「这女孩先拜托你们了,我们支援的同仁已经到了,把女孩交给他们就行了!我们先去追犯人!」两名员警对我们下了这道指示后,便往西装男消失的那片黑暗区域追赶而去。

我过去摇了一下小苹的肩膀:「小苹!是我!风海大哥!我最爱吃妳妈妈做的点心了,妳还记得吗?」

但小苹的反应像是完全看不到我,她的眼神聚焦在不知名的黑暗处,完全把我忽略。

眼看小苹没有反应,我只好说:「苏羿,你来抱小苹,我们先下去找其他警察帮忙。」

苏羿一把将小苹抱在怀中,小苹并没有抵抗,而是宛如婴儿般乖乖依偎著苏羿。

我们深怕诡异的西装男会突然出现,所以下楼时几乎是以跑百米的速度在跑,一跑到楼下,已经有好几台警车跟员警在下方待命了。

我跟警方解释状况后,一名女性员警从苏羿怀中接过小苹,她简单检查了一下小苹的状况,并同时呼叫救护车,要把小苹送往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而我在这时总算有时间拿出手机,打给夜猫子告知这个好消息,我们找到小苹了。

「太好了!」夜猫子她们在手机那端欢呼,庆祝完后,夜猫子问:「小苹会去哪间医院呢?佩蓉说她要直接过去医院等。」

「我刚刚听女警说是新德市第一医院,救护车应该很快就到,妳跟佩蓉姐说她可以先出发
过去等。」

「好,你等一下。」夜猫子接着跟佩蓉姐在手机的另一端相互交谈,佩蓉姐似乎要去拿车钥匙,准备动身去医院,而夜猫子在确认佩蓉姐已经离开她身边后,才压低音量问我:「小苹的状况还好吧?」

「不太好,魂不守舍的。」

「把小苹从家里拐走的犯人呢?抓到了吗?」

我抬头看向废墟大楼,从窗户中射出许多警用手电筒的光束,因为刚刚又有好几位员警进去帮忙追捕,不过目前还没有抓到犯人的消息。

「还没有,警方还在努力。」我说。

「好吧……我等你们回来。」

跟夜猫子结束通话后,救护车没多久就赶来了,医护人员快速地把小苹载上救护车,前往医院,而我跟苏羿则留下来看热闹,看警方能不能逮到西装男。

结果是让人失望的,警方在大楼内搜了一圈后,完全找不到西装男的踪迹,跟我们一起进去的那两名员警是最后出来的,他们叹着气从大楼里颓丧地走出来,嘴里不断唸著:「奇怪,他人怎么会就这样直接不见了呢?」

我们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苏羿问我:「风海,你觉得我们在上面所看到的西装男,是属于哪种都市传说?」

「可以确定他不是Slender Man,也不是MIB,」我说:「或许只是个变态怪人吧,希望警察可以快点抓到他。」

虽然我这么说,但我总觉得,当西装男从小苹身边「飘」走的时候,那瞬移的动作实在不像人类……

我开车载苏羿回到夜猫子家时,笑笑她们都还待在那里等我们,我问夜猫子:「佩蓉姐在医院那边还好吗?」

夜猫子摇了摇头,说:「我刚跟她联络过,她说小苹现在完全不跟她说话,就像是完全不认得自己的妈妈了。」

「唉,佩蓉姐一定很难过。」我想起在大楼里发现小苹时的状况,惊呼:「该不会,那个西装男对小苹下了什么药,才会这样子的吧?」

「风海,你们发现小苹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笑笑问。

我跟苏羿把在废墟里的经过如实告诉她们,她们听完后对于西装男都是一顿臭骂。

「真的是变态耶!衣冠禽兽。」

「对这么小的孩子下药,真的很可恶!」

最后是夜猫子阻住了她们的怒火:「好了,我们只能希望小苹可以快点恢复,佩蓉跟我说她明天已经请好假,一整天都会陪小苹,我们就不要穷担心了。现在时间也真的很晚了,你们还不准备回家,难不成今天你们这么多人要睡我这边吗?」

夜猫子都这么说了,除了本来就跟夜猫子一起住的鹤莹之外,其他人只好准备回家,毕竟今天晚上也折腾够了,明天还是要乖乖去出版社上班的。

这起事件也就暂时告一段落,以现代警方的办案能力,应该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就可以把西装男逮捕归案了吧。

我在回家时,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没想到,恶梦却在隔天等着我们。

隔天的午餐时间,诡志出版社的大家聚在一楼吃饭,一边看着新闻节目。

新闻上刚好播出了昨天小苹的新闻,不过为了保护当事者,新闻并没有报导详情,报导中只说,有名女孩昨晚遭到穿黑西装的不明男子从住家带走,该男子目前还下落不明,警方仍在持续追查。

「结果警察现在还没捉到人吗?真可怕。」

「听说这种的人再犯率很高,夜猫子姐姐,妳要提醒佩蓉姐小心一点喔!」

一看到这篇新闻,陈希跟笑笑便开始讨论起来,我也加入这个话题:「夜猫子,妳上午有联络佩蓉姐吗?状况如何?」

「喔,小苹的身体状况很好,可是精神方面就很糟糕……小苹还是一样完全不理佩蓉,佩蓉说今天她要带小苹回家休养,看会不会好一点。」

我担忧地说:「佩蓉姐有考虑带小苹去看精神科吗?」

如果西装男不是对小苹下药的话,那很有可能是对小苹做了其他恐怖的事情,才让小苹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不跟任何人接触。

「佩蓉还没有这个打算,她说她会请假陪小苹在家休息一段时间,看看小苹会不会好转。」

「嗯,这么做是比较保险啦……」

「唉,你们昨天晚上的经历,我没有参与到真是太可惜了。」老熊这时从旁边拿着便当出现,并在我旁边的位置坐下来。

昨天晚上的聚餐只有老熊跟酒鬼没有参加,老熊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跟其他的特约作家讨论,所以人不在新德市。

至于现在在旁边默默吃便当的酒鬼,昨天晚上其实我有开口问他要不要一起聚餐,不过被他拒绝了,不过这也是预料内的结果啦。

老熊打开便当准备开动,一边说:「风海跟苏羿你们所看到的那个西装男,我也蛮想亲眼见识一下的……真得很可惜昨天我不在。」

老熊说话时那惋惜的模样,就好像自己错失了某种珍贵、可以亲眼目睹都市传说的机会。

「老熊,你不在也好,」我说:「那个西装男蛮邪门的,感觉不是变态这么简单。」

「喔?怎么说?」

「就……」我正要继续讲下去时,突然,我透过落地窗玻璃看到一个娇小的人影站在出版社外面的人行道上。

我的眼神停留在那个人影身上。

当我认出对方的身份,以及看到她身上的模样时,我一句话也无法再说下去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脑中也冒出一个疑问。

为什么,她会以这种模样,出现在这里?

其他人也注意到我的异样,一起转头往出版社外面看过去。

接着,夜猫子惊呼出声:「小苹!」

小苹独自一人站在出版社外面,盯着我们这一桌人看。

夜猫子先跑出出版社,而我很快回过神,也跟在她身后跑了出去。

刚刚坐在里面,我还怀疑自己的眼睛,但现在跑出来看后,我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是真的了

小苹胸口以下的衣物一片血红,满是鲜血,血滴陆续滴落到人行道上。

夜猫子蹲下来检查小苹的身上有没有伤口,一边问:「小苹,妳怎么会在这里?妳哪里受伤了?来,姐姐看看。」

小苹没有回答夜猫子,她就只是像木偶一样,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动。

老熊跟其他人也都跑出来了,酒鬼也在其中。

酒鬼看了一下小苹,随即问旁边的路人:「她是怎么来的?你们有看到吗?」

但旁边的路人都闪得远远的,一副「我也不知道」的表情,不愿回答。

「夜猫子,怎么样?」我也蹲在夜猫子的旁边,问:「小苹哪里受伤?」

「不,」夜猫子的双手触摸过小苹的衣物后,也沾满了鲜血,她讶异地说:「她身上没有
受伤。」

我皱起眉头,这代表,小苹身上的血不是她的?

「小苹,」夜猫子看着小苹,期望能得到一些答复,「妈妈呢?」

这个词终于引起了小苹的反应。

小苹把眼神对着夜猫子,开口给了我们一个惊悚至极的回答。

「妈妈在这里。」

小苹翻开双手,朝我们展示著满手的腥红液体。

================

  1. 2017:  “李伟”名字的文化得分 成语 解释 名人 名言(0)
  2. 2017:  姓名分析“李伟”的详细解释(1)
  3. 2017:  易语言 学习_报道,看看有几个人一起学习(2)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