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短篇两则:我是一位电影道具制作家/我的邻居是连环杀人魔

  • 2018-01-09
  • 43
  • 0
  • 0

我是一位电影道具制作家

我是一位电影道具制作家,常常接受好莱坞电影场景道具委托。

其中我特别喜爱也最擅长人体破碎肢体的制作,原本只在接受委托时才制作,现在逐渐在闲暇的时候也会作一些当成娱乐与欣赏用,还有故意作得像泡在福马林内的标本,有数十个之多摆满了家中适合作装饰的地方。

我甚至作了几只断掉浮肿的手指,泡在假血浆中,用厚真空袋包装好,放在我的皮包内。想想看,就算哪一天我皮包掉了或被偷了,看到这包手指,也有很大的机会被送到警察局吧。

这一天事情就发生了,我在一间喜爱的咖啡厅看恐怖小说,上个洗手间回来皮包就不翼而飞,可是我并没有生气,反而兴冲冲地赶回家等待,快得话说不定今晚就有警察用啼笑皆非的表情出现在家门口,告诉我小偷是怎样的惊恐把皮包送到警察局。

吃过晚餐我看着NETFLIX订阅的影集,就在正要昏昏欲睡时,耳朵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响,「LAPD,开门!」

哈,太棒了,我期待已久的事情!

「来了!」我回喊道,走向大门准备开门,此时从窗户看出去,警车的红蓝闪光分外的多,为什么还我皮包要出动这么多警车?但喜悦还是压过了怀疑,我打开了门,「来还我皮包吗?」我俏皮地问道。

出乎预期,原本应该是两位提着皮包满脸哭笑不得的员警,变成了挤满门外情绪紧绷的警察,其中几位看到我出来后转成讶异的怀疑。

我被以谋杀嫌疑犯的罪名被逮捕,离开前看到一堆鉴识人员冲进家中。「不过就是些手指,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我实在不懂,也没有人愿意听我解释,但是心中很是雀喜,这说明了我的作品已经真假难分了。

现在我在警察局内的审问室等待,等著负责的警官走进来跟我道歉,一切都是小题大作了。而我将会因为这件事出名。

干等了不知道多久,连水都不给一杯,几小时后总算有一名警官进来,不耐烦地问,「妳到底杀了多少人?」

「警官,让我等了这么久就只是问这个问题?什么杀了多少人,那些全是我的作品而已。」

警官一边的眼睛抬了一下,「噢,是啊,你的作品真特别。那我换个方式问,为了这些作品,你如何取得素材,完成了多少作品?」

道具材料当然是用买的啊,这家伙是笨蛋吗?「买的啊,作品就家里那些,吓到了吧。呵呵。你们什么时候打算放我走?」

「哼,放你走?」警官朝后头的两面镜看了一眼,「妳还是先乖乖交待这四十多具死者残肢内脏是怎么来的吧?」

WTF?


我的邻居是连环杀人魔

天啊,我的邻居居然是连环杀人魔!现在满满的警察与鉴识人员正塞满了我邻居家,搬了满满的东西一车一车载走。

新闻车也赶来了!许多记者挤在封锁线外进行现场连线报导。

刚刚有两名警察跑来按门铃,询问我是否曾注意到邻居不对劲的地方,我当然跟他们说没有啊,我平常都专注在自己的活动,没有特别注意邻居,不过这次以后我会开始注意邻居了。最重要的是我很高兴自己没有被她干掉。

警察给了我名片,要我想起什么都可以打给他们。

我当然想起了很多回忆,包含第一次潜进邻居家发现邻居是电影道具制作家,许多让人脸红心动的残肢破体摆满了家中,让我觉得如重生般充满活力;我想起了第一次决定与她一较高下,跑到了远方村庄找了个美美的女孩儿,把她尽可能地模仿成她的作品,然后偷偷替换掉;还有有一次一个作品没作好,差点腐败被她发现,还好她只是以为是垃圾臭掉了;我的作品越作越像她的作品,尤其是泡福马林的特别有挑战,有时候还必须多找几个素材,才能够确保作出一样的呢!不只这样,还要密封够好,容器表面处理够干净到没有味道才不会被发现。

我直到最近才发现邻居还作了一组手指放在皮包内,看到的当下我居然能够了解她的想法,我找了好几个素材,才能够符合她的创作,真是一个艰钜的挑战。但是我成功了。

为了完成她的梦想,我挑准了时间,在咖啡厅摸走了她的皮包,叫一名流浪汉送去警察局。

当当,我的邻居是最新的连环杀人魔!

这样我可以跟朋友分享好一阵子,居然这么恐怖,还好我躲过了一劫。实在是让人太兴奋了。

天啊,我的邻居居然是连环杀人魔!

哈啊~~~

 

  1. 2017:  越乖的孩子,长大后越痛苦?(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