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less-病栋:504号房

  • 2018-01-09
  • 441
  • 0
  • 0

每间医院都有自己的鬼故事。有些发生在太平间,有些发生在急诊室。通常这些都是老的医护人员拿来捉弄新人的玩笑。但那些发生在我工作上的事情,让我明白这间医院确实有些怪异。

我们有一间「禁止进入」的病房:504号房。事情发生在很久以前,听说当时504号房里面有一个孕妇来不及等到医生过来,就开始生产了,但最后却因为遇到难产,结果大人跟小孩都没有保住。无法接受结果的丈夫跟医院打了很久的医疗官司,但高层拒绝承认有医疗疏失,只让当时负责接生的医生请辞,伤心的丈夫最后也选择在504号房上自杀。

从那之后,每个住过504号房的病人,小病变大病,大病变要命,医院高层一开始也不愿意相信这种不科学的事情,但每个住过504号房的病人都声称半夜醒来的时候,有看到上吊的男人以及抱着婴儿的女人在病房出现,最后高层为了减少这些流言蜚语,决定先关闭504号房,而这一关,就再也没有开启过。

当医院其他前辈跟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了,毕竟进了厨房就不要怕热,医院本来每天都是跟死神搏斗的地方,如果还会怕鬼的话,我们又要怎么让病人相信我们的专业呢?我必须承认我一开始也是死鸭子嘴硬,直到某天夜班值班,我正好在五楼值班时,病房的紧急通知突然亮了起来,我看了号码,竟然是504号房按的讯息!但504号房根本就没有住人。第一次我并没有理会504号房的紧急通知,但过了没几分钟后,竟然又再次亮灯,当下我想可能是有人在恶作剧,也许是医院的清洁工老约翰,他每次看我的眼神都色色的,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也许是他故意捉弄我。我决定到504号房去确认。

「约翰,是你吗?」我隔着门往504号房看进去,但里面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我正要将钥匙插进门把中,但门却悄悄地被推开。情况似乎有点不太对劲,504号房一直都是锁著的才对。我进去房间内,试图打开电灯,但灯泡早就已经被拔掉了,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504号房有两间病床,而且帘子都被拉上,我拉开第一间病床的帘子,但里面什么都没有,仪器的插头也都被拔掉,只有空荡荡的病床。

正当我松一口气的时候,我转身去照第二间病床的帘子,赫然发现帘子后面反射出了一个男人上吊的影子,我吓得大声尖叫,赶快回到医护站,打电话给值班警卫,跟他们说有人在504号房上吊了。警卫很快就冲上来,我跟警卫一起回到504号房中,警卫小心翼翼地拉开第二间病床的帘子,但却是空无一物。

「护士!你太累了吗?」警卫不太高兴地看着我。我看着空荡荡的病床,愣在原地,但我确实刚刚用手电筒有照到东西,只是现在不见了。我连忙跟警卫道歉,并将504号房再次锁上,回去值班。

当天晚上再也没有出现奇怪的状况了。

然而好景不常,发生一次就会再发生第二次,之后只要是我执5楼的夜班时,504号房的警报时不时就会响起,我询问其他也有单独在五楼值班的人,但他们都没人遇到跟我一样的怪事。我因为不想被当成胡言乱语的人,渐渐地我也学会去忽略504号房的警报,将它当作一个单纯的机械故障。

故事原本应该就这样结束,但不幸地是有了后续。

某日医院附近的高速公路发生了连环车祸,我们医院成为了第一指定救护医院,大量的伤患被救护车一批一批地送进来,病床严重不足,我们将能用的病床都搬了过来。直到医院再也装不下为止。我们一路忙到半夜,才将所有来我们医院的伤患处理完毕。正当我们以为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的时候,一个在角落原本状况稳定的重伤病患突然发疯大叫且不停扭动。

「别让她靠近我!走开!走开!」周边的医护人员很快地冲过去压制着他,但他还是不断发疯地大叫,哭喊著有婴儿抱住他的大腿。医生试图希望让他冷静,但他还是非常激动,原本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渗血。逼不得已,医师打了一针强力镇定剂才稳定着病人的情绪。

情况暂时稳定下来,医师看了一下病床,脸色一变,叫了负责推床的工作人员过来。那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昨天才刚来到医院,他过去没多久,我就听见医师惊慌失措的声音。

「504号房!?天呀!你怎么会进去拿里面的病床出来?那边不是应该锁起来的吗?」医师激动又不可置信地看着可怜的工作人员,他虽然比医师高,但现在头低的比医生还低。

「我跟其他人很急着找空病床,刚好504号房没有人住,而且门是打开的…..」他声音越来越小声。

「504-1床还是504-2床?」医生激动的询问,双手抓住工作人员的肩膀,脸几乎贴到他头上。

「5…504-2」医生听到后,放开了工作人员,脸色绝望地看着刚刚的病人。

「可怜,那个人没救了」老约翰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我疑惑地看着他。

「有关504号房的故事,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搞错了,有问题的其实不是病房,而是病床。当年的孕妇并不是死在504号房中,但确实是死在现在的504-2病床上。病床被推入504号房已经是事后了。」老约翰冷静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困惑地看着他。

「因为我就是那个来不及帮她接生的医生。」老约翰冷冷地看着我,随即调整了一下戴在头上的鸭舌帽,继续处理其他杂事。

***

那位躺错床的可怜病人,最后的结果跟老约翰说得一样,在伤口感染与精神失常的情况下死在504号房中。我对医院将那名病人送进504号房的行为感到愤怒,当医院高层得知情况后,就完全没有要全力治疗的意思,比较像是将病人放在504号房中等死。无论如何,最终504号房还是再次锁上了,而有问题的504-2病床也被用铁链固定住,防止再被人「意外」拿出来。

我还是持续在医院里面工作,并且志愿值五楼的夜班。每当有新人进来的时候,我都会严肃地告诉他们504号房的事情以及特别说明504-2号病床的禁忌。我偶尔会走到504号房前面,转动把手看看,以防它又自动开启。之后,504号房的警报声再也没有响起。

至少,是我值班的时候。

  1. 2017:  越乖的孩子,长大后越痛苦?(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