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原料/第四章:猎物与猎人在跳舞

  • 2018-01-08
  • 359
  • 0
  • 0

三个人在围在解剖台旁边默不作声了许久,如果不说,乍看之下真有点像邪教仪式。

「你确定你有都捡回来?」高瘦的男子问到。

「尸块的散落范围不大,」穿着医师袍的男子这样回答「应该是没有遗漏的可能。」

「这样啊,」这吊儿郎当的语气自然就是J了「M,你手上还有其他资料吗?」

「不很多,」吊儿郎当的J身边自然就是M了,M的资料蒐整能力几乎不曾出错过「唯一比较有趣的就是她当过ㄧ场大型珠宝窃案的证人吧。」

「那案子有结案吗?」J继续问到。

「结案了…」M似乎察觉到什么「不过有些珠宝没找回来,其中还包含一颗30克拉的黄钻。」

「黄钻?格拉夫?英国吗?」J没头没脑的乱问一通「啊,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啊!」

「不是,但是也差不多了,2008年一场由格拉夫珠宝商所举办的珠宝展,地点不在英国而是在瑞士,萨莫塞特公爵也有受邀,伴他同去的正是艾琳,」M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展览开始ㄧ小时左右便遭四名抢匪持枪劫持会场,并抢走总市值三亿多的珠宝。三天不到便在附近的旅馆落网,大部分的珠宝都有寻回,有些遗失的珠宝抢匪则宣称是在逃亡的路上掉的。」

「听起来颇为低能的抢匪,」J笑着摇头「还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似乎没有了,」M继续查著资料「萨莫塞特和艾琳两人做完口供之后又在当地游玩了一阵子才返回英国。」

「咳咳,」法医刻意假咳,似乎在提醒两人这里是他的地盘「你们两位还有什么事吗?」

「啊啊啊,再让我看一下好吗?」J无视脾气古怪的法医神色不善的面部表情,迳自的在尸体旁边绕来绕去。

尸体已经修补的差不多了,光从外表看就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出来,大部分的撕裂伤都集中在左半身,更精确一点的说,左胸致左臂一带,到了手腕的部分却突然中断,只剩下光秃秃的掌根,更诡异的是,断口的部分竟然平整的像是用锋利的手术刀切断一般,仔细观察了以后,J满意的离开了解剖台旁。

「谢谢你啦,相验报告我这就带走啦!」J故作亲密的拍了一下法医的肩膀,后者则瑟瑟的缩了一下,露出嫌恶的表情。不理会法医的反应,J跳着犹如孩子般的步伐拉着M的手离开了解剖室,还一边哼著完全不成调的愚蠢儿歌。

———————————————————————————————————

(医院外)

「老实说,今天就算以你的标准来说都还是太超过了。」M用实事求是的口吻表示。

「我知道我的直觉准到不可思议。」J回答道。

「不,我是说你耍白痴的能力不可思议。」M依旧用面无表情的表述事实。

「我故意的,」J莞尔道「你刚刚有感觉到什么吗?例如突然很想确认家里大门有没有锁、大队长那老头是不是有留言给我们,或是慈心大发的想送水果到高行衍那头牛的病房里之类的?」

「没有,」M回答「你观察到什么了吗?」

「高行衍的能力我们已经确认过了是吧?」J说道。

「我们刚刚看的是艾琳,」M有点不解「而且应该是完完全全跟高行衍无关……」

「欲望是他能力的源头,或著可以说是发动的关键,但有足够的欲望他才能使事情发生,而且这能力似乎只能使他人在做选择时按照高行衍希望他选的方向选择,虽然用什么媒介我不知道,但我推测应该是嘴巴」J自顾自的继续分析「高行衍贪财,但他绝对不是个莽撞的人,之所以会无缘无故的接下不明的委托,应该是有受某些因素的影响,总之,委托人把高行衍的能力作用对象转嫁到他自己身上了,同样的推理可以用在艾琳身上,我严重怀疑她也有和高行衍类似的能力,某些因素使她的能力在珠宝案当中失控,然后不小心杀了自己。」

「所以…」J接近幻想的直觉式分析不管听几次都不会习惯的,特别是对M来说,他更为擅长的是用大量的资料得出最合理的解释,直觉对他来说只是个方向而已「这到底和她消失的左手有什么关系?」

「没有,但是对某人就不一定了,」J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你不好奇老萨莫塞特为什么还没出现吗?如果我的情妇死了我绝对不会那么无感。」

「呃…所以…」M语气有些迟疑。

「噢,我亲爱的M啊,你真的该离开你那台万能的小笔电多跟人说说话,」J笑着说「萨莫塞特虽然年过70了身体还是还是很硬朗,你该不会以为他真的是躺在床上不能动的老骨头吧?」

「那…究竟…」M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的问。

「他在装傻,」J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一定知道艾琳的能力。甚至,清楚到不能再清楚。当然也少不了好好利用这个「工具」,这次的案件一定与他有关,所以他现在才会装的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那走吧。」M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公爵家。」

「好吧,至少我可以期待能不能在公爵家凹一顿晚餐…」J又叹了一口气。

———————————————————————————————-

高行衍无聊透顶的躺在病床上,都怪他钱太多,才要在医院住那么久,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躲开那烦人的诵经声一阵子。

他无聊的把玩着水杯,他刚刚已经试过用他的能力「说服」最正的护理师特地从值班室出来帮他倒一杯水了,或许下次该试试让她亲我一下,无聊又有超能力的男子实在太可怕了,躺在这张病床上似乎会使自己的智商严重降低,不过高行衍还是没什么事好做,就当他准备尝试另外一项无聊举动来显现他的「所向无敌」且有「绝对的主宰权」时——————

舌头忽然感受到一阵酥麻。这味道他很熟悉,死亡,死亡正在靠近,而且步伐急促。竟然那么快就来收尾啊,看来下午没有杀死我真的很不甘心呢!高行衍心想,那就好好打上一场吧。生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求生欲望促使他的「能力」急速的成长,高行衍知道此刻的自己只要开口,任何人都会助他一臂之力。。
「还真的没打算放过我啊?」高行衍心想「不过这环境可是对我有利喔!」

的确,只要随便让几个神经病暴走就足够造成混乱了,或是让大楼的警卫迅速集中到这层,甚至是门口的警察,他正要开口,心却凉了半截……

哑了,嗓子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高行衍夺门而出,走廊上的人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失了魂,原来他早就被摸透了,所有条件都被算好了……

「我不知道你想喝哪一杯水,所以就全部都加了。」一名男子一手拿着药粉一手拿着枪,挡在高行衍面前,咧嘴笑着说「无色无味的药粉真的很难找呢!」

不行,完全没办法说话,甚至连用垃圾话拖时间的战术都无法使用,简直就像猫捉老鼠一般毫无悬念,高行衍暗自咬牙。男子仍然微笑着,似乎没有打算马上杀高行衍,他已经认定自己不会有失手的可能。高行衍偷瞄著窗外,五楼,摔下去足以致死了,不过考虑到了某一点,应该可以往这方向赌一把……

高行衍突然浑身僵硬,毫无预警的倒在地上开始抽蓄。

挡在走道上的男子叹了一口气,重重往高行衍头上踹了一脚,旁若无人的在一堆行尸走肉之人间穿梭,把昏死过去的高行衍拖走。

——————————————————————————————

J正在大快朵颐他的羊肋排,丝毫不顾会弄的到处都是的酱汁和自己难看的吃相。

「所以,」萨莫塞特公爵对这无赖似乎一点办法都没有「你不是说你们有她的左手吗?到底在哪里?」

M坐在一旁看着,几乎快同情起这位老先生了,从一开始凶神恶煞的下逐客令,甚至连保镳跟狼犬都放出来了,到现在简直是用祈求的方式想把眼前这尊「活宝」请走,努力装出来的威严配上现在这个反客为主的情势似乎有点好笑。

但他也不得不由衷的佩服J,单纯只用话术就溜进了萨莫塞特的家了,不过他更担心的是在招摇撞骗的弄到情报以后J到底有没有计画怎么让他们离开这里?

「别急嘛,」J不疾不徐的擦了擦嘴巴,其实他压根没有拿到她的左手,甚至连看都没看过,不过这只不存在的「左手」也是他们唯一的筹码了,J的大脑正在飞快的运作怎么利用这筹码获得最大效力J,最后他开口问道「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利用她的?」

「事情是从10年前的一场珠宝展开始的……」萨莫塞特看J终于有意思进入正题,吁了

口气,然后重重的靠上椅背,点起了烟斗……

—————————————————————-

高行衍的桥段已经进入冲突的阶段了,他装死得以躲过被现场枪决的命运那段希望大家看得懂,下一篇会解释高行衍为何敢冒这个险,有兴趣的人也可以想想看,把你的解答留下来喔。

至于珠宝案,J这家伙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完全是个难以控制角色啊!我会努力让他的进度快一点der

谢谢大家

  1. 2017:  为什么不推荐学习易语言(1)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