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禁止进入

  • 2018-01-08
  • 357
  • 0
  • 0

初次见到阿伟,是在朋友家的牌桌上,

那时只觉得这个人就是一般的道上兄弟样子,

理个短平头,手臂和胸口隐约可以看到刺青。

会让我开始注意到这个人,是因为他洗牌叠牌打牌都只用左手,

那时正值七月大热天,他还是穿着一件小背心,将右手放在背心口袋里。

前几次觉得怪怪的,后面倒是习惯了,

反正他也从来没有从右手生出一张牌,然后大喊”自摸!”

几个月后,慢慢跟他比较熟了,才发现他是一个面恶心善的人,

所以牌局结束后,偶尔会找他一起去吃宵夜。

让我纳闷的是,不管带他去自认为多好吃的口袋名单路边摊,

他总是吃个几口应付应付之后,就开始狂喝酒,

好像所有食物对他来说都淡然无味似的。

有次,他比平常喝得多,可以感觉到他开始有点醉了,

那天他的话很多,聊著聊著,

我忍不住问他:”欸,怎么每次叫的菜你都只吃一点点啊?”

他突然很认真地看着我,脸一沉说:”呃 … 不会啊,东西都很好吃 …”

“靠北啊,看你在吃食物都面无表情,骗肖欸 …”我说。

“市区里我觉得好吃的地方都带你来吃了,就是没看过你吃的很高兴过。”我接着说。

阿伟这时面有难色地说:”你真的想知道?”

------为阅读方便,以下为第一人称叙述------

十几年前,我读的是一所偏乡县立国中的放牛班,

你也知道嘛 … 那种地方的孩子怎么可能会专心读书,

整天跟狐群狗党翘课、打架、练阵头,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还偷了家里的钱去刺青。

嗯,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很厉害啊,

尤其是三五成群的当下,根本是有种天下无敌的感觉。

有次练完跳将,天色已经快暗了,

我和阿明还有阿华准备往闹街夜市去逛逛,吃吃晚餐,

有时候幸运的话,还可以遇到隔壁班那几个骚女孩,亏她们一下。

毕竟在我们这种小乡下,每周一次的夜市算是唯一的娱乐了。

半路经过产业道路时,

阿明突然说:”走这条小路切过去比较快,敢不敢?”

我和阿华望着那条小路,其实我心里是有点抗拒的,

但是阿华说:”干!走就走啊!没在怕的啦!”

说这条路小是有原因的,因为它的宽度仅容得下一台轿车单向经过,

就连轿车与脚踏车要交会,都会显得困难,

所以虽然我们知道它是捷径,却从没走过这条路,

尤其是晚上整条路都没路灯的时候 …

我们三个骑着脚踏车慢慢前进,不知道骑了多远,

阿明突然说:”欸欸欸!你们看前面怎么有房子?”

我往阿明指的方向顺势看过去,微弱的月光下真的隐隐约约有栋房子的轮廓。

我们骑到了门口,停了下来,阿华拿起手电筒照了一下。

那是一栋两层楼高的农舍,占地很大,

在这种乡下地方,它的外表看起来其实还满豪华的,

但是往庭院一看就知道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不知名的植物与杂草长得比围墙还高,

大门口那两扇有着精致锻铁的大门也已经崩落,

仔细用手电筒一照,还可以看到法院封条贴在门上的残迹。

阿明说:”我们进去里面看看,搞不好有宝物喔 … 嘿嘿。”

阿华这时也雀跃地说:”好啊好啊,幸运的话我们就发财了。”

我则是有点害怕,跟他们说我不太想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房子总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胆小鬼,不然你把风。”阿华把他的手电筒递给我。

我跟着他们两个爬跨过了铁门,穿越庭院,来到房子前。

用手电筒往屋内一照,可以看到里面的家俱还在,

这时候我心里又涌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怪异感。

房子入口是一片镶著玻璃的门,

阿明与阿华用力地转动门把,却打不开。

我往门把上方一照,看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字:禁止进入。

其实这种标语我们常常会在很多地方看到,

但是在那当下,我突然觉得一种恐惧席卷而来,

因为那是黄底红字,符纸上用朱砂写着那四个大字。

我发抖著说:”欸,我们不要进去了好不好,我觉得怪怪的。”

“干!怕杀小!等等找到东西别怪我们不分给你。”
阿华边说边拿起地上的石头往门口玻璃砸去。

我看着他们两个开了门进入屋内,往二楼上去,

这时我只敢站在门口拿着手电筒往屋内为他们提供一点照明。

1.我不想进屋子
2.我逃跑了,会永远成为他们的笑柄
3.朋友道义,我还是得帮他们把风
4.基于人性的贪婪,我还是希望他们找到好处时能分一杯羹给我

当我努力想着这四点时,听到他们两个从楼下走下来的抱怨声。

“干咧!楼上只有衣柜跟床,什么都没有。”

接着我把手电筒往一楼左边照过去,有两间小房间,

他们俩个进去翻箱倒柜了一阵子,也是骂声连连地走出来。

然后我又将手电筒缓缓往右边移动,光线扫过了客厅,落进另一个房间内。

门口没有门,所以我直觉那是一间厨房。

“最后一间了,进去看看吧!”阿明说。

他们两个进去之后,我稍微晃了一下手电筒,

瞬间有种被雷轰到的感觉。

“禁止进入”,写在黄色符纸上这四个斗大的红字,

正贴在厨房入口的柱子上。

我终于知道我对这房子的不安来自于哪里了,

第一次从屋外窗户照进房子里的时候,我就该发现异状。

这栋房子外观看起来就知道已经多年无人居住,

但不管是外部的窗户还是内部的家具与地板,

都是那么地整齐干净明亮,丝毫没有任何灰尘。

原来是这种诡异的违和感,让我不想踏进这栋房子里面。

我正想叫他们两个快出来时,厨房内传出了两人的欢呼声 …

“唷呼!赞啦!哈哈!”两人大喊著。

如果不是我对这栋房子有着十分恐惧的话,

我真想冲进去摀住那两个笨蛋的嘴巴,然后将他们打晕再拖出来。

接着我听到了”喀吱、喀吱”的咀嚼声,

还有用力吸吮的声音。”酥、酥、酥”

“欸!你们找到甚么好吃的啊?”我有点不爽的问了一下。

阿华说:”你进来就知道了啊,快喔,不然等等就没了!”

妈的我才不要进去咧,我死也不想踏进这栋房子里面。

过了大约十分钟,他们两个吃东西的声音还是没有停止,

我还听到阿明打了个饱嗝,然后阿华还”哈哈哈”地取笑了他一下。

接着我听到厨房里面没有了任何声响,

“欸!好了没啊?”这时候我真的超级饿也超级不爽。

如果不是这两个笨蛋,我早就在夜市吃牛排和蚵仔煎了,干。

“嗯?等等!我觉得我们应该调整一下角度!”我听到阿华的声音。

阿明说:”对欸!干!这样就可以了,你真聪明!”

然后厨房又开始发出他们两个大口吃东西的咀嚼与吸吮声。

人家说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

而我的恐惧感就在那瞬间被愤怒与好奇心击败了。

我再也忍不住,提着手电筒往厨房走去,

妈的两个人真不够朋友,我饿著肚子在门口把风,

你们两个竟然在里面大快朵颐。

我将右脚踏进厨房,身体微微地往厨房内倾,

手电筒只照到了流理台。

咦?他们人呢?

接着我将手电筒往下照,看到了这辈子永远都无法忘记的诡异景象。

我看到阿明与阿华在地板上,努力扭动着没有双臂的身体,

两个人正以头对脚的姿势在互咬对方的脚,

每咬下一口肉,接着就赶紧吸吮伤口冒出来的鲜血。

嘴里还不断地咕哝著:”好吃!真好吃!”

我那时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却没有丝毫害怕,

他们两个抬头看到我,不约而同地说:”欸!真的很好吃啊!你不试试看吗?”

我举起自己的右手掌,看着自己的食指与中指,

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放进自己嘴里,大口咬下 …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美味的东西?”
我一边咀嚼著自己的手指,一边吸吮著断指处冒出来的血。

然后我看到阿明正用力咬下一块阿华的大腿肉。

“对喔!肉多点的部位比较好吃!”我心里想着。

并望向自己的左大腿,然后抬起左脚想着要用甚么姿势才咬的到,

这时一个重心不稳,我不小心往左侧跌出了厨房。

一阵天旋地转的痛楚与扑鼻的血腥臭味突然袭来,

我望着自己右手掌的断指,开始大叫,

我已分不清那个叫声是因为痛,还是因为恐惧 …

爬起来要往外跑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到了阿明与阿华,

当我转头用手电筒再照向厨房内,

我看到阿华正扑向阿明的脖子,用力地咬了下去。

第二天,我在医院醒来,他们说我昏倒在产业道路上。

我自己都忘了是怎么离开那栋房子,并且跑了那么远。

警察根据我的供词,搜索了那栋房子的里里外外,

完全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只有我们三个人的脚踏车。

阿明与阿华最后被列为失踪人口,就此人间蒸发。

------------------------------

“所以,你可以理解了吧?”阿伟伸出他的右手掌,在我面前晃呀晃地说。

“当你尝过这世上最美味的东西时,即使是在当下的一瞬间,
之后就已经没有任何食物可以取代那种滋味了!”

他接着喝了一口酒,又说:”好了,我回答你的问题了。”

“换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你觉得两个人互吃对方,真的可以吃光全部吗?”

他餟了一小口啤酒,若有所思的望向远方。

------------------------------

后记:
本篇文章的主要架构,是来自于二十几年前看到的一篇倪匡短篇。

一室二厅共三房间,预算四万五千六百,竟询七八九店,十分可笑!

十人九问,总遇八砍七杀六议五凹四送,尚且三心二意,一等厚颜!

  1. 2017:  为什么不推荐学习易语言(1)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