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白牛奶

  • 2018-01-06
  • 442
  • 0
  • 0

我在威斯康辛州的希博伊根长大的

如果你不是住在这附近的人,我想你应该不曾听过那地方。连住在大城市(麦迪逊、密尔瓦基)的人都没听过我们这。威斯康辛州以起司还有乳牛闻名,还有我们对于啤酒的热爱也众所皆知。当然,还有我们有着过多的精神病院跟连续杀人魔。

艾德盖恩跟杰弗瑞丹墨来自于我住的这州。如果你不知道的话,他们是全美国最恶名昭彰的两位连续杀人魔。我不知道是寒冷的天候还是什么,我们这里似乎出产不少疯子。

希博伊根也是如此。在那条高速公路旁有一间废弃的精神病院。
图示:
它以前专门关那些疯狂的罪犯,至少当地的人们是这么说的。这也是『白牛奶』传说的根源。

白牛奶应该曾算是精神病院里的病人。他在那里出生的,他的妈妈曾经是那里头的囚犯。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安置他,所以就让他到处在精神病院里晃着,捡著别人不要的食物吃。那里面没有其他小孩跟他玩耍,他有白化症,任何一点日光都会烧痛他的皮肤,所以他总是在夜晚时才出没。白牛奶长期受到其他囚犯的影响,加上他很渴望有其他人的陪伴。我想是因为那些种种的因素让他转变成一个恶魔。

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天他发现怎么进出精神病院,他认为他终于有办法能跑出去城里找朋友。他会从外头望向窗内,看看有谁还醒著。如果他找到还醒著的小孩,他会偷带走他们。当然,小孩们总是很吵,所以他会用他大大的牙齿咬碎他们的脖子。他会拉着那些尸体回精神病院的地下室里,假装他们是他的朋友。他会在死寂的夜晚里向他们唱着歌。

那间精神病院已经荒废很多年了。但白牛奶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所以他们说他仍然住在那栋建筑里,夜晚时出没,天黑时出门带着还没睡觉的那些小孩尸体回到那。

这一切都算是我们的城市传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那故事了。我们以前在广场上玩耍时会唱着一首奇怪的歌,歌词是这样的:

***

嘘,安静,乖乖睡。

不然你得注意白牛奶的出现。

他不吵,不打闹。

他会一口咬死你。

***

爸爸妈妈们总是喜欢说那个故事,吓唬他们的小孩去睡觉。也真的很管用,至少对我来说是那样。我到上中学前一直都深信那个传说。我想也是那段时期有一个新小孩搬进城里,他来自纽约,所以我们都猜想他应该比我们全部的人都还要酷。

他的名字是吉米。他讲话时带着纽约腔。他穿着 Converse 的帆布鞋还有一件皮外套。整年都那样穿着,即使是在寒冬时也一样。他时常抱怨着他有多痛恨希博伊根,我的朋友,汉斯跟我跟他有一种不安定的友谊。

汉斯当时已经十七岁了,但他真的很笨,笨到那时候还在读中学。他跟我们其他人比起来高大许多。我们已经认识一段时间了,我跟他的弟弟,彼得一起长大的。彼得在我们七岁时去参加一场露营时失踪了。在那之后我很快的跟汉斯成了朋友。我们常常一起玩耍,一起打电动,有时候其实也没做什么。虽然他不聪明,但他是个好人。我喜欢跟他做朋友。

我当时是个典型的十二岁男孩-很瘦小,假装自己很酷。我并没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但我想我还算一个好孩子吧。

吉米总是很有自信。他敢跟所有的女生说话,也可以靠着他的嘴摆脱麻烦。他总是以为他知道所有的事。

吉米想出了溜进那精神病院的主意。我想他对雪已经感到无趣了,想做些兴奋的事。因为如此,所以我跟他提到了白牛奶的传说。

「真唬烂啊 。」他回应我「那真是他妈的骗小孩的故事。你不会真的相信它吧?」

我看着汉斯,他当时摇著头。汉斯很高兴他有朋友,所以他会为吉米或我做任何事。我其实很怕,但我摇头否认了。

吉米决定我们应该在那天晚上潜入那精神病院。他开着白牛奶的玩笑,说他只不过是一个很糟糕的鬼故事。汉斯跟我都很紧张,因为他取笑了我们从小就畏惧的那东西。但我们也试着保持冷静。

我们在半夜的时候溜出门在那见面。我差不多包了七层的毛衣吧。但吉米,一如往常的穿着他的那件皮衣外套。他带着我们走在那片雪地里,走向那栋废弃的建筑。我想它看起来曾经相当的壮观,但现在看起来残破不堪。走着走着,汉斯抓着我的手臂,指着地上。雪里有脚印。相当大的脚印,一定是成人的脚印。而且还看得到脚趾的形状,他光着脚走过那。

我犹豫着要不要让吉米看那些脚印,但我知道他只会嘲笑我。我耸耸肩,对着汉斯说:「继续走吧。」

我们走到了那精神病院的大门口,雪花也渐渐的堆积在地上,越积越厚。吉米试着打开那扇门,但已经被牢牢的封锁了。他开始用脚踢着它,但也徒劳无功。

汉斯颤抖著说:「看来我们是进不去了。」

吉米嘲笑着他:「你真是个孬种,我们试都还没试呢。」吉米的语气总是很糟,汉斯跟我是很单纯的中西部男孩,我们从不口出秽言。但吉米跟我们相当的不同。

他走到了那用木板封住的窗户旁,用手移动着那块木板,用力的把它扯掉。我们发现那窗
户没有玻璃。吉姆说著:「啊哈!」接着把周遭的木板都拆掉。

「你们有没有要进来啊? 小孬孬?」他边说着边从窗户滑著身躯进去。

汉斯跟我紧张的看着彼此。如果我们进去的话,我们将会与我们从小就害怕的那东西面对面。如果不进去的话,我们将会失去跟吉米的友谊,也许还有我们的名声。我吸了一口冷冷的空气,小心翼翼的从窗户爬进去。

我踏在一堆被破坏的木板上头,很显然,不少人已经尝试过溜进来这里面,满地都是木板。吉米摸着他的腿「干,我想我被割伤了。」他的牛仔裤上有一条长长的裂痕。我站起身,拍掉身上的灰尘。

汉斯很快的爬进窗户。他大叫了一下,抬起他的手。有一根铁钉刺进了他的手掌。吉米跑过去,把它拔出来。汉斯留着眼泪,吉米翻了白眼。「你真是个小婴儿,你怕鬼还有那一点点的血啊?」

他转身背对着我们,开始走向走廊。我们有带着手电筒,但似乎没有什么用。那走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我们靠着墙走着,我们听见有声音从我们背后传出,我吓了一大跳。吉米嘲笑着我:「你连老鼠都怕啊? 娘炮。」

我们在那精神病院里走着,我几乎完全不敢呼吸。不只是因为这里一片黑-我们面对着很多未知数。我们走过了很多没有人坐的轮椅,还有诡异的铁床。我们的手电筒照着各处,没有任何动静。我们走了差不多一小时后,我感觉我的心跳有比较缓慢些。吉米是对的,白牛奶不过是个吓小孩的故事。

汉斯找到了通往地下室的那扇门。他用手电筒指着它。吉米试着打开它,但门把卡住了。他试着踢开那扇门,但只是伤了他的脚踝。我静静地站在那,吉米用他的手电筒照着汉斯的脸说:「你,大个子,去踢开那扇门,我想知道那下面有什么东西。」

汉斯颤抖著摇著头。吉米把他推向前「快点,大笨蛋。做点有用的事吧。」

汉斯惭愧的低着头,我走向他们说:「也许我们该离开这了。」

吉米怒吼著:「你可以先..」

我们都停止了动作,因为我们听见了一个声音,是脚步声。听起来像是有人从地下室走上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吉米,他也吓得无法动弹。那脚步声相当的大声。

「快点,关掉你们的手电筒!」吉米急促地说著。

我们很快的关上,靠着墙。汉斯抖得很厉害,我也闻到了他尿失禁的味道。吉米正在低声的骂着脏话。

脚步声越来越大声,似乎越来越接近我们。接着传来了门把的转动声,一片漆黑里我们什么都看不到。我们只听见了那扇门被打开的声音。

那一刻,我们听见了那声音。听起来是个低沉的成年人声音,但以不寻常的高声调哼著歌…「嘘…安静…乖乖睡…」

吉米全身颤抖著,我可以察觉到他有多害怕。他咬紧著牙,紧到发出了喀喀的声响。那声音还在唱着:「注意..注意..白牛奶。」

我想我抖得太厉害了,我的拇指按到了手电筒的开关,在那短暂的瞬间照亮了走廊,我们看到了那声音的源头。全部都到抽了一口气。他只离我们两呎的距离,他看起来像是个蝎子,他全身赤裸著,脚像只昆虫般散开着,他的头往后抬,像是他会喷出毒液般。他手上跟脚上的指甲相当的长,长到弯取著刺进他的皮肤。他的牙齿暴露在外,看起来像是它们太大太重了。

他的皮肤..并不是白色的。不像传说中的那样,而是鲜红的。

他走向我们,低声地说:「一口咬死你。」

汉斯在那一刻用手电筒敲昏了我。

—————————————————

我在那精神病院的地板上醒来。太阳才刚刚升起,我的头好痛,我挣扎地站起身,我想我冻伤了。我的手指跟脚趾都完全的感到麻痺。我看着四周,吉米在我附近昏睡着。他的太阳穴边有个大大的瘀青。我试着叫醒他,但他没反应。

我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办到的,但我后来站起身,把吉米也从窗户抬了出去。我不够强壮,没办法把他放在肩膀上走,我只好把他拖在雪地上走着。他似乎有点痛的叫着,但没醒来。我后来走到了高速公路旁的客栈。他们还没开门,我不断地敲打着门,打到我的手上都是血,我大叫着寻求支援。

店主终于走了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我们进去。他看到我们的样子吓了一跳。打电话给警方跟我们的父母。我很快地就有毛毯可以盖,终于又感到暖和。吉米后来在医院里醒来,似乎失去了一小部份的记忆。

我跟警方说了来龙去脉,他们搜索了整间精神病院,什么都没发现。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只有吉米留下的血迹。没有人知道汉斯的行踪,他的爸妈相当的难过。他们的两个儿子都失踪了。

吉米完全想不起来当晚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他是那么说的。

我的父母带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跟我说我想像了那一切。他说汉斯一定对我跟吉米做了些不可告人的坏事,我只是试着阻挡那回忆。毕竟汉斯比我们年长许多,也比我们强壮。他又突然的消失无踪,所以那心理医生认为这一切都是强暴的行为。她说我想像了白牛奶的形象,因为我小时候听过他的故事。那比面对现实还要令人好受。

我在离开这城市,上大学前都在天黑前就寝。我后来就再也没回去希博伊根了。我爸妈不断的要我回去,但我都拒绝他们。他们以为是因为汉斯留给我的伤害太深了。

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看见了什么。我知道汉斯当时敲昏我的原因。

他知道白牛奶在你睡着后不会对你下手。

 

英文

  1. 2017:  通过电线传输网络的 电力猫是什么?知识普及(0)
  2. 2017:  【密码制作工具】超大文本TXT去重复的软件(0)
  3. 2017:  WIFI破解握手包 弱密精华字典(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