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志-西装男(1)

  • 2018-01-05
  • 478
  • 0
  • 0

喜欢看热闹本来就是人的本性。

在这个国家,只要一有警车或救护车停在路边,就会看到旁边的家家户户有的开窗户、有的直接跑到街上来看热闹,为的就是要看是哪位邻居送医院了?或是谁家又喝醉酒打人来给警察抓了?

与其说是看热闹,不如说,现代人的生活压力实在大太大了,所以才需要这些事情来排解生活中的不愉悦。

因此,当警车的灯光闪进夜猫子家的窗户时,我跟苏羿的头就一起凑到窗户边,想看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夜猫子则是若无其事地待在餐厅里,从我们身后问:「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看到了吗?」

「有台警车停在对面,」我说:「是佩蓉姐的房子……啊,佩蓉姐走出来了。」

佩蓉姐是住在夜猫子对面的邻居,跟刚上国小的女儿一起住,人很不错,常常会做一些自制的小蛋糕跟点心给夜猫子跟鹤莹,然后她们会再带来诡志出版社分大家一起吃。

佩蓉姐三十多岁,比我还大上几岁,所以当我来夜猫子家作客,偶尔跟她见到面的时候,我都会礼貌的称她一声「姐」,后来夜猫子有警告我,女生最忌讳「姐」或「阿姨」这种称呼,不过佩蓉姐倒是跟我说没关系,她完全不在意。

佩蓉姐走出房子的时候,双眼都是红的,像是刚刚才哭过,佩蓉姐本身就是位美女,而她现在整张白皙的脸微微带点红,看上去楚楚可怜又十分动人。

只见佩蓉姐跟来的两位员警说了一些话以后,三人就一起进到屋里了。

「状况不太对劲,佩蓉姐出事了。」我跟苏羿一起离开窗边,回到了餐桌旁。

在餐桌上,摆满了刚送来的外送比萨,还有刚从冰箱拿出来的甜派跟布丁,笑笑、谦慧跟陈希这几个女生已经在大快朵颐了,鹤莹跟夜猫子的手上也各拿着一块派,不过还没入口,她们似乎是因为担心佩蓉姐的情况,所以还没开始吃,毕竟平常就是她们两个最常受到佩蓉姐的照顾。

今天晚上是2018年的第一个周末,我们一起约好在夜猫子家里聚餐庆祝,除了酒鬼跟老熊没来之外,算是全员到齐了。

我跟苏羿回到椅子上,苏羿拿起一块比萨也开始吃,我因为相当介意佩蓉姐叫警察的原因,所以暂时还不想吃东西。

我说出我所看到的:「佩蓉姐带警察进屋了,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有看到小苹吗?」夜猫子问,小苹就是佩蓉姐刚上小学的女儿,圆圆的小脸就跟苹果一样。

我摇摇头:「没看到,应该在屋子里。」

「会不会是小苹发生了什么事?」鹤莹突然说了这一句。

确实也有这个可能,但我可不希望被鹤莹说中。

「等警察走了以后,我们再去问佩蓉姐吧。」我也拿起比萨,咬下一大口,「我可不希望今年才刚开始,就遇上什么事件了啊。」

「嗯,但愿一切都平安。」夜猫子也终于吃下她手上的派。

当食物都被我们吃完,众人一起在收拾餐具时,总算听到了警车驶离的声音。

夜猫子把餐厅交给其他人整理,然后带着我一起走到了佩蓉姐的家,由她按下门铃。

佩蓉姐打开家门,虽然哭过的痕迹没那么明显了,但是一双眼睛仍充满湿润,她看到我们,赶紧又抹了一下眼睛,才跟我们打招呼:「嗨,是你们啊。」

「是啊,佩蓉姐,妳还好吧?」我问:「刚刚我们看到有警车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夜猫子则是问:「小苹在家吗?她还好吧?」

「小苹……」夜猫子的话像是触发了佩蓉姐的泪腺,佩蓉姐整个人往前倾,抓住夜猫子的肩膀,又开始哭了起来。

我跟夜猫子一下子手忙脚乱,只好先扶佩蓉姐进她家,听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佩蓉姐跟我们解释,今天晚上,当她在房间里整理工作资料时,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

由于家中只有她跟小苹,而小苹已经在睡觉了,而且也不可能自己跑出去,大门怎么会打开?还是她今天自己没把门关好呢?

佩蓉姐于是离开房间去检查大门,只见大门果然是打开的,佩蓉姐过去把门重新关上,但当佩蓉姐一关上门,顺势看向鞋柜的同时,整个人差点晕过去。

因为小苹平常最爱穿的那双卡通布鞋不见了。

佩蓉姐马上冲到小苹的房间检查,但小苹的床上只剩下空荡荡的被窝,根本不见小苹的人。

如果刚刚出去的是小苹,那不可能会走太远!

于是佩蓉姐跑出去,绕了一整条街,但都没有看到小苹的身影。

「小苹根本不会一个人在晚上跑出去,她是最怕黑的,我真的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佩蓉姐坐在夜猫子的旁边,边哭边说著事情经过,「然后我刚刚就报警了,警察先生有记下小苹的特征跟照片,说今天晚上会通知辖区巡逻的警察帮我注意……」

夜猫子从旁边轻轻搂着佩蓉姐,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既然警方已经有照片了,那天亮前一定会找到的,小苹应该只是迷路而已。」

我说:「嗯,而且现在的街头到处都是监视器,一个人要在城市里面无缘无故不见,根本是不可能的。」

突然,我的脑里灵光一闪:「会不会是妳的先生突然回来,带小苹出去了呢?」

但这个可能性马上被佩蓉姐推翻:「我跟他刚刚才联络过,他人还在国外,不可能是他带小苹出去的。」

夜猫子在佩蓉姐背上轻拍几下:「没关系,我今天就陪在妳这边,一起等警察的消息,而且说不定小苹晚点就会自己回来了,我先去帮妳泡一下热茶,喝了以后感觉会好一点。」

夜猫子说完后就站起身往佩蓉姐的厨房走过去,她还对我使了个眼神,叫我跟她一起去。

我只好跟着夜猫子去到厨房,夜猫子熟门熟路地从佩蓉姐厨房的柜子里拿出花茶来泡,看来她很常来作客,什么东西放在哪里她都知道。

「妳应该不是叫我来看妳泡茶的吧?」我看着夜猫子把热水倒入花茶中,芬香的茶味马上飘了出来。

「当然不是,」夜猫子伸手进口袋里,丢了一串钥匙给我,那是她的车钥匙,「等等我会在这里陪佩蓉,你先回去开我的车。」

自从广播猜谜的事件之后,我就先打算不买车了,所以我目前还是无车族,不过夜猫子自己有一台车。

我问:「要开去哪里?」

「去外面帮忙找小苹,最好叫苏羿一起去,你们两个一起行动应该比较安全,我家交给鹤莹她们收拾就好了。」

苏羿是诡志出版社的美编,长相斯文帅气,很受出版社那些女孩的欢迎,虽然看起来瘦弱了一点,但遇上关键时刻时也是个十分可靠的同伴。

「嗯……」我将夜猫子的车钥匙放到口袋里,答允了:「这样也好,我等等会叫苏羿一起去找,妳有小苹的照片吧?等一下再传给我,搞不好会歪打正著,我们比警察先找到小苹。」

「那你先去吧,我会在这里陪佩蓉等你的好消息。」夜猫子搅拌着花茶,对着我轻柔一笑。

「嗯,妳好好陪佩蓉姐聊聊,让她的心思不要一直放在小苹失踪这件事上面。」

我走回客厅中,跟佩蓉姐说我要回去开车一起帮忙找小苹,佩蓉姐则是站起来对我鞠躬致谢:「真的很谢谢你,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们。」

「这本来就是应该的,放心,我们会把小苹平安带回来的。」

回到夜猫子家后,其他人已经把餐厅全部收拾完毕,苏羿正好拿着背包想要走,被我一把拦下来:「苏羿,等一下,你有特别任务。」

苏羿满脸莫名其妙:「什么特别任务?」

「风海哥,佩蓉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鹤莹问,以她的年龄,称佩蓉为「姐」合情合理。

我如实把小苹失踪的事情都告诉他们,大家听完后,不只鹤莹,笑笑、陈希跟谦慧的脸上都忧心忡忡,或许有小孩失踪这件事,本身就会激发女性身上所潜藏的母性本能吧。

陈希提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来帮忙吧!我们各自骑机车去找。」

「嗯,好!」其他女孩一起附和。

我赶紧打消她们的念头:「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妳们还是不要乱跑比较好,我跟苏羿去找就好了,如果妳们想做些什么的话,就去佩蓉姐的家,跟夜猫子一起陪佩蓉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这样或许比较好。」

笑笑瞪了我一眼,她身高虽然只有一百四十出头,但瞪起人来杀伤力十足:「风海,我感觉你在歧视女性喔。」

「不是,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急忙说:「现在那么晚,又是周末假日,路上的酒驾、疯子一堆,我跟苏羿一起开车去找是最安全的,不是吗?」

「嗯,风海说的很合理。」苏羿也帮我搭腔。

经过一番交涉,最后总算达成共识,我跟苏羿一起开车去找小苹,其他人去帮忙陪佩蓉姐。

坐上夜猫子的车,我负责开车,苏羿则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们两人就这样往深夜的新德市街头前进。

夜猫子已经把小苹的照片传给我们,我就负责专心开车,而苏羿就是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在街头上寻找小苹的踪迹。

现代人普遍晚睡,尽管已是深夜,但路上仍有不少车辆来来去去,偶尔看到路边有几个行人,但都是大人,没有看到小孩出没。

开车到一半时,苏羿开口:「喂,风海。」

「怎么了?」

「我在想,如果小苹是刻意被人带走的话……歹徒不可能牵着她在马路上逛大街吧?」

「这我当然知道,但小苹也很有可能是自己走出去,然后迷路的啊。」我要苏羿乐观一点:「尽量往好的方面想,好吗?她被人带走也是有可能,但那是最坏的打算,我完全不敢往那方面想。」

「好吧,我会尽量保持乐观。」苏羿振作起来,继续寻找。

开了一段路之后,我在前方的路边看到了闪烁的警车警示灯,心里隐约闪过了不好的预感,因为我记得在那个位置的,是一栋废弃的商业大楼……警车为什么要停在那里?

苏羿也感觉到前方的情况不太对劲,开始脸色紧绷不发一语。

开近一看,警车果然就停在那栋废弃大楼前面,两名员警站在车旁,用无线电好像在说什么。

我开到警车的后方停了下来,此时我看到警车的车牌,正是稍早停在佩蓉姐家门口的那台警车。

两名员警看到我跟苏羿下车,两人的神情都充满警戒,其中一人还把手压在枪套上面,对我询问:「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我跟他们解释,稍早我有看到他们的警车停在佩蓉姐家的前面,而我跟苏羿都是佩蓉姐的朋友,现在是出来一起帮忙找小苹的,经过这番解释后,两名员警总算放下了警戒。

「两位长官,你们会停在这里,会不会是因为……」接着换我问回去了:「在这大楼里面发现了什么?」

「嗯,没错。」员警直接承认了。

该不会……

拜托不要是我最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

「有人报案,说一小时前看到有可疑的人牵着一位小女孩走进这栋大楼里,我们怀疑那个小女孩就是失踪的小苹。」

还好,员警给我的答案并不是最坏的那个,我松了一口气。

「我们刚刚有呼叫同仁来支援,要一段时间才会到,现在我们打算先进去搜索。」两名员警的手上都准备好了警用的手电筒。

「我们也可以进去帮忙吗?」苏羿抬起头,看着这栋壮观的废墟,「这栋建筑物这么大,全部搜索完要花很多时间吧?」

我也跟着抬起头,仰望这幢雄伟的怪兽,这栋商业大楼废弃已经十几年了,虽然规模巨大,但是在废墟迷间并没有什么名气,主要是因为这栋大楼是在正式启用之前,就因为厂商倒闭而废弃了,所以里面半点遗留物也没有,更不用说闹鬼传言或灵异事件了,就只是单纯的一栋空大楼,属于最无聊的废墟。

员警又打量了我们一下,最后答应了我们的请求:「好,不过你们进去后,我们可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如果遇到危险,尽量大声呼救,知道吗?」

「知道啦,」我说:「长官,再请问一下,在报案的电话中,有说那个可疑的人身上有什么特征吗?」

「特征吗?」员警歪头想了一下:「有一个特征。」

「是什么?」

「报案者说他只看到那个人的侧面跟背面,没看到脸,不过他很肯定,那个人身上穿着黑西装。」

「黑西装?」

「对,很合身的一套黑西装,身材很削瘦。」

「……那个人的脸部,有五官吗?」

「刚刚不是说没看到脸了吗?」员警皱起眉头:「而且怎么可能没五官?又不是无脸男。」

「这我当然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我还想解释,不过两位员警已经懒得跟我废话,他们拿着手电筒准备往里面冲了:「我们还急着找人,记得喔!遇到危险就大声呼救,我们会马上赶过去!」

两名员警进入大楼里,他们身上的反光背心跟手电筒的灯光很快就消失在大楼的黑暗里,就像被吞噬了一样。

苏羿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对我说:「风海,我们也进去吧。」

「嗯……」我仍纠结于刚刚员警所说的那个特征。

黑西装……

苏羿看到我的表情后,心里察觉有异,便问我:「风海,你问刚刚那个问题,不是没有意义的,对吧?」

我苦笑了一下,问:「难道你都没听过Slender Man吗?」

苏羿皱了一下眉头,好像在说:「所以我应该听过吗?」

我说:「关于黑西装男子的都市传说,可是说也说不完呐……」

西装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就算原本长相普通的男人,一穿上合身的西装后,也会马上变成风度翩翩的绅士。

但西装如果出现在不对的场合,不对的时间,就会完全变成诡异的故事了。

Slender Man是美国家喻户晓的都市传说,他住在树林深处,偶尔会露面接近小孩子,诱拐或杀害他们。

Slender Man的特征是全套的黑西装,打着黑色领带,身型削瘦,脸上没有任何五官,而是如白纸般的空白,他的四肢形状则众说纷纭,有人说他的四肢是如章鱼般的触手,也有人说他有细细如竹竿般的手臂,或是四肢可以随心所欲改变形状。

因为他的身材特征,所以也被称为削瘦男、瘦形魔等等。

不过Slender Man在台湾则有一个台湾人才懂的称呼:妖瘦男。

虽说已经有人证实Slender Man不过是虚构的传说,但是多数人仍相信他的存在。

关于黑西装的都市传说,不只有Slender Man而已。

在美国,也有另一则黑西装男子的都市传说,相传只要看到UFO、或看到任何奇妙的超自然事物后,就会有两名亚洲人长相、戴墨镜穿黑西装的男子登门拜访,并警告你不能将所看到的事物泄漏出去。

而这个传说则在之后启发了MIB星际战警的系列电影。

在日本,关于西装男的怪谈也相当多。

有人骑脚踏车骑到一半,发现有一个穿西装的矮小男人坐在前面的菜篮里对着他怪笑。

有人在山路开车时,斜坡上突然有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咚咚咚的躺平身子滚下来。

有人逛街逛到一半时,有一个只有上半身的西装男人被卡在人行道的护栏上。

……等等。

「好了,你不要再举例了。」

经过我刚刚的都市传说小教室,苏羿的手上现在已经开始冒起疙瘩来了。

苏羿搓掉手上的鸡皮疙瘩,问:「所以风海你觉得呢?带小苹进去的是哪一种?是那个妖瘦男?还是MIB?」

「我怎么知道,」我看着废弃大楼的入口,「这里是新德市,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啊……先进去再说吧。」

我有点后悔,刚刚我们应该跟员警提出分开组队的要求的。

  1. 2017:  家庭无线路由器组网优化(0)
  2. 2017:  新手初动手-握手包破解 详细图文教程 超详细(0)
  3. 2017:  刚到家汽车大灯照到门口(0)
  4. 2017:  我用的 安卓 WiFi分析仪 简介与下载(0)
  5. 2017:  无线网络不同的加密模式会影响网速?(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