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原料/第三章:欲望的味道

  • 2018-01-04
  • 535
  • 2
  • 0

两名便衣警官熟门熟路的走进宫庙内,似乎已经对这里的格局寥落指掌,香客和庙方人员都已经到警局里备案和提供证据了,不过,有收获的机率应该不大。顶多知道事情开始的时间点而已,不对,搞不好连这个都问不到呐,毕竟对手很明显的不是一般人。

「但是,高行衍也不是正常人吧……」两名警官已经到达案发的办公室,各自开始搜证,比较高瘦的警官耐不住沉默,又聒噪的将自己的想法讲出来了。

「J,拨点时间给我。」全副武装的特勤组组长从门外探头说道。不用猜也知道是A,毕竟整个一侦队只有他会用这种命令人的方式对话,不过这倒是无伤大雅,毕竟大家也都习惯了。

「啊啊啊,自杀着种鸟事,还要麻烦你们真是不好意思啊,话说有现场录影吗?」被称作J的高瘦便衣警官开门见山的问,他废话虽多,但脑子可不差。

「有,但是没啥好看的,」A咋舌「与其看影片不如看桌上那叠照片吧,他十之八九是把上面的动作全都做了一次。 」

「他只做了三分之二。」一直东翻西找的另一名警官终于开口了,相较被称作J的警官,他可说是完全的对比,精壮的身型、沉默寡言的个性、无时无刻都在搜整资料的工作风格,很难想像他是和J最有默契的搭档。

「怎么说?」J挑眉问道,A也有同样的疑问,只是知道开口的警官应该早就有答案了。

「他准备的自残工具只用了一半,桌上的照片虽然是放成一叠,但应该不是照原本的顺序排,因为上面的自残方式有程度上的区别,最严重的会致死,最轻微的不过一些皮肉之苦而已,而且,」M停顿了一下,他很清楚接下来要说的事就是这次案件的关键了,他眼神示意J。

「没问题啦,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我们亲爱又好奇的A迟早也会翻到档案啊!不过可爱的M啊,你的暗示能力还是奇差无比欸,你刚刚的眼神明显到连蠢人都会发现呢! 」J笑着说道。

「地上明明有枪却不一枪了结,硬要使用痛苦且麻烦方式;房内的布置与其说是防止外面的人进来,不如说是不让里面的人出去,」被称作M的警官不理会J的嘲讽继续说道「虽然做不出直接关联来,但是这种行刑式的自残方式跟不可能有人出入的空间,再配上疑似拥有超能力的高行衍为主角,应该可以确定不是他自己失控,不然就是他「同类」下的手,往正常的方向想应该不会有结果。 」

「你是说心想事成高行衍?」A的语气有些诧异。

「是的,就是他,原来你知道啊?」J的语气也有点诧异。

「每次有关他的案子证据不是消失就是不见,要不然就是一大群人同时有他的不在场证明,搞到最后他连证人都不用当,明明一堆大案都有他的身影,但实际上连纪录都没有。 」A苦笑道「他是我在干搜查时里数一数二头痛的人物呢!」

「你知道这个人就好,」J打断了A的碎碎念,毫不留情的说「不过我们上任搜查组不到一个礼拜就已经抓到他的把柄了,他现在是我们的线民。 」

A似乎在精神上受到了些打击,不断咕哝着后生小辈之类语义不明的话,幸好面罩够黑,不然他的脸红可能又够J取笑一番了。

「直接问他比较快。」M打断他们的对话,一边走向门口一边说道。

「没耐心。」J对A办了一个鬼脸,跟着M走下楼梯,留下A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

—————————————————————————————

高行衍躺在病床上,据警察的说法,他用奇怪的方式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至于详细情况,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诡异的照片、奇怪的委托人,他开始后悔自己接下这个委托了。

筛选委托人这件事高行衍向来很谨慎,他会使用他的「能力」彻彻底底的搜查过一遍,他的能力早已成为他的生活工具,虽然还不是了解得很透彻,但大概可以整理出个脉络,欲望是这项能力发动的条件,这项能力使他可以他清楚的感受到欲望的流动,不用特别注意,就像舌头对味道一样,食物停留过就会感受到,对钱的欲望、对性的欲望、对成功的欲望,每种欲望都有属于他自己的味道,世界上几乎没有纯粹的味道,对财富的渴求多半带有权力的影子、对成功的欲望则会夹杂着渴望有人了解自己的味道,当然,他尝过最奇怪的味道,莫过于极度希望对方死去的人居然也出现极度想与对方性交的成分在里面,人类真是奇怪的动物,不是吗?

一定要当面委托,一来让高行衍能确认对方是想探他底细还是交办委托,二来,开工付一半是他的另外一个小原则。

他觉得自己比起所有人都简单多了,钱,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经他接手的案子价码都不低,因为需要足够可以衡量欲望的工具,钱似乎是最好的媒介,不过他偶尔也会请对方让某个对他威胁过大的人死掉,毕竟求生的本能也是一种欲望,人都会不自觉的想活下来,尤其是当死亡靠近时会越发明显。死亡靠近,就像掉进水里的人会拼命挣扎一样,感受到死亡的人则会疯狂发出绝望的信号,他有几次这种经验过,那时候舌尖全是苦涩,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不过他的「能力」也特别强就是了,几乎是有求必应,也是如此,观察到对方内部矛盾的自己才能快速编好一套脚本念出来让整个堂口自相残杀,顺利的逃过死劫,真是风风雨雨的日子啊。

「啦啦啦,不好意思打断你的沉思啦!」J冒失的闯进病房还一边大声喧哗,活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高~~~师~~~傅,我们来看你啦。」

高行衍摸摸额头,怎么会打给他呢?不过他心里知道,看似吊儿郎当的J的确是唯一的选择,这家伙的直觉几乎准到不可思议。

「想问什么,直接说吧。」高行衍沉着脸回应J的热情,虽然知道对方的能耐,他还是不喜欢这个冒失鬼。

「你接了什么委托?」J正色问道「你已经很久没接杀人的委托了,我有感觉到,这次是谁劳动你大驾的? 」

高行衍一愣才发现,自己的确收手很久了,但这怪人一来却让他想都没想就接下他的委托了,为什么之前没注意到呢?

「对方来委托的时候完全没有透露资讯,只知道看身型应该是男性,」高行衍回道「不过他来的时候,我有个感觉……能力好像……比以前强上很多,算是一种感应吧。 」

高行衍没说欲望的事,他在那个人身上只感受到想让目标死亡的强烈欲望,只有这样,人类基本该有的欲望一点也没有,如果只尝到欲望,他甚至会觉得对方冤魂一类的,但这「冤魂」不但跟他说了话还拿照片给他,所以这个选项应该可以排除。

「再来,下一个问题,你在求救电话中提到的他们是谁?」J继续发问。

「他们?啊,在我的视角来看我是正在被一群人轮流虐待,不过我大概也猜得出来那大概只是幻觉吧? 」高行衍并不笨,他很清楚他念的那些事就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如果你要问那群幻觉有没有脸的话你可能要失望了,他们全都只是模糊的人影而已,最清楚的应该是拿电话线企图勒死我的那个人影,不过可能也没什么参考价值,因为那个人根本就是我的样子。 」

「不过,这次完全都是未知之事的范畴,」高行衍继续说「就算找到凶手也没用吧,你们要以什么罪名逮捕他? 」

「不制止他就会继续死人。」J冷冷地回答道。 「而且,只要是人都会犯错,就像你一样。 」

「那,祝你好运。」高行衍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打算下逐客令了「「我已经给予了我的祝福,我能帮的就到这里了。 」

「不,需要帮助的是你,不是我们,」J拿了M手上的笔电,打开珠宝展的监视器画面转向坐在病床上的高行衍,大量的珠宝把画面中的女人穿的千疮百孔,不管看几次还是很恶心。

「你给我看这个干嘛?」高行衍刻意不符合J的期望反问「这只能证明有个你们不知道的超能力者在乱杀人而已,而且很显然这个人不是我,因为我不会用那么粗糙的手法,你们要玩你们的正义游戏尽管玩,不要把我拖下水。 」

「如果你这样坚持,我也没办法了。」让高行衍意外的,J不继续坚持,反而起身准备离开。

「谢谢你的伸出援手。」高行衍望着J的背影说。

J摆了摆手表示收到了,便静静的推开门走了。

————————————————————————————————

「这条线算是断了。」M跟在J的身边良久,才蹦出这句话。

「不尽然,」J回道「我有很强烈的预感我会再度遇到他。」

「希望是如此。」M难得发表了感想「下一站去拜访一下萨莫塞特公爵如何?」

「好,」J几乎想都没想就钻进驾驶座了,但警车发动不到几分钟J突然回转开向反方向「不对,先看尸体。 」

M一边接起电话,接着用古怪的眼神看着J说道「法医刚刚说艾琳的尸体怪怪的。」

「继续说。」J看起来一点都不意外。

「她的左手掌不见了。」M如此说道。

 

  1. 2017:  在新时代,路由器是这样买的,什么叫疯狂(0)
  2. 2017:  斐讯K2 V22.4.5.42 免拆机降级刷机(0)
  3. 2017:  家庭宽带为什么不给你对等宽带?(0)
  4. 2017:  54M无线宽带路由器TL-WR340G+解剖(0)
  5. 2017:  送给渣男最好的分手礼物是什么?(0)

评论

    • Waylee回复
      MIUI Browser 9 MIUI Browser 9 Android 7.1.1 Android 7.1.1

      不小心关闭了评论,已经开启,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