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怪谈:鲜紫色

  • 2018-01-04
  • 371
  • 3
  • 0

每当和别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常有人问:「这件事是超恐怖的没错,但是是真的吗?」
因为和这件事比起来,会有鬼出现的故事好像反而还比较真实一些。
以下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是我的亲身体验。

小学五年级时的某个早上,我跟平常一样,和住附近的两个同学一起走路上学。
边聊边走一阵子之后,在前方走着的两个女生进到了我的视线中。
其中一位是跟我同班的同学,另一位是别班的女孩子。
我的视线被那位跟我同班的女生给吸引住了,因为她『全身鲜紫色』。
我们会说『鲜红色』、『鲜蓝色』、『鲜黄色』等,但我想应该没有人说『鲜紫色』。 *1
那么,要形容我到底看到了什么状况的话,就是:
她从发根开始、身上穿的衣服一直到鞋子为止,
全身上下都像是从头上被浇了紫色的颜料一样的『鲜紫色』。
她平常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并不是个会打扮得这么奇葩的人。
照理来说,我应该会对跟我一起走的两个同学说:「欸!你们看!!」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讲,或者该说就算想讲也讲不出口。当想开口提这件事时有种难以言喻
的恐怖感袭来,感觉有点像是轻微的被鬼压那种诡异的不舒服。
那紫色女孩肯定也进入了和我一起走的两个同学视线中才是。
但他们俩却都没有指出来,对这件事什么也没提,只是很普通的嗨聊着游戏之类的话题。

走着,快追上那两个女生时,两个同学还是什么都没讲,超怪的。
而超过那两个女生时,我看了一眼那紫色女孩的脸,结果吓到差点晕倒。
她连肉都是鲜紫色的。脸的皮肤、手臂的皮肤、脚的皮肤,全身都是。
我想都没想就吓出一声悲鸣,然后两个女生就打了招呼过来:「早啊。」
「嗨。」我的两个同学也打了招呼回去。
只有我是一脸吓坏了的表情。
果然太奇怪了,完全没有一个人要提那女生全身紫这件事。
「你是被什么东西吓到啊?」两个同学用莫名其妙的表情问着我。
虽然也曾想过会不会是我被整了,但没事根本不可能搞出这么费工的手段来整我。
在那个时候我才第一次想说,会不会是除了我以外的人都看不见。

进教室之后,我更加确信这不可能是整人,
因为其他同学们也完全没提到那个女生变成紫色的这件事,很普通地聊着天。
确定的那一刻则是在开始上课点名的时候,就连班导也完全没提到这件事,
这下子可以肯定其他人都看不见了。
那一天光是脑子里的一堆问号就够我受的了,无论上课、午饭还是下课时间我都在恍神。
虽然如果问个同学「那家伙为什么紫紫的啊?」就好了,但如前所诉,我感到一种难以
言喻的「不能去提这件事」、来自本能的恐惧感,因此说不出口。
当然也没办法直接去问那个女生本人。

然后是放学前的打扫时间的事。
我们分成小组分别打扫学校里不同的地方,我这组负责学校后方一个有点阴暗的区块。
而我跟那位紫色女孩在同一组。
在我的眼前,是全身紫色的那女孩子拿着扫帚扫地的背影。
四周只有我和她两人而已,要问的话只有现在能问。
「为、为什么、那个…」
话到嘴边又被那份难以言喻的恐惧感给塞回去,我欲问又止、没办法好好地开口讲话。

接着,好奇心终于凌驾在恐惧之上。
我鼓起勇气朝她站近了一步,问道:「你为什么今天全身都是紫的啊?」
在那一个瞬间,那女生整个人转向了我这边: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trong >

她眼睛瞪得好像要掉出来、嘴也张得好像要把下颚给弄歪一样,带着那张紫色的脸、
用像女鬼一般的表情尖叫着,根本没办法想像跟平常的她是同一个人。
我也忍不住尖叫,把扫帚随便一丢就冲回教室。

过没多久钟声响起,打扫时间结束,而我坐在座位上。
这段期间我在教室里到底怎么过的,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接着班会课结束,到了放学时间,我只想尽早回家。
平常放学一起走的朋友因为有社团活动的关系,那天我一个人回去。
通往鞋柜的走廊上,在视线的前方我看到那紫色女孩和她朋友两人朝我走来。
她穿着体操服,大概也是要去社团活动吧。
我避开视线,小跑步经过她。而在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
「不腰栽温了喔」她小小声地说了。
不是『不要再问了哦』,而是像模仿外星人或机器人时那种没有抑扬顿挫的音调。
我飞奔着离开了学校。到底怎么回到家的也不记得了。

回到家之后,我靠玩游戏转移注意力,尽量不去想那件事。
一直到吃完晚饭左右的时间都还算是开心地度过了。
然而,进到被窝里就寝的时候,恐怖感又再次袭来。
假如她明天也紫紫的该怎么办…想着要上学就变得忧郁。而对爸妈也说不出口。
这样下去搞不好会得精神疾病*2也说不定。当天就带着郁卒的心情睡了。

隔天和平常一样的上学途中,我又见到那女生和她朋友的背影出现在我前方。
她已经变回普通的样子。我放下心来的瞬间,不知为何眼泪也流了出来。
和我一起上学的同学觉得我很怪,但就算被他们揶揄,我也开心得一时止不住眼泪。
经过那女生时,我带着还是有点怕怕的心情看她的脸,但她的肤色也已经恢复正常了。
「早啊」、「早啊」就这样很普通地打了招呼。

后来直到毕业,她都不曾再变成紫色的了,而我也没有再问过那天的事情。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她既然说「不要再问了哦」,代表她多少也有意识到自己变成紫色了这件事对吧…
有段时间光是回想这件事就会引发我的心理创伤,在那之后也偶尔做过几次恶梦。
大概是环境、价值观的变化,时间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直到最近我才终于有办法对人提起这件曾被我封印起来的事情。
听别人说那个紫色女孩现在好像也已经结婚,过着幸福的日子。

直到现在,偶尔在街上看到把白发染成紫色的欧巴桑我也还是会心跳漏一拍。
还有X战警上映,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叫魔形女*3的全身鲜蓝色的角色的时候也是,
心理创伤又再次苏醒,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了。

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译按:

*1日文中用「真っ」+「颜色」形容颜色浓艳或该颜色大量出现,真っ紫是较不常见的用法
(真っ赤 鲜红、真っ青 鲜蓝、真っ黄色 鲜黄 则在日文中都很常见)。
至于中文里虽然好像鲜红色、鲜黄色、 鲜蓝色、鲜紫色都有人用,
但除了鲜红之外都很少见,觉得有点难翻且翻得不是很满意,所以注明一下。

*2原文ノイローゼ 为精神官能症,为了方便阅读翻作较笼统的精神疾病。
精神官能症:https://zh.m.wikipedia.org/zh-tw/%E7%A5%9E%E7%BB%8F%E7%97%87

*3给不知道魔形女的人。左起三

*4原文

  1. 2017:  在新时代,路由器是这样买的,什么叫疯狂(0)
  2. 2017:  斐讯K2 V22.4.5.42 免拆机降级刷机(0)
  3. 2017:  家庭宽带为什么不给你对等宽带?(0)
  4. 2017:  54M无线宽带路由器TL-WR340G+解剖(0)
  5. 2017:  送给渣男最好的分手礼物是什么?(0)

评论

  • 皮具回复
    Google Chrome 61 Google Chrome 61 Windows 7 Windows 7

    我怎么觉得怪怪的,在日本5年

    • Waylee回复
      Firefox 57 Firefox 57 Windows 10 Windows 10

      你在日本做生意?

      • 皮具回复
        QQbrowser QQbrowser Android 6.0.1 Android 6.0.1

        之前在日本留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