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我朋友露营时传来的短信(4)

  • 2017-12-31
  • 333
  • 1
  • 0

=====正文开始=====

我觉得头晕眼花。我的手颤抖得如此厉害,以至于我将手机递给警员时手机差点掉下去。
他读了我的简讯。

这位警员将近六十岁,身材高大,以他的年纪而言算是很强壮的。他低沉的声音使人心生
尊重。

那个警员说了声不好意思,然后走向警车去打电话。我忍不住注意到他走路有点一跛一跛
的。有一小群住户因为被警车的灯光吸引而聚在一起,这使他有些紧张。迪伦的公寓大楼
住户大部分是大学生和年轻的专业人士。他们的房屋是联排式的,所以每个单位有2个楼
层和一个后院。总共有大约30个联排别墅。迪伦的家在尽头,后面是一个大型的空地和
茂密的树林。大多数租户已经离开这去度假旅行。不一会儿,这名警察下了车,走到我身
边。当他说话时,我坐在路边:

警员:我刚刚和上头谈过,我们相信你可能有危险。我们不希望你感到恐慌,但我们希望
你安全。我现在要保管你的电话,你收到的任何简讯都被视为本调查的一部分。你不是科
罗拉多这的人,对吗?

我:呃,对。

警官:我要你和我一起上车。你没有被逮捕,但是我们想要你去局里做些说明。

当我重新忆起我重击林务员的那一幕,心跳开始加快。

我:我必须告诉你一些事。

警员: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说。

他打开警车的后座车门。当我们开始上路后,我的焦虑感逐渐增加。大约20分钟后,我
忍不住开口。

我:我很抱歉,不过昨天晚上我出去找迪伦…

他打断了我。

警员:别再说了。我试图让这件事情不出差错,而你却把它弄得一团乱。

我注意到我们正在远离城市。

警员:你的朋友告诉你太多东西了。

我:什么?

警员:我告诉过你要保持低调。但是你太好奇了───决定自己去调查,不是吗?吉米,
就是那个林务员,在他死前把他能说都说了。我几乎无法了解他的意思。

我的胃开始翻搅。我望向门的把手,但知道它们开不了的。

警员:你可完全把他逮个正著啊!他只清醒了几分钟而已。不过你算是帮我们摆脱一个大
麻烦,他太软弱了。我们其他人担心他可能会开始大嘴巴,说他不想再这么做了。

我无法相信我所听到的。

我:你杀了迪伦,对不对?你发了那些简讯,写了那些纸条,还摆了稻草人出来。

警员:哈哈哈,我没有杀你的朋友。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我们提供食物来保证市民的安
全。

我:你在说什么,他妈的混蛋!

警员:她必须吃东西!你不会想让她从山上下来,不是吗?但你也无法摆脱她,所以必须
牺牲少数,以确保多数人的生存。你可能会称我为凶手,但我不这么认为。

当他继续说话时我僵住了。

警员:她最近吃得比平常还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地窖里放了一大堆肉。主要来源是流
浪汉,但是,如果她想要挑选一些落单露营者,我也没办法。

我:你疯了!你把人喂给什么东西?

他又笑了起来。

警员:我不能让你到处乱跑还告诉媒体。你能想像那混乱的后果吗?所有的受害者家属都
想要讨公道?冒险和攀岩事故会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我们又开了一段时间。我可以看得出来我们正在接近那条山道。一个露营者,牵着一条棕
色的狗走在路边,当我们经过时向我们挥手。我真希望我有办法可以向他求救。我们默默
地继续行驶,我试图理解现在的情况。当我们到达山道起点时,警员把车停下来,走了出
去。他拔出手枪,打开我的车门,示意我开始走路。因为他跛行的关系,我们前进的速度
缓慢。

警员:我会告诉你要去哪里。如果你敢不听话,我会朝你的头颅开一枪,然后把你扔进地
窖里,和其他人待在一起。

这段路漫长而沉默。当我们走路时,寒冷的空气刺痛了我的脸。即使在恐慌的状态下,我
也知道我们来到了地窖的所在地区。

我:你要带我去看什么?

警员:她。

我:「她」是什么?

警员:不知道。

我:如果你要杀了我,至少告诉我我们要做什么。

警员:我没办法告诉你,因为我不知道她是什么东西。大概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吧,我想

我的心跳砰砰作响,我越来越站不住。我没有再问任何问题。太阳开始下山了。唯一的声
音就是在我们脚下被踩碎的树叶和树枝。我们绕了无数的弯,越来越靠近茂密的森林和崎
岖的地面。我觉得筋疲力尽。

警员:快到了,我很高兴我不必一路把你的尸体拖到这里,哈哈哈。

我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数小时的徒步旅行似乎终于结束了,我们总算停下来。在我
面前是一个小池塘,一个完美的圆形。但有些事情不太对劲。水是黑色的,一层厚厚的雾
掩盖住水面。在现在这么冷的温度,应该结冰了才对。除此之外,我能看见池塘边上有数
百个稻草人的头从雾中露了出来。所有的脸都面对着我,就好像它们一直在等待我。

警察开始生火,他又说话了。

警员:这惯例就是这样慢慢开始的。流程都一样:弄来尸体丢进地窖,写一份假报告,联
系家属,了无新意。而她厌倦了被喂食,所以我们只好来点变化。让露营者害怕,让他们
朝着这个方向移动。让她狩猎,她喜欢成就感(他毫不掩饰地指著稻草人)。当我看到你
的哥儿们的电话时,我自己把它拿走了,好把你引来这。我认为这会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但是你基本上是作茧自缚。

当我回想起诱使我来到这里的事件时,我感到一阵恶心。夜幕降临,黑色的池水开始搅动

我:她不会也杀了你吗?

警员:一次一个,看她先抓到谁囉。

我不想知道有多少警察和林务员都参与此事。我考虑过要逃跑,但我知道我会被一枪打死
。警员保持着距离,用枪指着我。他示意我靠近池塘,我犹豫地做了。

警员:站在那里,那是我放食物的地方。

水开始翻腾,黑色的涟漪碰到了池塘边缘溅起了小小的水花。第一个露出水面的是黑色的
毛发。我立刻闻到了潮湿、充满腐肉的味道。随着它向我的方向移动,我的脚像生了根,
恐惧将我冻结在原地,它从黑池中露出的部分越来越多。我无法完全描述我所看到的。这
个地狱般的生物已经从黑暗的深渊中升起,并且靠得更近。它有长而瘦的形体,头部还附
带着长长的毛发,一直延伸到躯体中间。它暂时维持着这种状态...不管它是什么,都
不属于这个世界。随着这个生物越靠越近,它能迅速在一阵灰黑色的能量干扰后隐藏其形
态,或恢复成之前的形状。在快速变换之间,我只能看清一个骨架的样子。它又更近了一
点。

我听到了我背后有东西───树叶摇晃的声音和一个男人在远处大喊。我惊慌失措地转过
身来,只见一只棕色的大狗在背后拖着一条破损的皮带。那只狗小心翼翼地走着,好奇且
怀疑地看着警员和我。一束光在我们面前出现,拿着皮带另一头的人出现了,是我之前在
路上看过的那个人。

露营者:大伙儿抱歉,我一直在追我的狗。牠挣脱了带子,开始追踪你们的气味。呃──
─?

他看到了。

露营者:这...这什么...?

我利用了这一刻。

我的生存本能掌控了一切。警员分心了几秒钟,我使尽全力奔跑,就跑在那只被吓坏了的
狗后面。我听到第一颗子弹飞过我的耳朵,第二枪马上跟在后面。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子弹
穿过那露营者身体时,他可怕的尖叫声。他痛苦的声音在整个山里回荡。我实际上从来没
有听到他的尖叫停止,只是在离池塘越来越远的时候,他们越来越安静了。

受到肾上腺素和生存本能的刺激,我跑了好几个小时。我知道警员追不到我,而且他必须
确保他的新目击者无法逃脱。我不会透露我去过的地方或目前住在哪里的细节。我不确定
有谁读到这篇文章。目前我很安全。等我想好怎么表达我所看到的,不会让人觉得我神智
不清,我会和真正的掌权者一起合作。现在我正试图忘记那个人的尖叫,以及他骨头断裂
的声音….

(本篇完)

查看往期

  1. 2016:  2017.1.1 梦见小灾难即将来临、采摘不知名的奇异果、电脑屏幕碎、老板娘叫我别忘关窗,不然会弄坏窗户(0)
  2. 2016:  10层CDN、一千节点的同志,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牛,CC后全部测速节点503报错(0)
  3. 2016:  路由器常见参数 写给看着路由器迷茫的人指南(0)
  4. 2016:  2016.12.31 第N次,梦上课(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