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我21年没有淋浴

  • 2017-12-26
  • 301
  • 0
  • 0


我时常作有关被困在淋浴间的恶梦,排水孔被堵住了
莲蓬头的水不停地淋在我的身上
水位上升到我的脚踝、然后到我的腰,最后淹没我的头

浴帘变成一面玻璃,而我的尖叫被水吞没
玻璃的另一边印着一个黑影的脸,它在看着我

我央求它,但它不肯放我出去
水不断灌进我的喉咙,我只能无助地在自己的玻璃棺里挣扎

我清醒后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作这样的恶梦─答案很明显
因为我从来不曾遗忘那次的事件

然而找到问题根源很简单,要克服却很难

在我12岁生日那年的夏天,Hudson一家搬进街对面那栋房子里
他们一家有三个人,其中一位是个很老的女人

她看起来很娇小、孱弱而且骨瘦如材
她头上的白发稀疏,穿着褪色的蓝色印花洋装

她的头像是悬挂在脖子上,当那男人把她坐的折叠式轮椅推上门前的斜坡时
她的头便开始摇晃,那一刻我看不出来她究竟是生是死

几分钟后她坐着轮椅出现在楼上的窗户旁,她所在的位置正对着我的房间
我小心地从我窗帘后方偷偷往外看,她的头现在伸直了
而她正瞪着我,就只是瞪着,她的头一丝一毫都没有移动过

我拉上了我的窗帘

她连续好多天都坐在窗边,她看着车辆慢慢开过郊区道路
她望着附近社区的孩子在后院跑跑跳跳,我从未在她房间看见其他人

也未曾看过她移动轮椅,到了晚上我会紧张地从窗帘的缝隙中偷看
她的轮廓依旧出现在窗边,关了灯后在黑暗中看向我的房间
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她正注视着我

有关她的故事很快地在我朋友及社区中传开
他们说她是个女巫,也有人说她其实只是个人偶
甚至有传言说她根本已经死了,但我知道她没有死

我很肯定我从没见过她在窗边移动,一次都没有
而且我也不曾看过她转头,但我能感到她探究的眼神在我身上游移
我感觉到她的注视

当我单独在房里时,我会把窗帘紧紧拉上,有时我会打着寒颤在半夜醒来
我知道,她的眼睛正紧盯着我

我开始睡在地板上,我觉得睡觉的地方越低越好
也许这样一来她就看不见躺在地上的我了

我跟我父母说对街那老女人吓坏我了
我求他们去请Hudson家的人把她移到另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

他们只是笑了笑然后叫我不要去打扰,好让她可以安详地度过她的晚年
他们说她只是在看街上,大概是因为这么做可以让她感到快乐更有活力吧

「难道等我老了之后你就要把我塞到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吗?」我妈笑着说

「等我坐轮椅之后记得提醒我搬去跟你姊姊住」

一周后Hudson家出现了一点骚动
我从卧房窗户往外看见那男人冲出房子把厢型车的双门都打开
然后再跑进屋里,几分钟后他推著轮椅上的老女人重新出现在斜坡上

她看起来比之前更虚弱了,她的体重应该连70磅都不到
她的头撇到一旁,无力地靠着右边的肩膀
她的身躯挤进轮椅,但她的目光从头到尾不曾自我身上移开

那男人把她带进车里后把轮椅折好塞进后车厢
他很快地跳上驾驶座,另一个较年轻的女人也赶进车里
接着男人就立刻开车上路了

那老女人歪斜的头依然朝着我的方向
当车子在车道上倒车时她的头也跟着晃动起伏

我仔细地看了她的脸,那上头没有任何表情和情绪
她的舌头有小部分从嘴巴伸出,悬挂在她右边的嘴角
但她的眼神却落在我身上,而且丝毫不曾移开

厢型车在街上加速,很快地就消失不见
我父母那天下午从别的邻居那里听到了消息:
那老女人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所以Hudson一家把她带去某间疗养中心

她不会回来了,我直接走回房间然后看向对街
我笑了起来,终于没有人会出现在她窗边了

到了隔天Hudson一家没有回来,也没看到厢型车的踪影
那天晚上我往那老女人的窗户望去,什么人也没看见,也没有轮椅

但卧室的灯却是亮的,我记得我跟我爸说过这件奇怪的事
他只是耸耸肩然后说「应该是有定时器或是什么之类的吧」

我在半夜醒来,紧张地偷偷往我房间窗外看去,她房间的灯还开着
忽然之间灯被关掉了,我往下缩躲在窗户下缘

接着再慢慢往上看向窗外,预期看见那矮小的、瘦弱的生物剪影
我盯着那个位置10分钟,我使力地瞪着,不停地运动眼周肌肉
房里的灯再次快速地被点亮然后又再次熄灭

我紧抓着枕头又睡回去地板上

隔天下午接近晚上的时候我去练习棒球,等我回到家时屋里没有人
我父母去看妹妹的垒球比赛了,我走去浴室冲澡

在我开始淋浴后大约过了3分钟我感到一阵寒意来袭
浴室里的温暖蒸气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开始消散
但是我明明已经把门关上了所以这很不合理

我抹掉眼睛上的洗发精,转过头,然后我听见了一种声音
那种会让我连续作好几年恶梦的奇怪声音:
浴帘的金属扣环沿着挂杆被拉开所发出的碰撞声。有人正慢慢地掀起浴帘

洗发乳刺痛我的眼,虽然眼睛睁不太开但我还是看到浴帘后有个黑影
修长苍白的、骨瘦嶙峋的手指抓住浴帘缓缓掀开

我出于本能地向后退回莲蓬头下,接着浴帘被完全拉开
眼前站了一名老女人,我大约只看了她一、二秒吧
但时间在那一瞬间像是静止了

经过了这么多年,我现在仍可以凭著记忆钜细靡遗地画出那恐怖的景象
她头上那蓬乱的白发、眼中闪烁著疯狂、骨骼的形状在她松垮的皮肤下突出

她全身上下不著寸缕,身体肌肤上到处长满了斑点和肉疣
干瘪的乳房下垂到她的腰上,在不该长毛的地方却长出了毛发

她露出恶心的笑容,我感觉到我的背抵上浴室墙面的磁砖
热水不断淋在我的脸上,她的另一只手上握著一把拆信刀

「August」她咕哝著「August, August, August.」

我大步跳过她,把她娇小的身躯撞倒在地,我全身湿透赤裸地冲下楼
虽然在恐慌中我仍意识到我身上没穿衣服
我随便地抓起洗衣间篮子里的两件衣物,把洗衣篮撞到地上

我光着脚逃离她跑到大街上,最后绕到我朋友家里
警察到达时他们发现那老女人动也不动地倒在浴室里

莲蓬头的水持续流出,那些警察真的对我很好,他们称赞我很勇敢
我告诉他们她对我说的话 -「August」-问他们是否知道它的意义

「再过几天就是八月(August)了,」他们其中一人耸耸肩
「孩子,你永远不会了解老人和疯子说的话」

之后Hudson一家唯一回到这条街的一次,是来收拾他们的东西的
那个写着”出售”的牌子已经挂上好几天了
我妈告诉我因为那件事发生后他们再也没有脸面对邻居

很显然他们已经把那老女人(那男人的母亲)带去南方的一个特殊照护中心
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以及她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那女人竟然设法逃了出来,然后拦了一辆公车回到我们镇里

我一直想不透这件事─她已经这么年老,又如此虚弱无助
她在家里住的那几个礼拜几乎无法移动身体
那么她又是如何只身一人旅行了好几百英哩的距离?

不管如何,你可以想像这件事对我造成了什么影响
我已经21年不曾淋浴了。我用浴缸泡澡,但我想这应该没什么太大差别

一样是用浴缸、一样有温热的肥皂水。

但淋浴不同,那拉上的浴帘、不停洒落在浴缸底部的水、袅袅升起的蒸气─
让你在淋浴时迷失在自己的思绪里

你沉浸在思考中,感到莫大的安全感,有那么几分钟
世界只剩下你一人。这是只属于你自己私密的、朦胧的王国

然而这也是让淋浴这件事变得危险的原因─
你处在封闭的空间,脆弱又赤裸,你完全暴露在危险之下

我和一些人聊过这件事─我父母、一位心理医师
我试着把相关的记忆深深埋藏起来直到我再也想不起为止

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起,我就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
日子持续过著,除了洗澡的事之外,我还算是满正常的

就在几个月前,我体内某个开关被打开了,我有种冲动想重新检视这个事件
几乎就像是我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不断地催促我去做这件事

我的大脑需要一个了结

有天晚上我花了好几个小时上网,试着追踪Hudson一家及那老女人的消息
然后我终于找到我要的资料─一位年老女性的讣闻

她在四年前过世,不知道什么原因
那个会行走的骷髅头已经15年没离开过她待的地方了

讣闻上的照片是一张她年轻时候的黑白照片,她已去逝的丈夫在她旁边
相片中的场景是他们的结婚典礼

他的名字是August

而且他看起来长的和我一模一样

我关掉浏览器后瞪着我的电脑桌面10分钟。这终于比较说的通了
她为什么叫我August,她为什么这么着迷地看着我

也许她以前常写信给她的丈夫,这就是为什么那天晚上她会握著拆信刀的理由
有一小段时间,我感到好一些了。人总是比较喜欢合理的事情

「甜心,一切都还好吗?」那是我的妻子

「我想是吧」我说

那天晚上是我这几年来第一次淋浴
就连浴帘的金属扣环沿着挂杆被拉开都没有吓到我

然后我太太进来了,但当她在莲蓬头下拥抱我的时候
有个问题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照片中那名在婚礼上的年轻女子怎么会和我妻子的长相一模一样?

————————————————————

p.s原文底下留言超好笑的XDD 惊悚感都没了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in the end.

If it’s not alright, then it’s not yet the end.

(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1. 2016:  为什么会经常觉得人活着没有意思?(0)
  2. 2016:  【搞笑图文】一小孩考 0 分 看到最后一个笑喷了(0)
  3. 2016:  【歌词】这个年纪(0)
  4. 2016:  请超市阿姨们吃饭(1)
  5. 2016:  与司机斗智斗勇的时候来了(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