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我听到外面有圣诞老人的声音

  • 2017-12-24
  • 238
  • 0
  • 0

原文网址:https://goo.gl/Xm8y2m
“I hear Santa’s reindeer outside!” shouted my six-year-old.

原文标题也是长到靠北
==========================

欸对,你有看过我做的尸块假手吗?

如果没有那你现在看到了
…其实这个做好很久了我只是想要秀一下(

肚子好饿啊啊啊啊啊!

嗯哼,好的,正文开始
==========================
「妈咪,你在做什么?」

「我在醃渍火鸡」

「醃渍是什么?」

「就是把火鸡泡在咸水里面,然后—」

「为什么?」

「嘿,」我说道,边把围裙上的系绳绑上,「你怎么不去跟我送你的星侠玩具玩玩呢?」

「我已经不想玩它了。」

现在的孩子。一个小时就足以失去对新玩具的兴趣。

「想要妈咪把圣诞节饼干拿出来吗?」我从烤箱里头抽出托盘;灼热感搔弄着我的指尖。
杰克森做的饼干边缘都焦了,形状全都歪七扭八的。

「你的饼干最后看起来不错嘛,是吧?」

「我现在能吃了吗?」他问道,脏脏的小手正伸向它们。

「我还以为你准备把它们留给圣诞老人呢。」

「本来是啦,但是我饿了。而且如果每个人都留饼干给圣诞老人的话,他也不需要我的,
对吧?」

聪明的小鬼。

我带他到饭厅,递给他饼干及一整杯的牛奶。「给你吧,宝贝。」

他坐了下来。我从窗户望出去;对街的圣诞灯饰在薄暮里此起彼落的闪烁。我拍了拍他的
肩膀,接着起身离开。

「妈咪!」

呃。又怎么了!?
「怎么了,杰克森?」

「我听到铃铛声!是圣诞老人的驯鹿!」

「那可真棒,」我说道。八成只是隔壁那个老人,正要带他的柯基散步。但无所谓—我可
不会搞坏这孩子的兴致。

「我要听那些驯鹿的声音!」

谢天!终于,能有东西吸引他的注意了。

我回到厨房,蹙著眉头看向火鸡;它看起来既苍白又黏滑。我妈妈明天就会到这里了,她
对火鸡可严格呢。「别烤太久—这样会太干。也别加太多盐巴—没人喜欢咸到要命的火鸡
!还有别烤焦,我的老天,求你了,不要烤焦。」她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响。「戴夫去
年做的火鸡简直是完美极了。他的调味,啊,只能用精致来形容。」

呃,对,然后我就抓到戴夫也替其他人的火鸡做调味。

「妈咪!我听到牠们的声音了!」他欣喜的大吼著。

「那还真棒呢,」我喊了回去。

戴夫试着去和解的行动倒是,怎么说呢,很缺乏。有时候会留给我一通语音讯息—就只是
一句「我爱你,」然后挂掉。其他时候,他会传给我一张他的手的照片,戴着那枚结婚戒
指。没有标题,图片里也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就只有他的手。而且那个戒指根本丑爆了。
银色的外壳上面有着数个深红宝石,因为「红色是爱情的颜色。」

红色也是我抓到他们在干炮时看到的颜色 —

「妈咪!我听到了!铃铛声!还有脚踏声!」

「好喔,甜心。」

「听!听!」

我叹了气,并把手上的黏液冲洗掉。「好啦,好,杰克森。我过来了,」我说道,逐步往
饭厅走去。

我仔细聆听。

叮铃,叮铃。

定住在地。我的心脏开始怦然大作。

「圣诞老人来了!看吧!」他细长的声音尖叫着。

叮铃,叮铃。

这不是铃铛的声音,也不是链条的。

那是钥匙的声音—

钥匙试着开门的声音。

我抓紧杰克森的手臂,带他离开饭厅。

「妈咪?你在做什么?」

「我们就坐在这,等著看圣诞老人从烟囱下来,好吗?」我说道,然而我的声音在打颤。
我望向后门 — 我们有办法跑向那逃生吗?

咚,咚。

「他在屋顶上!」杰克森开心的尖叫着。

咚,咚。

我抱紧杰克森,尽我全力的抱着他 —

咚!

我放声尖叫。

杰克森从我手中挣脱,并跑向烟囱。

我看到了。

一个小盒子,用黑色的包装纸包裹着,正掉在我们的壁炉里头。

「杰克森!不!」

太迟了。他把它拾起来,露齿而笑。

接着他皱起眉头。

「这不是我的。」他扔到我这。
「这是给你的,妈咪。」

我手指颤抖著,慢慢把它拿起。

上头的字条写着:

「你换过门锁了。」

心脏砰咚砰咚跳,我把盒子的盖子打开 —

是一枚戒指。

外壳裹着数个的深红色的宝石。

  1. 2016:  YouTube打不开怎么办?的原因分析杂谈!(0)
  2. 2016:  梦:16.12.25梦见妈妈(0)
  3. 2016:  口嫌体正直最棒?日本女网友吐槽工口漫画(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