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我朋友露营时传来的短信(3)

  • 2017-12-24
  • 510
  • 1
  • 0

=====正文开始=====

一等我在丹佛降落,我就打开手机电源。
我有一连串来自迪伦的简讯。我不确定它们是何时传过来的。

7:45 AM

迪伦:来

迪伦:找

迪伦:我

我:你他妈的是谁?迪伦在哪里?

我:我跟警察在一起。我们会找到你。

没有回应。

我拿到行李后,我租了一辆小卡然后开去林务局。跟我联络的警察告诉我他们现在让林务
局接手调查。一等我抵达,我就被护送到后面的小房间。我假设那是曾和迪伦讲过话的林
务员。他长得瘦瘦高高、不修边幅,有着一头蓬乱黑发以及苍白的皮肤。他散发著烟臭味
而且看来已经好久没有睡觉。我坐在他的对面,他把他的帽子放在桌上,接着点燃一根香
烟,然后说:

林务员:我们叫你来这里是因为一开始我们需要你的手机协助调查,但是我想这再也不需
要了。

他沙哑的声音粗糙又刺耳,他的衣服也显露出相同的特征。

我:发生了什么事?

林务员:我很抱歉,但是…我不能在这时候透漏任何细节。你必须把这个交给专业人员。
我们会尽一切能力找到你的朋友。

我:废话少说!

林务员:我很遗憾,但我们不能让一般民众介入。我们要确保你的安全,以及不会阻碍我
们的调查。

我:我在降落后收到来自他手机的简讯!他身上一定有事情发生!

林务员:我知道这很难接受。我们不会放过各种可能性,但我们不认为这里面有任何犯罪
行为。这地区的青少年以恶搞落单的露营者出名。欢迎你来协助做笔录。我知道失去一个
朋友很难过…

我:哦,这些青少年还会刮坏轮胎,偷手机并传暴力威胁的简讯是吗?你他妈的做点事好
吗!你甚至告诉迪伦他有危险!

林务员:我保证我们会尽全力调查这件事。我认为现在最好远离山道,然后陪在他的家人
身边…

我甚至没让他把话说完,我太难过了。我直接起身冲了出去,他没有试图阻止我。我知道
他说的这一切都是废话。他想让我远离什么?我有简讯可以证明迪伦曾被某人或某事所跟
踪。我要弄清楚是什么。我去了我在这个地区唯一熟悉的地方….迪伦的公寓。我还记得
我上次来找他时的大门密码。

公寓里诡异地安静,我被恐惧和悲伤的感觉所征服。当我在厨房看到迪伦的照片,我就再
也忍不住了,泪水溃堤而出。过了一会儿,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
。我需要坐下来思考。当我起身扔掉空啤酒罐时,我在迪伦的厨房看到了一些东西,他的
科罗拉多州地图。我忘记这件事了,迪伦用这张大地形图来追踪他去过的所有地方。地图
上充满了黑色的图钉和一些白色的图钉。迪伦的方法很简单,黑色图钉是他已经探索过的
领域,白色则是他即将出发的冒险。我写下白色标记的坐标。我找遍了迪伦的公寓,蒐集
没被带走的露营装备。我还从他的衣橱里拿了一支木头球棒。

我知道要去哪里。

我把物品都扔到卡车的后面,坐上驾驶座,开往山上。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最后我经过
了那座旧桥,没有注意到最近有建设的迹象。十分钟后,我停在迪伦的车子旁边。看到黄
色警用胶带密不透风地围住他的白色轿车。这使这一切变得如此真实。一等我把车子熄火
停好,我就在手机的地图上定位。

在看似永无止尽的健行后,我到达了迪伦在地图上所标记的那一点,然后开始设置营地。
太阳快下山了。我建好了帐篷,里面放了一个睡袋。一等夜幕降临,我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然后悄悄地从营地溜走。我躲在一棵100码外的树下,打开了一罐能量饮料,盯着帐
篷。

11:13 PM

什么都没有。我听到一些踩在树叶上沙沙作响的脚步声,但是我把它归咎于野生动物。

12:02 AM

更安静了。但还是没有任何异状。

1:10 AM

「SHIT!」我大叫并跳了起来。差点心脏病发。三只鹿从我旁边走过去。我已经开始打瞌
睡了,而牠们把我吵醒。

2:23 AM

我又冷又觉得筋疲力尽,还要试图保持清醒。我喝了我最后一口的咖啡因。

3:11 AM

我看到了某样东西。它走向帐篷。是个人。他还带着手电筒,他开始在我的帐篷内外查看
。搞什么鬼?

3:13 AM

他注意到没有人在帐篷里,手电筒开始往树林里照。他没有看到我。

3:19 AM

他开始走向南方。我跟在他后面。我脱下我的靴子好让我可以悄声前进。我扔了几双羊毛
袜子,跟他保持距离。

4:01 AM

我继续跟着他,在黑暗中不停地转弯。他似乎只是漫无目的地行走,当他走路的时候,手
电筒照着他的前方。

4:17 AM

他终于在一堆树叶附近停了下来。他绊了一下,开始把叶子拨开。然后我看到他的脸了
….是那个林务员。树叶堆下是巨大的金属地窖门,一条链子系在把手周围,门直接沉入
地面。他停下来抽烟,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记事本,潦草地写下了一些东西。写完后,
他开始翻看一台掀盖手机。

不会吧…

我传了一则简讯。

4:19 AM

我:迪伦在哪里?

4:20 AM

这‧混‧蛋‧有‧迪‧伦‧的‧手‧机。我发了简讯之后它马上就响了起来。他还他妈的
读了一遍,低声对自己说:「我告诉过你把它交给专业人员。」然后他把电话放回口袋里
。我想杀了他,我的眼睛被愤怒所遮蔽。他开始解开锁链,发出很大的噪音。我不能让他
从我眼前消失,我快没时间了。

4:28 AM

我动手了。

在他打开门之前,我尽可能以最大的幅度挥击,用球棒狠狠地往那混蛋的头打下去。他倒
在地上,动也不动。链子就在他流血的太阳穴旁。

他一点都不知道我来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球棒击中他的声音。那沉闷的撞击和坚硬的木头
击中骨头应声断裂的声音。当他倒下的时候,汗味和血腥味混合在空气中。我打开了地窖
门,我真希望我没这么做。

我先闻到味道───肉类腐败的恶臭───扑鼻而来。当我看到第一根残肢从大量的尸体
中突出来的时候,我不得不把目光移开。我觉得天旋地转,胃部不停地翻腾。

于是我跑了。

我刚才所看到的,让我感到十分后悔。

6:48 AM

我回到迪伦的公寓。当我买好下一班回家的飞机机票时仍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我认为最
好的计划是我降落后再报警。我只想回家。我的心跳如擂。

8:58 AM

红色和蓝色的灯光交织闪烁,一辆警车驶向迪伦的门前。

我不得不努力保持冷静。

我和那个警员谈过了。我觉得自己快吐了。

当我们谈论迪伦的失踪时,警员的无线电响起。我惊恐地听着。

有些露营者在树上发现了一个稻草人,它的脖子上套著一条绳索。他们声称有黑色的液体
从它的麻布外表中渗透出来,并且它还戴着林务员的帽子。

我的思绪飞快地运转。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个林务员正在调查一个带领他到地窖的
线索。在我接到那些奇怪的简讯后,他一定找到了迪伦的电话。但他是怎么得到地窖钥匙
的?我…我的行动如此之快。我用球棒打完他之后就跑了。

噢,SHIT,我做了什么?我留下他自生自灭。最重要的是那个地窖?他妈的那到底是什么
地方?

我的电话响起,我有一个来自未知号码的简讯…

10:10 AM

未知号码:你

未知号码:为

未知号码:何

未知号码:要

未知号码:跑

(本篇完)


查看往期

  1. 2016:  YouTube打不开怎么办?的原因分析杂谈!(0)
  2. 2016:  梦:16.12.25梦见妈妈(0)
  3. 2016:  口嫌体正直最棒?日本女网友吐槽工口漫画(0)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