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狗狗-神转折短篇故事

  • 2017-12-24
  • 300
  • 0
  • 0

初冬,正午太阳和煦的让人放软。

操场上一名女孩正微笑的跟一只腿脚不便带着轮椅的大狗玩着丢球游戏,

大狗虽然感觉可能因生病有些虚弱,但仍是嘴角仍是上扬微笑着。

「她之后会很幸福吧。」

我倚著窗外看着这冬阳充满温暖和气的景样不禁打起瞌睡。

正午,虽艳阳高照,但气温仍微凉。

我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内批改著家长联络簿,这真是百般聊赖的工作。
正当我快速阅览各个家长的留言琐语并顺道写下公式般的回答后,突然发现其中一本女孩
的联络簿中夹带着一张用歪曲字迹写着救救我、老师的纸条。

我叹了口气。

该死的人渣。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跟良知扯不上干系,
而这名女孩的父亲就是属于这种低劣族群。

第一次注意到这名女孩的异样是在某次体育课她不小心跌倒、膝盖擦伤时,
我将她带到保健室去,拉起裤脚准备要帮她擦药时发现细弱竹枝的小腿上有着几个不太明显的圆孔烫伤痕迹与几个几乎将要消退的瘀青。

「伤口会痛吗?」

我假装没有看到那些旧伤,先将膝盖伤口用生理食盐水仔细清洁,再轻柔的涂上创伤药膏。

「不会。」她摇摇头,但表情看起来很痛。

「嗯,做得很好,老师等等请妳喝饮料压压惊。」

「谢谢老师。」

虽然心理一直不是很想惹麻烦,但良知终究是没办法闭上眼无视。

当日放学便偷偷摸摸的跟踪女孩到了她家附近。
走进常见的台北式老公寓,扶著常见的红铁手扶梯,将耳朵趴在常见的旧式大门仔细聆听。

「爸,我回来了。」女孩用细微带着惊恐的声音说道。

「干你娘,不要让我看见你好不好,你这个跟那个离家垃圾长得一模一样的贱货。」

然后,玻璃破碎声四溅。

随重脚声离门口越来越近,我轻缓的前往上一层,从楼梯间隙间看到一手拿着酒瓶、左右
晃倒的瘦弱男子在不停叫嚣声中下楼。

「啧。真是个废物。」

听到楼下大门因用力关合而产生的噪音时,我迅速随后下去查看女孩的状况。

只见她低头不语的默默用手捡拾着地上的玻璃碎片,一边无声地哭泣。

从她不哭闹且默默地收拾烂摊的状况,这种家庭暴力应该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我小声地唤了她,她突然一脸惊恐的望向我,

然后随即低头把眼泪拭干,硬是挤了个超龄的微笑。

「老师。你找爸爸吗?爸爸他刚刚出门了。」

「没有啊,老师找妳。老师帮妳收拾一下,等等跟老师出去一下,好吗?」

「谢谢老师,麻烦妳了。」

仔细查看她父亲已走远之后,便带着女孩走往另一方向,
直到坐在某处咖啡厅中,紧张的情绪在稍作缓和。

「妳爸一直都这样打妳吗?」

「没有,他没有打我。」

「只有摔摔碗盘而已,偶而收拾的时候,会不小心会割到手。」

「真的吗?妳要跟老师说实话,这样老师才有办法帮助妳。」

「老师我说真的,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爸爸虽然偶而喝酒脾气暴躁,
但他以前还是很好的。」

「那妳答应老师,如果有事情一定要先跟老师讲。」

「好,谢谢老师。」

我见孩子极力袒护自己的父亲,只好就先假意无奈离开。

可怜的孩子。

公园女厕,先用发圈绑起长发再从工作包中
拿出纯黑口罩与墨镜与鸭舌帽,脱下工作的黑长裤换上红色长裙。

这是一般正常人跟我不会穿的装扮,

但为了掩盖自己的身分也只好这样做了。

看了看镜子的自己像个过气明星想欲盖弥彰般掩盖自己的样子还是不禁笑了。

女孩的父亲毫无知觉的醉卧在骑楼下。
真的是个废物。

我先将他双手用束绳绑住,见他没有任何动作后,就顺便连双脚都绑住。

真像个任人宰割的畜生。

我劲直坐在他的胸口上,他才突然惊醒看着满脸被各种装饰遮住的我。

口罩下的我微微笑,随即用手肘奋力将他的鼻子打断,接着是眼眶,接着是口腔,

接着是脸颊,打到他满口吐血,眼眶瘀血,鼻子歪去后又无力昏厥后,
留下一张干你娘你在吵试试看的纸条便转身离去。

之后几次,我假装是附近租客跟社区大婶们聊天时顺带问到女孩父亲的情况。

「之前来这里买东西,听到这边冰冰ㄅㄧㄤˋㄅㄧㄤˋ,干细花声虾咪歹志?」

「啊,哩篓无灾样。」

「.......他老婆长期隐忍家暴,去年底受不了自己偷偷跑走,
这个人本来就是个烂人,不仅喝酒有时还会吃药。
不过上个月好像在这附近太畅秋被人打到送急诊。反正这里没有人想遭惹他,
只可怜他的女儿了,不过上次被打之后就好像正常了许多。变得很安静,
也不会在那边摔东西啊,大吼大叫啊。」

我微微笑,暴力有时候也是颇有用的。

翻开她的联络簿,我的拳头握得很紧,然后,叹了口气。

先拨了通电话。

傍晚时分,我一个人来到小区附近,今日异样安静。

依旧走进常见的台北式老公寓,扶著常见的红铁手扶梯,
只是这次拿起开锁工具,不一会功夫便轻松打开这个老旧铁门,轻声打开,无声进入。

只见畜生光着身子趴在女孩身上,一边抽著难闻的K菸,一边摆动着下肢。

我愤怒的将门推开,随手拿起电击枪,他连惊恐反应都来不及做,
便被我电晕在地,顺便又给他鼻子来了个手肘。

我随后打了通电话报警,并且将自己外套给女孩披盖,抱着她。

原本面无表情的她,终于放声哭了出来。

先将女孩送往医院验伤后,我在一旁看着警察将昏厥的畜生逮捕。

看着列满阴道撕裂伤与瘀伤、二条肋骨骨折,背部二级烧烫伤,
小腿陈旧性骨折等等的验伤单,我终于耐不住愤怒,双拳握紧的泪流满面。

是怎么样的人渣才能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警察随后打了我的手机,他说畜生在移往收容所途中袭警,
目前逃逸当中,要我自身小心。

「看来连天都不要收你了。」

来到医院地下室取车途中,我的后脑突然一阵疼痛。

「干你娘机掰,臭婊子,看我等等怎么教训妳。」只见畜生一脸淫笑,手拿着沾有我脑门
鲜血的棒球棍。

我耐不住晕眩,终于昏厥过去。

「醒醒!醒醒!」

我突然感到脸颊被轻拍几下。

小巧坐在我的面前,一脸淡定。

「那畜生有抓起来了吗?」

「绑在特制的木马上呢!刚开始还凶狠的四处咒骂,
我把仙人掌塞进他肛门后,他就乖得跟狗一样了呢!」

「准备办事了吧,大伙都来了吧!」

「就等妳醒来而已!」

「Hi人渣,我是你女儿,不你这人渣根本不配有女儿。
反正就是xx的导师,啊不是还想对我动手动脚,屁眼爽吗?你这废渣。」

我用力的将充满尖刺的仙人掌从他屁股拔出,瞬间鲜血直喷。

他不禁哀嚎起来。

「还有一个月,我们会物理性的把你调教成
一条装有轮椅再也没办法有能力伤害任何人的狗,
阉割、断骨、带毛、整形等等的,我们手术过很多了,
只是手术过程会很痛苦,然后再训练你成为忠于主人的忠狗。
抱歉,不过反正你也不适合当人了,反正你当初乖乖地给警察带走的话,
等你出狱我还是会抓你过来。
反正家暴又不判死,判死也对你这种人渣活得太容易了。」

我带起印有女孩微笑的头套,其他人们各带起印有女孩不同情绪的头套。

然后,先开始手术。

「你觉得要先阉割?还是先截掉两条腿方便装狗爪?」

「我觉得还是先从破坏声带开始,免得到时候痛得鬼吼鬼叫的。」

「手指的部分跟截腿一起进行吧!」

「那你觉得铁制轮椅要从背部那个部分插入?这特制不过敏的支条很贵。」

「还有你要整口型的时候,记得双颊切开一点,最好有微笑的感觉。
这样女孩才不会害怕。」

「知道啦!反正最后也是要再特制黏毛,包准跟真的一条狗没两样。」

「记得假尾巴不要再乱插肛门了,到时候没办法排泄又只能没活多久,
要另外从尾椎那边开一个洞。」

「亏你从好莱屋学习这套特摄道具制作。」

「没想到会用在这个地方。」

「这特殊黏剂永不掉毛的,记得能用多衰弱就多衰弱,大概给他半年存活的时间就好。」

「真不行,半年后还活着,我再来回收就好了。」

「也是。」

「那手术前先开始调教吧,谁要先开始殴打,我后脑杓有点痛。」

「等等我们去检查看有没有脑震荡吧。」

「好喔,那我先开始殴打好了,之后记得要调教到这人渣
看到我们这头套脸就会开始颤抖,无条件服从。」

「知道啦。这也要打个两、三星期左右吧。」

「对….对….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的,
对不起女儿。不要再打我了好不好。」

我的头套上,满是他的鲜血。

「不行喔,爸爸,你做错事情要受逞罚。」
我用变声器化成女孩的声音,然后手上的棒球棍依旧没有停止殴打。

半年。女孩慢慢走出阴霾,虽然有时候还是会莫名其妙哭泣,
但相比之前封闭的状态已经好很多了,过不久也能办理复学手续,
一方面也帮她找好了新的家庭。

「xx过来,老师送你一条狗。这条狗很乖喔,虽然他不能走,
但是有轮椅辅助,你要好好跟牠玩喔。」

我手里牵着一条虚弱大狗,牠的嘴角扬地很高,我看向牠。

「汪…汪….」

「大狗狗看起来生病了,看起来好虚弱喔。我来陪陪牠,
我也才刚复原,相信牠很快就会好了。」

「大狗狗,过来,我带你去散步。」

「汪…汪….」牠跛著两条后腿,努力地用前脚掌撑著滑向前方,
女孩牵着绳,欢笑着。

我也欢笑着。

趁女孩不注意,我偷踢了一下大狗的屁股。

by:growl (GROWL)

  1. 2016:  YouTube打不开怎么办?的原因分析杂谈!(0)
  2. 2016:  梦:16.12.25梦见妈妈(0)
  3. 2016:  口嫌体正直最棒?日本女网友吐槽工口漫画(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