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连贯性的极端篇

  • 2017-12-22
  • 238
  • 0
  • 0

(1)

「父亲是一个极为奇怪的人。」

如果我当初跟着母亲走的话,现在一定也会这么认为吧。

万事万物理应有着常态与变态,然而如果你能够理解的更详细,就会知道

自然而诞生的个体、乃是没有变态的,全部都只是常态而已。

「爸爸有杀过人吗?」

『嗯….这倒是没有发生过。』

「那么爸爸会想杀人吗?」

『想到是不会特别去想….怎么了?祐祐有特别想杀的人吗?』

「也不是说想,只是有些人的生存会妨碍到我,以及这个社会群体,我觉

得为了整体人类的利益着想,应该要抹去这些人。」

『喔?祐祐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没想过让这些人改变或著给他们改变的

机会吗?』

「稍微计算一下就会知道,直接抹去是比较符合资源利用效益的,无法思

考的人、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只为了性欲和食欲生存的人,爸爸也说过

一但超过十六岁,部分大脑将会僵化,若在此前没有习得一些必须的能力,就

将再也无法获得,这一类的人,或许除掉一小部分,对人类是更为有益的。」

父亲放下了餐具:『原来如此,祐祐是这么想的吗?』

「难到我错了吗?」

『也不能说错,只是一般而言,人类不该将抹除同类当作解决问题的手段

就是了。』他想了一想,又继续说道:『这么说来,祐祐的同学都还未满十六

岁呀,祐祐怎么提早动手了?』

呐。

父亲果然还是知道的吧。

「因为他们要获得改变的契机太少,而且已经严重地造成了我的困扰。」

『哼嗯,以你的年纪来说,选择这样的方式或许是不太差的,即使被发现

,代价的支付上也还算可以接受,只是手段还太粗糙,这次可以逃过一劫,真

的是运气非常好,下次请不要再这样做了。』

「不要再杀人吗?」

『不要再用这些如此笨拙的手法。』

(2)

『喜欢拥抱吗?』

在学校门口分别前,父亲突然如是问。

「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哎呀哎呀,但我们还是应该如此做,有很多科学证据说明身体接触的益

处,而且在群体中看上去也比较不异常。』

「若是如此的话,那我是还满喜欢拥抱的。」

『太长时间也不合宜呢。』

看着手表,算好秒数的父亲放开了我。

不用回头也知道他现在正看着我踏着台阶的背影。

虽然很浪费时间,但据父亲所说,这是表达爱的必须行为,如此我应该

会收获一些名为「安心」的情感。

若不如此安心感就会变少吗?

或许下次再找父亲做一些实验吧。

比如一周不要拥抱,不说再见,也不给予孩子凝视,那么同时也要找出

可以量化安心感的方式。

(3)

『呀….这真的是很难处理呢。』

父亲从锅里捞出了一颗水饺。

「属于不会熟的那种吗?」

『真不思议,理论上来说,这种事情发生的机率应该是很低的,可是怎么

我每次煮水饺都一定会发生呢?』

「低概率事件。」

『呀….低概率事件。』

「如此说来,明天是毕业典礼呢,爸爸会到吗?」

『注意,我这里要开一个玩笑囉:什么、明天是毕业典礼吗?我完全忘了

,明天公司有股票合并会议,糟了。开玩笑的,祐祐的毕业典礼,我一定会去

的。』

说完,他在行事历上划掉了每周必须例行开三次无聊玩笑的公事。

「如您这边教育孩子,真的对我有帮助吗?」

『当然当然,祐祐可是完美融入了社会,却又继承着我的意志的好孩子。』

「假定今天有一个状况,您可以代替我去死,请问父亲会牺牲自己拯救我

吗?」

『如此的问题,即便实际发生时状况会毫不相同,我也必然会给予你肯定

的回答,所以答案是会的。』

「假若实际发生了呢?」

『但这就不是假设,实际上依照各种不同的情况,会有许多最佳解法,但

在你的每一个假设情况里,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一个父亲,肯定会为了孩子

牺牲自己。』

「原来如此,对了,爸爸,我最近被同学表白了呢。」

『喔,非常好,对你来说这是很好的。』

「但对于那位表白的同学来说,未免就太过愚蠢了,我们都要毕业了,倘

若我也回复了同等的爱意,那么我们能相处的时间,仅仅剩下毕业典礼最后的

一星期,为何要做这种无用功呢?假若能在一年级时就表白,如此一来,不是

能和喜欢的人相处上更久吗?」

『这样的想法可以说对也不对,一般的人类情感里面,有一种叫做羞愧,

如果表白被拒绝的话,那么那些造成心跳加速的激素、在情感上将无投射对象

,这在理论上,是痛苦的。』

「那为何不在表白失败之后,立刻寻找下一个投射对象就好。」

『呐….其实人们都是这么做的,只是表面上说不出口罢了,与其承受着

精神无法驾驭肉身之苦,多数人选择逃避羞愧的机会。』

「真是既无聊又没有意义。」

『对了,为了体会祐祐的心情,爸爸最近也把工作上效率最低,完全就是

碍着人类社会进步的某人给杀了,这类事情确实颇耗费心神,但爸爸自认做得

比祐祐更加完美许多,待会来让祐祐试试,能不能找出破绽。』

我不禁皱起眉头:

「爸爸为何不让我成为协力者呢?身为孩子的我,无论是在动机的推论或

者刑责上,需要具备的成本都远远小于爸爸啊。」

『不行,关于此事我还没教育过你,在你完全成年之前,我必须是你的标

竿,若是轻易地让你超越,那么将难以在驾驭你的教育。』

「原来如此,那么我可以尝试在此事上超越父亲吗?」

『若是时机合宜的话,你可以尽可能地尝试超越我,并且这样的挑战,对

于成长是有利的。』

「好的。」

『今日沟通时间已经足够了,待会拥抱一下,我们就可以获得各自的私人

时间。』

「好的。」

  1. 2016:  玩家公认“变态难”FC游戏:第一名几乎无人通关(0)
  2. 2016:  是解放還是屠城 為什麼敘利亞東阿勒坡城的報導如此兩極?(0)
  3. 2016:  月经不洁要隔离 尼泊尔女孩因传统习俗身亡(0)
  4. 2016:  聖多美普林西 突然断交(0)
  5. 2016:  让避孕药的副作用成为秘密:一段关于种族与性别的历史(0)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