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 (限)

  • 2017-12-21
  • 410
  • 2
  • 0

(16x限制级)

我是真的没办法了,走投无路。

快过年了,公司却把我辞掉。说我工作没有干劲,整天只知道依照章程做事,不懂变通。
真是他妈的废话,我在这间公司做了七年,每天进到无尘室都是一样的流程。公司严禁员工在无尘室聊天。每天我就像个活死人的活着。

你他妈的这样的生活我过了七年,然后你和我说现在不需要我了要我走,你他奶奶的资本主义。

回到自己租的公寓里,那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我完全没有别的生活技巧,要怎么在这样严峻的社会下活下来。

打开电视随意转着,无意间发现在介绍日本三星的米其林寿司,这个节目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全神贯注的看着。

 

电视里的寿司师傅板著一张老人脸,和我的老板仿佛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他的手有技巧地抓起醋饭,捏成形,沾上芥末放上生鱼片,最后刷上酱油,将一个完美的闪著金色光芒的寿司放在客人面前。

旁白以及其佩服的口吻说道“寿司师傅宛如机器的精准。每个动作都经过多年练习,分毫不差。”

 

这些话深深的撼动了我,每天做着一样的事情,寿司师傅却有如此崇高的评价,而我只是被公司踢出来的没人要的狗。于是我下定决心,我也要去学做寿司闯一闯。

当然,以我这样的年纪再去做学徒是没有人要我的,于是我鼓起三寸不烂之舌,和奋力不屑的精神死缠烂打。

“旬”日式料理的女老板被我烦的受不了,她对我大吼“你要是再来店里我就报警。”

我才不怕她报警咧,报警也好,把我抓去关一关,不然没了工作的我要拿什么钱来吃饭。

每天我就一直跪在旬的的店面前,白天跪,晚上跪,跪到邻居都跑出来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女老板被我烦得受不了,再跪下去她的店就不用做生意了,于是,在一个下著大雨的夜晚,她终于走出“旬”,用她的纤纤粉红色的玉指牵起我的手说“进来吧。再跪下去我也要破产了。”

我进到窗明几净的店里,女老板给了我干净的衣服换。并让我坐上吧台。

“你想吃什么,我捏给你,”女老板说

我看着各式不知名的海鲜,用手胡乱比著。

女老板一个个的做给我吃,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醋饭粒粒分明,香甜可口,海鲜本身的甜味融化在口腔中,温柔的油脂在舌尖散发出来。

“大家都说女生体温高不能当寿司师傅,但他们都错了。就是因为我体温高,捏出来的寿司反而更有温暖的温度。”

“我不知道你学不学得成。给你三个月的时间,通过考核就留你下来,不然就请你走人。”

我点头如捣蒜,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又有了一线生机。

“以后你就叫我凤仪师傅吧。”

从此,我就跟着凤仪师傅进行了刻苦的修练。

每天混醋饭,料理海鲜,生活虽然艰苦倒也还过得去,

凤仪师傅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把料理技巧交给我,寿司店里不能化妆喷香水,怕会扰乱厨师和客人的味觉,但每次我站在凤仪师傅身旁时总会感到灼热的体温和流汗的香气,正如凤仪师傅自己说的,她的体温比一般人还要高。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经历过无数的刀伤烫伤我终于大概了解了大部分寿司的技巧。

每天打烊后,凤仪师傅都会给我捏两个一模一样的寿司,她总要我说出哪个寿司好吃哪个不好吃,但实在是分辨不出来,

就这样,三个月大限的日子快要到了,我心急如焚,要是再分辨不出寿司的味道我就不能待在旬里面了,也就是说我要和凤仪师傅分开了,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结果,也许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爱上了凤仪师傅。

情急之下我想出了一个好方法,我跑到台北市最负盛名的整形医院,当医生看到我的时候皱了皱眉头说“你想要隆鼻呢还是削骨?”

我摇摇头,我不是为这些来的,我郑重其事的一个字一个字说著“我是想要增加舌头上的味蕾才来的。”

“什么?”医师惊讶地推推眼镜,“本院还未做过这样的手术。”

“拜托你了,无论如何请帮我增加舌头上的味蕾。无论多少钱我都会出的。”

“好吧”医师爽快的答应,“就让你当我们医院的第一个活招牌吧,真是便宜到你了。”

于是我和旬请了一个礼拜的假,理由是要追求更高深的料理之道。

凤仪师傅和我说,要是回来后再尝不出寿司味道的差别就不能继续待在旬了,要我好好把握机会,

我会的,再次回来后我一定能吃出凤仪师傅捏的寿司的味道

医师为我进行了精密的手术,植毛囊有人试过,植味蕾我还是第一人,医师要我不要紧张,放轻松,要相信他的技术,

就这样,进行了7,8个小时的手术,当我从病房中渐渐醒过来的时候,医师和我说一般人的味蕾大约有10000个,但我现在已经有30000个以上,也就是说“你的舌头灵敏度已经提升了三倍。”

有了医生的这席话加深我的自信,纵然现在舌头麻麻的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但我一定能通过旬的料理试验。

终于,最重要的测验日子来临了,在打烊的旬里只剩我和凤仪师傅两人。

我们的头顶上一有盏黄橙橙的灯,在我们的脸上映出深浅不一的影子。

凤仪师傅穿上她那一身洁白的厨师服,戴上厨师帽,郑重其事地的和我说“其实寿司师傅最重要的不是技术,技术只要长年累月的修行,再笨的人也可以学起来,而味觉这件事就是讲究天分的,不论再怎么努力,要是味觉上不行,那他就当不成寿司师傅,现在,这测验就是要分辨你到底有没有当寿司师傅的天分。”

说完,凤仪师傅用极流利的手法捏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比目鱼寿司,我先吃下第一个,用我三倍数的味蕾去感受,我看到了阳光普照平静无比的海洋,紧实有致的鱼肉肌理,油脂咸度,海风的气息,种种的种种都让吃升华到了艺术的层级。

吃完后我夹起姜片放进口中,消除味道,又喝了一口热茶,心想,这应该是比较好吃的那个了吧,于是不抱期待地吃下第二个,没想到让我惊为天人,在前述所说的味道之外,我又感觉到了凤仪师傅的气息,手指的指纹,呼出的温暖空气,还有汗水和比目鱼融为一体的独特气味。

我站起来,慌张地看着凤仪师傅,而凤仪师傅只是害羞的低下头,没想到原来师傅以经藉由寿司和我多次表白了,第二个寿司在食材本身的美味外又加进了恋爱的味道,我却浑然不觉,真是太迟钝了我。

“能让我看看妳的舌头吗?”我情不自禁地说出这个唐突的要求。

只见凤仪师傅吐出那鲜红又俏丽的舌头,我仔细一看,没想到师傅居然是天身就有众多味蕾的奇才,

受不了了,被恋爱滋味冲昏头的我跨越吧台,含住了凤仪师傅的舌头,我们两个人的味蕾彼此交错摩擦,感受到了多种滋味。唾液彼此交融著。

我把凤仪师傅压在吧台,脱去她的厨师帽,黑色的头发像瀑布ㄧ般宣泄出来,我脱去了凤仪师傅的厨师服,鳕鱼般的身子露了出来,我粗鲁的亲吻凤仪师傅,用我的舌头好好地体会她,

凤仪师傅的乳头有着乳香味,背部则有干草的气息,双腿间则是如同鲍鱼一般有着潮湿的咸咸海味,大腿则是奶油的凝脂。

太好吃了,凤仪师傅本身就是一盘珍馐,我压住凤仪师傅的时候,不小心让吧台里的章鱼滑了出来,新鲜的刚死的章鱼触手吸盘还强而有力,鬈曲在我的臀部,也鬈曲在凤仪师傅的阴部上,

我想用手把然绕在凤仪师傅身上的章鱼扯开,却没想到章鱼触手只是吸得更紧,凤仪师傅痛苦的喊著。

我连忙松手,继续用舌头舔著凤仪师傅的脸颊,安稳她的情绪,不要害怕,一切都会没事
的。

我把头钻到凤仪师傅的双腿间,开始咀嚼那只活跳跳的章鱼的触手,新鲜的乳白色汁液喷到我的脸上,我用手抹了抹再舔了舔,真是美味,我一口一口地把章鱼触手吃掉,期间,用手轻轻的柔捏凤仪师傅的乳房,

凤仪师傅说“配着吃吧,单吃章鱼味道不够香醇。”

于是,我每咬一口章鱼就舔一下凤仪师傅的乳头,就这样,章鱼终于被我吃掉了,凤仪师傅也松了一口气。

但是当我看到凤仪师傅双腿间潮湿的鲍鱼时又情不自禁的舔了上去,透过海鲜新鲜的汁液我感受到了凤仪师傅辛苦的过去,她生过一个小孩,是男生,难怪她的乳房富含乳香味又带有弹性,凤仪师傅多年来生活的辛劳我都透过味觉去感受,春夏秋冬,人情冷暖,独自撑起一间店那辛苦自然不可言喻,千回百转,尤其是像凤仪师傅这样的女人,想必其中点滴更是心酸,舔著舔著,我也流下泪来,回想以前的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我在凤仪师傅的双腿间口齿不清的含糊说著“别担心,以后还有我,我已经有能力品尝味道的不同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门当户对,厚道配兔唇,让我加入妳的生活吧,”

凤仪师傅的眼角流出了咸咸的眼泪,

我继续用灵活的舌头舔著安慰著凤仪师傅,终于在一阵痉挛过后,潮水涌出,

凤仪师傅用哀号的呻吟感叹著“你终于出师了。”然后我们紧紧抱在一起。

  1. 2016:  武统台湾省,势不可挡(2)

评论

    • Waylee回复
      MIUI Browser 9 MIUI Browser 9 Android 7.1.1 Android 7.1.1

      结尾神转折!少儿不宜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