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的地方

  • 2017-12-21
  • 219
  • 0
  • 0

今天是12月24日,平安夜,这个日子配上这个节日对我来说还挺洽当呢。

天气很冷,老旧大楼没有闲钱可以开暖气,我只能一边搓著掌心一边在漆黑的走廊间漫步。

老商场的格局已经不符合现代人的要求,即使明年就被拆掉或改建也不奇怪,尽管现在作为文创商点经营著,但店长老是唉声叹气的模样显示这里的状况并不乐观。

以我的角度而言,我希望这里永远都不要改变,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在深夜巡视的我,终于走完一层又一层,只剩下顶楼还没检查。

夜晚的顶楼是不太妙的地方,因为这里并没有几架监视器,保全人员只有一个,建设在外面的逃生用楼梯又难以监控。

因此,一两只迷途小猫趁隙跑进来并不是少见的事情。

虽说真正在顶楼那蹦一声打出肉体烟火的人算是少数,大多只是想找个地方静静心的
玻璃渣,稍微唸一唸就会自动离去,但无论遇上哪种人都实在麻烦。

我叹口气,转了转老旧的金属门把。

喀嚓。

阴凉的冷风吹拂著,我的脸、我的身体,好冷、好冷。

我的心凉了。

应该空荡荡的顶楼,此时却站着一位少女。我知道为何深夜会有人在这种地方,也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限。

我想起去年的平安夜,也有一名少女出现在顶楼。

最终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至少少女没有像她嚷嚷的那样造出灿烂的人体烟火。

为了让今年的平安夜也能和去年一样,我张开颤抖的双唇。

「妳在那里干什么?已经很晚了喔,虽然我不太喜欢洋人的节日,但年轻人大多很喜欢圣诞节吧,赶快回去跟妳男友亲热亲热啦!」

「……」

「哎,难道妳没有男朋友吗?真没办法,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暖暖妳吧,怎么样?这提议还不错吧?虽然其他地方没什么信心,但只有这张脸我还蛮有自信呢!」

「我要跳楼。」

「喔──劝妳别那么做比较好,这里的生意已经很惨了,要是妳那么做,这间小百货
的老板会很难生活,妳不希望造成别人的困扰吧?」

「反正我都要死了,那些事情和我无关。」

「原来如此,那妳可以在那之前和我打一炮吗?」

「……变态!去死啦!」

「喂喂喂,我说妳……难道已经做过了吗?明明看起来只是高中生而已耶,身上还穿
著像是学校外套那样的东西,现在的学生都那么猛啊,还是说那是妳的工作服?抱歉抱歉,我实在太失礼了。」

「没做过啦!你又让我乱讲什么话啊?难道就不怕我马上死给你看吗?你向我搭话就是想叫我回头而已吧?」

「妳明明就还很有活力啊,脸红红的那么可爱,一点都不像是想死的人呢。真正想死
的人啊……反正我看多了,不过既然妳那么说,要不要我帮忙放个优惠给妳啊?」

「哈啊?」

「别露出那种『这个死变态一定是想趁我转身的时候冲过来』的表情好不好?虽然就
我的立场,我必须讲出好像很动听的话阻止迷途的少女,或者偷打110叫警察来,那样说
不定我会被登上报纸,成为乡民『人帅真好』、『这些机会不属于我』的饭后话题。」

「但是妳放心,现在的我并不打算那么做。妳看,这是我的手机,是最新的Iphone,
这可是辛苦工作换来的宝物呢。我不会报警,为了证明我说的不假,现在它是妳的了,接好囉!」

「我不要变态的手机啦!里面一定存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吧?」

「哈哈哈哈!妳说的没错!里面有我精精夜夜的宝贵参考资料,别露出那种表情嘛。
除此之外还有FGO的课金帐号,梅林都抽到宝五了……喔,看起来妳也有在玩嘛,可以打
开确认没关系喔?」

「才不要,你说那么多话就是想拐我吧?趁我不注意的时候……」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摸到妳的捏捏。」

「呀啊呀呀!我受不了了!」

「但是妳也不敢轻举妄动呢!妳也知道要在我面前跨过那些高高的网子跳楼很困难吧
!」

「你到底想干嘛啦!」

「想和妳亲亲啊!」

「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哎,别那么难过嘛。都说到这份上了妳也没倒下呢,其实妳的意志很坚强啊,另外
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啦。」

「我所谓优惠呢,不只是把手机给妳而已。还有关于这栋大楼的情报啊,其实老板家
里有着吃喝一辈子都不用烦恼的资产,所以就算这栋楼的价值降低了,对他来说也不是那
么严重的灾难啦,顶多就是『啊,不小心被蚊子叮了。』这样的痛苦而已。所以妳放心,
这里做为自杀的地点其实还不坏。」

「为什么要讲那种事啊?」

「我在帮妳啊?为了不让妳怀疑我,为了能快点完事,我希望能减少妳顾虑的烦恼。
妳知道吗?我在值班室桌上放著一块小蛋糕,要是不快点回去,让蚂蚁在那里开宴会的话
就麻烦了。」

「你不阻止我吗?」

「我刚刚阻止过了啊,妳又不听劝,还是说妳希望我帮忙纪录遗言?或者妳希望我开
个直播,上传匿名脸书兴奋的叫大家快来看啊,然后再被骂到臭头来满足妳想找人承担罪
恶感的私心吗?」

「我又没有那么说,话都你在讲耶!」

「我又没有把妳的嘴巴缝起来,想讲话就讲啊!如果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也能接受用
肉体交流啦。」

「你闭嘴啦!」

「不可能,除非妳愿意用妳的嘴巴来帮我闭嘴,那我可以考虑一下。」

「啊啊啊──不然,至少你不要来妨碍我,你刚刚也说了想赶快完事吧?我现在就去
跳,你别吵喔。」

「说起来,妳知道吗?我那已经去世的奶奶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着
属于他的最适合的地方。」

「……」

「干嘛看我?妳跳妳的,我说我的,不行吗?」

「怎么可能行啊!这怎么说也不是能在开玩笑的气氛下做的事情吧?听到你的声音我
就整个不想动了。」

「原来我还有这种神奇的功效?或许警察局可以找我去代言呢,呵呵。」

「唉,你还有什么话都说一说,我等你安静了才跳。」

「这样好吗?要是我一整晚都唠叨不停,妳不就只能回家去了?」

「要是你就这样整晚不停的废话,明天早上你的办公桌肯定会很精彩吧。」

「啊!啊……说的也是,要是发生那种事我会很困扰。柏油路上的尸体能让我放假一
两天,但桌上的蚂蚁却会让我的薪水减少一两天,要是发生那种事我可能会哭喔。」

「……」

「刚刚说到哪了?喔,就是那个适合的地方啊。其实就跟天生我材必有用一样的废话
,只是为了彰显自己好像有点学识素养的静思语,长大之后就不会被骗了,正常都是那样
吧。」

「但是,我却觉得这番话还不错,有着几分道理。妳想想,要是不这么想的话,人还
活得下去吗?要是每天起来都觉得周遭只是想陷害自己的浑蛋,怎么可能撑得住啊,所以
要这样催眠自己嘛。」

「在这个世界上,肯定会有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在那里,找到自己的生命价值。」

「喔,好感人的一番教诲喔。老师,差不多该下课了吧?」

「对呢,班长,妳说的没错。那么,课后讨论的问题来了,要是一直都找不到适合自
己的地方,那该怎么办呢?」

「我怎么知道?去问你奶奶啊。」

「班长,原来妳是脑筋不太好的孩子……难道营养都长到那对大胸脯上了吗……没关
系,让老师揉一揉就会变聪明了,这是很有效的民俗疗法,据说在演艺圈之间很受欢迎喔
。」

「你还真能面不改色地说出那种会得罪一堆人的话耶。」

「总而言之,我想了想啊,那适合的地方或许并不单指活着的时候吧。」

「哈啊?」

「妳也听过梵谷这个人吧?在美术课本上都有介绍过的一位可怜人,活着的时候只是
过著悲哀的生活,死了之后却永世留名。或许我们能把这个例子当作梵谷终于去了适合他
的地方,因此才能发挥价值。」

「我听不懂啦。」

「嗯,我想说的话大概就是这样吧。好了,我之后不会再说话,妳可以开始忙妳的事
了。」

「喂、喂,不觉得这样很不负责任吗?」

「我是只小──小──鸟──」

「……」

少女满腹疑问,但她还是转过身。

在平安夜的垂月下,顶楼的冷风在此时才终于侵蚀少女的身体。

「呜、呜,原来这里这么冷的吗?」

少女来到边缘的网子前。

看着脚边,像鲤鱼一样的车子正在下方悠游。

如果就这样跳下去的话,会不会撞到谁,或是被谁辗过呢?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想法。

但少女,犹豫了。

仅仅是这么一小段空白的时间。

「果然啊,这里并不是适合妳的地方。」

原本该在少女后方的青年,越过少女双肩,奔向盈满的霜月。

青年,在半空中微笑。

然后坠落……

「真正想死的人不会犹豫,那时候你是想对我这么说吗?」

我在大楼的楼顶,和去年一样。

「不对吧,我只是想去适合我的地方罢了。」

「那么,那里也适合我吗?你现在所在的地方。」

「抱歉,这里已经有人先来了,妳还是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说的也是。」

我转过身,打开有点老旧的大门。

今年的平安夜,和去年一样。

我离开顶楼。

少女离开了顶楼。

只有青年,独自留下。

「这里果然是适合我的地方啊。」

文外话—-脑补不了的看这里:

抱歉,这是有点实验性质的文章,脑补空间很大
以下算是解答篇,还想思考的人可以稍后再看?

由始至终「我」都是指少女
中间对话开始是去年的事情
分隔线后才是今年的对话
去年巡逻的青年在顶楼遇见想跳楼的少女
虽然青年试着让少女知道自己的身分,但全都因为少女不想鸟他而宣告失败
包括手机也只是丢到地上,少女并没有碰触
最后靠着青年身体力行,少女终于知道他的真实身分

这里其实要怎么脑补都行啦… 1.也想自杀的青年 2.早已是地缚灵的青年

少女知道青年是个死人以后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而且她还喜欢上这个大楼,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回来看看,希望能再和青年聊聊天
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虽然由作者解释好像不太好
不过因为是实验性质的文章,所以也不用太认真啦,抱歉把简单的故事写成这样…

  1. 2016:  武统台湾省,势不可挡(2)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