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嘴女与暖爷爷

  • 2017-12-20
  • 445
  • 0
  • 0

之前在Twitter看到的漫画,有关裂嘴女的小故事,我把他写成文

—————————————

裂嘴女的传说,不知各位是否听说过。

1970年代,以谣言的形式出现在日本,一时蔚为风潮,在部分地区掀起一阵混乱,甚至有学校因学童太过恐惧而停课,许多学生、家长都声称「看到了」。

就在流言一发不可收拾时,混乱突然平息了下来,除了偶尔有戴着口罩恶作剧的神经病之外,不再有人声称看过裂嘴女。

裂嘴女事实上是存在的。

1970年代的整容技术并不发达,但做一点细部的微整形还是做得到的,他本身算是个美女
,在学时就是近乎班花的存在,如果不是没有正式的选美比赛,他有信心可以把整个班级的女生踩在脚下。

然而没有女生会对自己的外表感到满意,她总是觉得自己的唇形不够完美,在整形技术还没成形的时代,她还是冒着风险做了一个小手术。

后面的故事,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

在被划开脸颊之后,她就消失了,再次出现时,脸上已经挂上一个口罩。

「我美吗?」

掀开口罩,让他们看怵目惊心的伤口。

回答「不美」,会被杀掉。

回答「美」,她会让你变得跟她一样美。

流言传得最凶的,也正是这个时候,那些声称看到的,许是在说谎,唯恐天下不乱,许是真看到了行凶的过程,反正无论如何,现实是不少人的的确确地,消失了。

她在以前高中附近的公园随机搭讪路人,并杀害他们,男的女的都有,渐渐地,已经有人有意无意之间避开这个公园,似乎开始有了警觉。

这地方不安全——

这天下午,阳光依旧暖呼呼的,撒在秋日的枫叶上,格外清爽,即使十月初的风已经有些冷冽。

她依旧在一旁的树林中等著,等著今天的猎物,等着他们的回答,看是要直接在脖子上抹
上一刀、取下整颗头颅,还是要在他们虚伪的答案之下,剪开脸颊。

果然,漫长的等待不是没有收获的,一只迷失在丛林中的兔子跑了出来。

他戴着绅士帽,手持一柄拐杖,正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缓缓地,就像是在享受这微凉的初秋。

终于来了——

她已经等不及想一刀剪开他的肌肤,让他尝尝脸颊被撕开,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

她完全止不住口水,混著血液从脸颊的裂缝渗了出来,但她没去擦,也不想去擦,很快的
,这会变成人类的常态,每个人都必须亲身体验自己的痛苦,每个人都必须跟她一样!

「我美吗?」

她迫不及待地问,一把扯下嘴上的口罩。

男子回过头,透过鼻梁上挂著的墨镜,稍微能够看到他清澈的双眸,眼神像是未经尘世的孩子一般,可他却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斑白且稍许稀疏的头发及像风干橘皮一般的皮肤,透露出他的年纪。

她已经等不及想看看这个老头惊恐的表情和那该死的答案。

她明明知道得很清楚,别人究竟是怎么看她的,答案究竟是如何,但她就是想听,从他们
完整无缺的嘴中说出。

是「美」呢?还是「不美」呢?

是要砍头呢?还是剖脸呢?

令她意外的是,男子并没有露出惊恐的神情,只是淡淡地看着她,微笑有如春天的晨光。

「不好意思。」

「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

「但我觉得,妳的声音。」

「十分美丽。」

那把长柄剪刀从她手上脱落,直直插进土里,口罩缓缓飘落到地面,天空下了一场倾盆大
雨,只有她看得到的大雨模糊了她的视线、浸湿了衣裳。

她总是想着要让别人体会她的痛苦,却没想到有人的痛苦是她绝对无法承受的。

而且他竟然像没事一样,在公园漫步著,挂著沁人心脾的笑容,给了她这辈子从没想过能够再得到的,真真实实的「称赞」。

「啊——」

男子感受到面前的女士正嚎啕大哭,那哭声从耳朵窜入,狠狠扎入他的脑神经,他能够确信这位女士,的确是遇到了她人生中惊天动地的大事。

「女士,你还好吗?」

男子递了自己的手帕给她。

她没有回答,也没有接过手帕,仍不停地哭着,只是哭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不知何时,已经听不见她的哭声。

男子不禁有点担心。

「美丽的女士,妳好点了吗?」

没有任何回答。

男子向前走了几步,拐杖往前扫了扫,什么也没碰著。

她消失了。

男子在原地等了一阵子,最终还是离开了。

可惜,他没能尽到一点微薄之力,帮助这位女士。

他哪里知道,他那温柔的话,对心灵受伤的人来说,就是最强大的力量。

———————————————

  1. 2016:  2 整人关机(0)
  2. 2016:  我们误解的黑客(0)
  3. 2016:  1 hello world(1)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