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

  • 2017-12-19
  • 301
  • 0
  • 0

我记得是辽阔的青绿草原。

晚上,风很冷很刺,吹得群星颤抖。

妳一身朴素,赤裸着脚,简单的白色连身裙,没有外套,没有大衣,仿佛不会冷似的。

乌黑的发色,像乌鸦的羽毛般不祥,直落腰际,衬着妳略显苍白却精致的脸庞。

但妳却没有眼睛。
眼眶是空洞的,如寄居蟹卸下的壳。

妳似乎察觉我发现了,微微抽动了毫无血色的嘴角。我还以一个淡淡的笑容,放下重担的
那种,拍了拍妳的肩,我知道我被招引过来的理由。

毫不犹豫,我伸手刺进眼窝,温柔地取下一颗完整的眼球,再缓缓放入妳脸上的空洞。

对视十秒,我的瞳孔在妳的眼睛里映照出我的身影,妳轻柔的牵起我的手,比母亲对待新
生婴儿要更小心翼翼的搂着,就这样,静静的两个人待着,像是入定的石尊。

三小时像三分钟般快速的逝去。

算算时间应该是寅时了,我挽着妳的手站起,再一次专注地凝视妳的脸,妳摇摇头,我懂,时候到了。

妳在哭,我也在哭,自古以来相传眼球本是一对,并共分情绪,不因是否侍同主而改变。
那现在,这些泪水,是我的悲伤还是妳的不舍呢?

妳冰冷的双手,抚上我仅存那颗眼球,对视,我点点头,努力储存妳最后的身影。

有点疼,有点漆黑。

意识随着眼珠的离去渐渐变薄,倒下,地点却不是草原那般平坦。有点不规则,伸手摸了
过去,有些像手的形状有些像脚,而且还不止两只。

我挣扎着想爬回记忆中妳所在的位子,拚命攫了过去却只抱到空虚。

罢了,躺回尸体堆。

在断线的前一刻,只断断续续的听到:今天又可以看到星星了呢…嘻嘻。

  1. 2016:  11.20蛮心虑的梦(0)
  2. 2016:  比喻的来说,编程是什么?(2)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