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 我爱上了我最要好的朋友

  • 2017-12-18
  • 335
  • 1
  • 0

————————————–
正文开始
————————————–

我在 15 岁时爱上了我最要好的朋友,约瑟芬 (Josephine) ,我叫她小约 (Jo) ,她住
在我对面的那条街上。我想她是在我们 10 岁左右时搬到那的,我们俩一拍即合。你试着
想像一个男人婆(Tomboy) ,小约大概就是长那个样子。其实当你从远处看到她短短的马
尾,以为她是一个男生时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概没几个人会觉得她长得很漂亮。但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开始对她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
觉。我们常常在户外的小河抓蝾螈跟小龙虾。她很喜欢运动,有着一个爱探索的个性,所
有的事她都敢尝试。我很欣赏她的探险精神,她跟我在那方面截然不同。

当然,她也有不少问题。

她的妈妈离开了她跟她爸爸,他们父女俩于是搬到这个位于宾州山区的小镇,一个鸟不生
蛋的地方。随着我们友谊的增进,我开始注意到她常常独自一个人,在她家后方的树林里
游荡着数小时。她的爸爸必须接两份工作才能勉强维持他们的生计。她相当保护她家后面
的那块树林,除非获得她的允许,否则我连靠近那周遭都不行。

每个住在这镇上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但小约跟她爸爸的家境是最糟的。我爸妈甚至
还捐给她一些我穿不下的衣服。虽然那段时间很艰苦,我后来才发现其实她一直都不孤单。

在我 15 岁的那年,一个温暖的六月天。我们在附近的河岸边看着浊浊的河水在阳光下闪
耀着。我们用着一条绳子,荡著跳进河里再游回岸边,持续了快一小时。我们把湿掉的衣
服挂在树枝上,穿着内衣裤躺在石头上,在我们骑脚踏车回家前等着它们干。

我偷看了她一眼,试着看着她躺在我身边的样子。水珠溅著在她黝黑的皮肤上,乌黑的头
发在她头上纠缠着。她发现我在看她,抬起头说:

“干嘛?”她坐起身

“没事。”我捡起一块石头丢入水中打水漂。“等下要做什么?”

她抱着她的膝盖。“我下午有事。你呢?”

“妳有其他事?”我看着她,她对我皱着眉头。“妳要干嘛?”

“我有约会。”我的心碎了。她没有看我,我想她知道我那时候对她有感觉,只是彼此都
没说出口。“戴夫 (Dave) 昨天约我跟他出去。”

我点点头,那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我感觉像被重重的揍了一拳。“不错啊。如果他欺负妳
要跟我说。”

“如果他试图不轨的话,我自己就可以应付了。但有人给我撑腰还是不错。”她从树枝上
拿下她的衣服,套上身。
“那你要干嘛?”

“应该就回家玩超级任天堂吧(SNES),在这种地方一个人也没什么事做。”

“抱歉囉。”她边说着边把她湿湿的头发绑了个马尾。

“为什么抱歉?我自己也可以玩得很开心好吗?”

“大部份的男生都可以吧?”

“噢真的吗小约?”

“只是说说。好啦,改天见。”她说著,摸了我的头一下,就走上河岸,从小树丛中消失
了。

我坐在那很久。听着对岸的鸟鸣跟鱼在水中游的声音。想着自己是多么的笨。终于,我结
束在内心中责备自己,准备起身离开。

那一刻,我感到寒毛耸立,背脊一片凉。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那条河的方向。

当你被注视著的时候感觉总是不舒服,更何况是被这些树的影子团团围绕着,那种感觉更
糟。鸟也停止了鸣叫,一切感觉停止了。等待着,我仔细的用眼睛扫视那感觉的源头。

没有东西。我什么都没看到。但那感觉一直跟着我走,直到我走到了马路上,坐上了我的
脚踏车。

骑回家后我待在家玩电玩游戏。

小约消失了好几天,打给她都直接转到答录机。我决定到她家敲门,也没得到回应。他们
的备用钥匙藏在我家,但我觉得就那样进去不太对。我很担心她。

当我准备走回对面时,看到五个男生正在走进中,彼此互相踢著一颗足球。其中一个人向
我招手,是乔伊 (Joey) 。我其实跟镇上大部份的男生都相处不好,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
跟小约这么快变成好友。但乔伊跟我交情还不错。

他把球踢给其他的男生,往我这跑来。他的钉鞋在柏油路上的声音很大声。

“嘿老兄!”他有点喘地说著。他吞了一口口水,擦拭著前额的汗。“你错过了一场下午
很精彩的比赛。”

“现在不是 90 度(华氏,约 32C) 吗?有几个人晕倒啊?”

“只有三..欸不对四个。我们这次带了很多水。你应该加入的,你可以当守门员。”

“我以前有当过了乔伊,我不会想再当了。”

他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这次情况会不一样了。而且,我们现在也需要新球员,戴
夫没现身。”

“他没现身?”

“没有。我们跑去他家,结果那地方现在被拍卖了。”乔伊搔著头 “他完全没提过他要
搬家这回事。”

“你上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乔伊歪著头想了一下。“两三天前吧。他那时候还在吹嘘他要出去约会。”他笑着说:“
也许那约会太糟了吧。”

我点点头,乔伊回到路上。我决定亲眼去戴夫家瞧瞧。

果真如此,拍卖的告示牌在门前,看起来也清空了,但所有窗户都被遮盖著,即使我站在
前门也看不太得到里头的情形。

似乎有怪事发生了,我更加的担心小约。她也搬家了吗?什么都没跟我说?他们的约会发
生了什么事?也许他们在证人保护计画中吧,那也挺酷的,只是我再也看不到她了。我回
到家,试着去接受我失去了我最要好的朋友。

那天晚上,有人丢东西打在我的房间窗户。我当时睡不着,脑海充满著问题。那声音吓了
我一跳。我走到窗户前,望着外头,窗下一片漆黑。

有东西在下面动了一下,又有一颗小石头打在窗户上。我从窗户探出头,“是谁啊?”

“是我啦。”小约走近了些,让前院的灯照着她纤细的身形。“你可以出来一下吗?”

“妳这阵子都跑到哪了?”

“反正你先出来吧。我再尽量跟你说。”她又往后退,回到那片漆黑中。我找著一件干净
的衣服跟裤子。几分钟后我静悄悄的溜出去,不去吵醒我的爸妈。走出门,迷濛的夏夜,
有点冷,我颤抖了一下。

“小约?”我在走廊上找着她的身影。她站在一棵树后,示意我过去。“妳最好跟我解释
这是怎么一回事,妳是目睹到凶杀案吗?”

“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她边说边拉着我的手走到路上。接着她紧紧的抱住我“天
啊,我好想你。”

“我也想妳。可以跟我说为什么妳失踪了吗?”

她放开我,后退了几步,看起来有些羞怯。“我不能..我的意思是,不能跟你说整件事。
有一件有点大的事发生著,但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保护我?小约,妳到底在说什么?”

她低头看着地上,“天啊..没想到这会这么难..你信任我,对吧?全心全意的信任我?”

“小约..”

“好吧,在你完全被惹恼前,听我说,戴夫不会回来了..”

“我知道,我看到那个拍卖的板子了。”我看向那间房子“你们的约会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试图做什么然后妳把他杀了?”

她笑了。“没有,他是个绅士,但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开始来回快步走着,手放在
她牛仔裤后方的口袋里。“我希望我没有解读错..我还在试着搞清楚..但我们之间有什么
对吧?我们之间..我意思是超越朋友的关系吧?不是只有我这样觉得,对吧?..”

我哑口无言。大部份是因为我想我听错了,所以突然结巴了几秒。她在我开口前轻轻敲打
着我的下巴。

“对还是不对,我要知道你的答案。”

我吞了一口口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着头:“对,我喜欢妳。”

她微笑着,脸上散满着我前所未见的愉悦。她走向我,双手放在我的脸上,亲了我一下。

“你不知道我想那样做多久了。”

“噢我想我知道..没错。”我说著,张开眼睛,她对着我微笑。我们在月光下静静的站着
。我有好多问题想问,但我问了最重要的一个 “但如果妳对我也有感觉,为什么那时候
还跟戴夫出去?”

她闭紧嘴唇“如果我们..如果这是我们想要的,我必须先跟我妈说好。”

“跟妳的妈妈说好?那跟戴夫有什么关系?我以为妳妈妈离开了妳跟妳爸爸。”

她叹了一口气“男女朋友间要实话实说,脱口秀都这样说的..”她自言自语的说著。“我
不能全说。还不行,但相信我你在这一切发生时会是安全的,我为了我们才这么做。”

“妳要做什么?”我看着她离去,她看了她家后的那些树。“小约?”

“这已经拖太久了。我要你知道我没事的。再过几天我会回来,到时候我再跟你说事情的
始末。”她回头亲了我的脸颊一下,接着跑回她家。

几天后我开始注意到异常的现象。很多房子开始被拍卖了,在这附近的男生也接二连三诡
异的消失。女生都还在这,但她们跟我一样感到困惑。为什么他们都搬走了?小约的名字
常被提起,似乎跟那些消失的男生有约会之类的。

我搞不懂的不只是因为她喜欢我,而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男生约她出去。我说过,她看起
来像一个男人婆。很多男生都会在背后笑她的长相。他们以前对她都没兴趣。

至今总共有 6 间空屋了。

当我们开车经过最近搬走的那家时,看到小约的爸爸放上拍卖的告示牌。我才突然想到,
我从来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但看到他在那总觉得不对劲。

我突然对于小约在做的事感到害怕。没人听说过这些家庭要搬走,也没人看过搬家用的卡
车,甚至是这些人搬东西出来。他们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这是什么情况?

在那几天我想了很多事。突然发现跟我同龄的男生都不见了,连乔伊也是,剩下我一个在
这。

在一周后,我再次看到了小约,她敲了我们家后方的娱乐室,我当时正在玩最终幻想 2 (
Final Fantasy) ,雨下了一整天。

我按了暂停,从窗户看到她,全身湿透,看起来很担心又很疲倦。我一开门,她马上抱着
我,把我也弄湿了。

“天啊小约!”被她身上的冷水吓了一跳,她笑着放开我。

“已经结束了,你现在安全了。”

“安全?妳有发现最近这里发生的事吗?每个人都搬走了。乔伊什么都没说就不见踪影。
然后我看到妳爸爸摆出拍卖的牌子,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拍卖房子的?”

“几个月前,他现在有执照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妳知道那些人消失的原因,对吧?”

她点点头,表情凝重的说:“是,我知道。但我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妳究竟做了什么?”

“是我妈。我跟她说我对你有感觉..她不是很开心。”

我让她坐在沙发上。“妳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从来都没有真的离开过。”她摸著外套。“我妈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必须做一些
事来获得她的祝福。我爸对我们的关系没有意见,但她有不同的计划。现在,我完成她要
我做的事了,只剩一个要求。你可以跟着我走吗?你来了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我的爱人。我怎么可能拒绝她呢?我的内心充斥着焦虑跟恐惧
,但我会为了她做任何事。我站起身,她带着我走向她家,雨势已经减弱不少了。

我以为我们会走进门,但她继续走着,穿过了后院,来到了树林,她牵着我的手。

走了几码后,我开始闻到一个味道。树林在淋湿后总会有味道,但不是像这样。闻起来像
有东西腐烂的味道,我四处看着,想着也许会看到沼泽之类的,但什么都没有。随着我们
越来越深入树林里,那个味道也越来越强烈。

我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一棵大树下,树上看起来绑着一堆绳子。有许多不同大小的木桌环
绕着她。在她周围的悬崖似乎有一个洞穴。

她很高,比我高至少 2 英呎。她站立的方式让我想到鸟。长长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她浓
密的褐色头发盖住了她的眼睛,但我知道她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那是..你妈吗?”小约抓紧我的手。

“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别跑。”

“为什么我会想跑?”

“我知道你会的,但抓紧我的手。”她牵着我,走到那些桌子旁。

这里的味道真糟。但我很快就发现原因了,这些桌子上覆蓋著新鲜的跟干掉的血,看起来
像是有人在上面屠杀过上百只的动物。遍地都是骨头,在我脚下被踩碎著。小约把我拉到
她身旁,站在那女人的面前。

“这是我的妈妈。”她举起手介绍著。“妈,妳知道这是谁。我已经完成妳所有的要求了
。”

那女人往前走了几步,我感觉倒抽了一口气,她的脚是长反的,不是折断的,而是跟她的
身体面对完全相反的方向。她像只鸟的走过来。(图示)

我试着往后退,小约的手紧紧的抓住。“现在是什么情形?”

“没事的。我之前没跟你说过,但我妈一直都在这。她不能跟我们住在一起,因为..人们
叫她 Ciguapa
(解释 )维基百科

小约跑到我面前,挡着她妈妈,双手握着我的手。“我想你应该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基
本上她是一种神话,在多明尼加是一个传奇。我爸爸很多年前到那边玩时认识了她,她第
一次坠入爱河。因为那样,她没有杀掉他,他们相恋着一起搬来这。”

“杀掉他?”

“我知道,这一切听起来很疯狂。她不是坏人,不像狮子那般坏。那是她的天性,她没办
法靠我们吃的食物维生。”

我跌坐在地,心跳得好快。感到一阵作恶的吐在叶子跟骨头上。小约弯下身,用拇指帮我
擦干净嘴角。“我想你知道她吃的是什么了吧。”

“人肉。”

她苦笑着说:“主要是男人,有时候吃男孩。”

“我不懂..妳..跟她一样吗?”

“如果我是的话你会恨我吗?”她摇著头说。“我只有遗传一部份。你看得到我跟她的真
面目,但大多数的男人,他们只会看到他们想看的样子,那是她诱惑食物的方法,我想有
点像捕蝇草吧。”

“人跟苍蝇不一样!”

她轻抚着我的脸颊。“我不是说他们是一样的。”她谨慎的想着用词“我爱你,她本来下
一个要吃的是你,但我不能让那发生,只好照她的要求做。我带给她足够的食物,她才不
会想吃你。”

“那些男生都是吗?..那些家庭?”

她缓缓地点头“我别无他法,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想要你被..对不起。”

“乔伊也是?戴夫?…”

“没错。”

我捏著自己,希望这只是梦,但显然是真的。我最要好的朋友还是跪在我前方,那怪女人
站在她后方。她像只鸟一样叫了三声,像是一个老妇人学着夜莺叫着。

“不行,妳承诺过的。他也必须理解,我也会回答他任何的问题。”那女人又叫了一声。
“他不会的。”

“妳也..”我吞著口水“我的意思是,妳也吃过他们吗?”

小约摇著头“没有,我说过,我跟她不完全相同。我是半人半 Ciguapa 。我的脚是正常
的,吃正常的食物,但我对每个人来说长相可能都不尽相同。

“为什么..我在这里?”我很想哭,试着抒发恐惧跟这疯狂的一切。

“她想认识你。”那女人叫着,走到她身旁。我抬头,她发黑的双眼盯着我。“她想确认
你爱我跟我一样爱着你。”

“如果我不是呢?”

小约静静地站起身,低头看着我“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她的妈妈伸出手,放在我头上,弯下腰看着我,露出她尖锐的牙齿微笑着。她的脸感觉会
让我作恶梦,接着她站起身。走向其中一个桌子,扯下一块肉开始吃着。

“所以呢?妳满意了吗?”那女人边咀嚼着边叫了一下。“真的吗?那我们可以走了吧?
我想他快承受不住了。”小约没等她回答,直接把我拉起身离开。

我们走出了树林,小约必须搀扶着我,我的腿软了。我想我晕倒了,我在我的房间里醒来
,她躺在我身边睡着。半夜了,我躺在床上听着远方的鸟叫声,或者是她妈妈的声音。

几年过了,大学毕业后,我们结了婚。我后来再也没看过他的妈妈。但我可以发誓她偶尔
还看着我们,跟我们当初在河岸边有一样的感觉。

小约怀孕了,我担心我们的小孩遗传到她妈妈的血统。她最近很喜欢吃肉,但店里买来的
肉不合她的胃口,她说吃起来很恶心,肚子里的婴儿也不开心。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多
希望这一切只是场噩梦。

我跟她爸爸联络上了,他还是一位房地产经纪人。

我会为了小约做所有的事。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的爱人,很快的,将会是我们小孩的
妈妈。

————————————–

恭喜你读完了!有点长的故事,但我觉得蛮不错的,希望你也喜欢 😊

“Ciguapa “这个字我完全找不到中文的解释,只好保留原文,还请各位见谅

  1. 2016:  被蜜蜂蛰第三天,好痒啊(0)
  2. 2016:  12.18的梦(0)

评论

  • 促美优品回复
    Sogou Explorer Sogou Explorer Windows 7 Windows 7

    这样的博客让人禁不住一天来几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