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死者的日记

  • 2017-08-16
  • 293
  • 0
  • 0

文/时光缭乱

昨天夜里,我搬到了这所房子,从一个繁华而遥远的地方。

打扫房间的时候,我在衣柜的隐蔽角落找到一本日记。我不是个喜欢窥探别人秘密的人,只是想着:“如果这东西很重要的话,得去还给人家。”

夹着书签的那页,是日记本主人的最后一篇日记,翻开,只看到几句话:

xxxx年8月10日 星期三 雨
天,阴云凝聚,有雨;我,不知何故,想你!
魏昕绝笔

这本日记写于七年前,最后四个字,让我心里发憷“死人的东西”仿佛有一股寒意从日记本里透出来,流窜过我的手臂、通往我的身体,凉飕飕的。吓得我抖着手,把它放下。

我忙里忙外大半天,心头总惦记着那本不知该怎么处理的日记本。

屋里寂静得吓人,幸好还有屋角那窝燕子时不时叫几声,为我赶走寂静。我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很多时候,人感到害怕,都是因为自己吓自己,一知半解会让人产生不着边际的想象,这东西才让人害怕!”

身体僵硬着,双手拿起日记,我决定看完再决定它的去留。缓缓翻开,像打开一扇未知的门“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呢?”我翻开了第一页:

xxxx年6月9日 星期五 雨
今年是闰年,也就是说,住在南方的我们,会迎来一个漫长的雨季。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幕雨季里的满室兵荒马乱。长白斑的墙脚、生绿毛的白鞋、厨房里长满霉斑的调味品瓶身、菜地里东倒西歪的蔬菜……
我们日复一日把发霉的东西洗净消毒,然后放在火上烤干。潮湿的天气,风吹过阳台上晾着的衣服,带来的不是干燥,而是潮湿。这样的天气,连洗好的头发都吹不干。我们每天用炉火烘干东西,用吹风机吹头发和衣物。住在城里的人们,所面临的情形该比我们好得多。
我们住在村庄里,雨季里是危机四伏的泥泞。没人敢在这种天气让老人出门,就连贪玩的孩子们被大人管束在室内。
源源不断的雨水灌进我们的世界,为我们埋下安全隐患。我听说过很多雨季里逝者的故事,偷跑出去的贪玩孩童失足跌进深水坑里,体弱的人开始犯起与雨水和寒气有关的病症,孤寡老人不慎踩上微不可察的苔藓……
雨一刻不停地下着,连求医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医生甚至不敢在这种天气开摩托车出诊,只能像赤脚医生那样,一步一步走到患者的家里。
有人把阴雨连绵称为“渡劫”,我觉得说得很对。每个雨季里,总有个把人,熬不过这场劫难,死在雨季里,多是老人、小孩和体弱多病的人。
这样的雨,是一场灾难,因为有毁损和死伤。
我,极度讨厌下雨!

从这篇日记开始,接下来的每一天,这个叫做魏昕的女孩子,都在用悲伤的笔墨描绘雨季的困窘。从她的字里行间看来,我想,这是一个心里埋有悲伤种子的女孩。

大雨倾盆,屋角那窝幼燕嗷嗷待哺。两只成燕,似乎是不忍孩子们挨饿,双双撞入雨幕里。我来不及关上门,把它们留在安全的室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飞出去,和其他出去找食的成燕们一起,被雨砸得踉踉跄跄,像是经历一场酷刑“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想去把它们叫回来,哪怕我明知道它们听不懂人类的语言。跑到门口的时候,毛细的雨打到脸上,脑子里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用温暖而轻柔语调说出的话:“不要在大雨天出门……”

这话,听起来是那么温暖而珍贵。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上珍贵这个词,也许是我的脑子给它下的定义。

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翻开魏昕的日记:

xxxx年6月20日 星期二 雨
雨下得那么大!在我的印象里,雨带来的从来都不是滋润大地般的幸福,而是灾难。
雨连绵着下了那么久,家里的食材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今天雨下得小了些,爸妈说要出去给家里弄点儿有营养的东西回来。天快黑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回来。我想,是不是因为雨太大被绊住,去亲戚家过夜了。

xxxx年6月22日 星期四 雨
盖着白布的两具尸体被送到我家里,说是出了车祸。我掀开白布,看到我的世界天塌地陷,黑暗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向我招摇着邪恶的手。

漫长的雨季终于结束了,村子里有两户人家设了灵堂,一户是魏昕家。魏昕在日记里说,他们,是被雨季杀死的亡灵。

xxxx年7月20日 星期四 雨
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看着那个死气沉沉的女孩,她透过精神病疗养院的窗户,看到挣扎在雨里的燕子,追着它们,一直跑到长街上,撕心裂肺地对燕子喊:“你们快回来,雨那么大,会把你们淋死的。”她是不是想起了自己出车祸的父母?
一辆车子开过来了,她完全没发现,可是一路追着她出门的那个男人发现了。他飞奔过去,推开女孩,而他倒在血泊里。惊恐且呆滞地看着这一幕,本已精神脆弱的女孩,彻底崩溃。

“不要在大雨天出门……”在不知道第几次听到这句来历不明的话后,我走进了一家心理咨询室。

女咨询师静静地凝视我,凝视了良久,问我:“冒昧问一下,我能看看你的身份证吗?”

“好。”我开始在身上翻找,翻遍了能放东西的口袋和夹层,也没能把它找出来。我咽了下口水,用不确定的口吻说:“我可能……把它放家里了!”

“好的,等你找到它,欢迎随时跟我联系。”

回家的路上,我想着一个问题“就算没有身份证,我也应该记得自己的名字啊!那……我叫什么?我叫什么?”脚步踌躇着顿住,我陷入重重迷雾。“我……又是从哪里搬来的呢?”我只记得自己是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搬过来的,可那个遥远的地方究竟是哪里?我不记得丝毫,也没人回答我。冷风把路边的树叶吹得沙沙作响,要下雨了!

我在自己的行李里四处翻找,什么也没找到,我决定满屋子找找,也许被我放在哪里了。

在一个背包的夹层里,我找到一张身份证,姓名是魏昕,证件照里的女孩却跟我有一模一样的脸。我迷茫地摸上自己的脸。

外面雷声大作,酝酿多时的雨淅淅沥沥落下,看样子又是一场大雨。脑子里突然又响起那个男人的话:“不要在大雨天出门……”

“为什么不要在大雨天出门?”我想起了魏昕日记里提到的,精神病疗养院窗外的燕子,想起了魏昕日记里,那个在大雨里追逐燕子的女孩。

我撑着伞,一步步走进雨中。那个温柔的男声,一遍又一遍在我耳边响起,像某种警告。日记里,女孩遭遇车祸的场面,居然在我脑子里浮现得真实而清晰。

那男人说过的另一句话在我耳畔响起“雨会让你精神错乱!”

完整的一句话是:“不要在大雨天出门……雨,会让你精神错乱!”然后,那个男人永久闭上了双眼。他的血迹,还没流到身遭半米,就被暴雨冲散……

一切疑惑都有了解释,原来,最后那篇署名的日记,是写下日记的魏昕和那个精神错乱女孩的共同绝笔。父母双双离世之后,她心神俱裂昏倒。醒来的时候,她见到了那个温柔的精神病科医生。那是长久治疗之后,他给她的第二次苏醒。

她想他,所以想去找他,而他那时已经死了,跟她父母一样,死于一场暴雨中的车祸,能找到他的唯一方法是……

那个叫魏昕的女孩,神情麻木地收拾好自己,从家里出去,走到那个男人出车祸的地方,自己撞上了一辆开过来的车。

她没有死,伤好之后,她又被送往精神病院,病因是多重人格分裂。这一场封闭治疗持续了七年,一直到我搬到这个村子的那一天。

我,也是魏昕,是她唯一存留下来的人格!

(完)

简书原文:http://www.jianshu.com/p/ea95201b6f09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