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Nosleep-佛兰与裘克

  • 2017-04-10
  • 400
  • 0
  • 0

原文网址:https://goo.gl/cphiEq
Fran and Jock
===================
其实我在想,moptt热门文章旁边会有一张文章里面的图片

我要让他们困惑为什么marvel会有小猫咪

嗯好,正文开始!
===================
我是两边家族里头最小的那个孩子。虽然没有人说过,但是我很确定我是“不小心”怀上
的宝宝;太多杯红酒,和一对年已四十以为安全性行为只是给青少年的夫妻造成的结果。

Oops.

在我出生时,我两个奶奶都已过过世了,而爷爷们都已年迈且住在不同的州。
一个包含五个家庭的家族旅游,甚至还有一个婴儿,是很困难的。不论是预算问题,还是
要让爷爷出门的问题。所以大家都偶尔会去拜访一次爷爷们,可是周期越来越长,频率
越来越低。

然而,我的父母仍希望我能跟他们建立关系,所以他们会打电话给爷爷们,让他们可以听
到我毫无意义的小宝宝嘀咕声,他们还会写信给我父亲好念给我听,作为回信他们会收到
一堆潦草的蜡笔涂鸦。

在我三岁时,他们的健康状况骤降,一开始是我妈妈那边的爷爷,后来是我爸爸那边的爷
爷。妈妈担心最糟的情况发生,所以买了一对泰迪熊,那种可以录音的,这样在你抱它的
时候就会放出来之前录好的讯息。妈妈希望能纪录他们两个的声音下来。

妈妈那边的爷爷在我四岁时过世了。在他丧礼的几天后,我收到一个白色的泰迪熊,它穿
着一件绿毛衣,有着明亮的蓝色双眼,在它的小扁帽下头闪闪发光。当我捏它时,从它的
肚子那边会传来我爷爷低沉的嗓音。

「我爱你,莎蒂」。

两年之后,我爸爸那边的爷爷过世了,而我收到另外一只暗灰色的泰迪熊,他脸上的缝线
让他略显严肃。两条红色的吊带拖着他棕色的小短裤我抱着他睡着,而爸爸几年后带
着泪水告诉我,在那天夜里,他不断听到爷爷的声音从我的房里传来。

「我爱你,莎蒂」。

我给白色那只起了个名字,佛兰,而灰色那只叫裘克,并把他们放在我床上头的柜子上,
他们坐在那里陪伴了我整个童年。但老实说,我对他们并没有多少感情,他们成了我房间
的背景,就跟台灯和衣柜差不多。

从那时候起,我常常从学校回家后,发现我爸爸或妈妈站在床边,盯着泰迪熊,或者捏他们,即使过了这么久,他们两个仍然不断重复着一样的句子。

除了那些情况,佛兰跟裘克在我的童年里几乎只是积灰尘的物件。

当我去上大学时,我并没有把他们一起带上,一个人出去闯荡。我觉得我父母对于我没有
把泰迪熊们放在心上感到有点失望,然而我对于爷爷们的记忆全都只是朦胧模糊的,我想
我不过是没跟我父母对他们有着一样的情感吧。

当妈妈问我,在我搬到新公寓时想不想要把他们两个一起带上,我拒绝了,跟她说他们留给她会比较好。

「好吧。」她说。「但是,如果你改变了想法,他们都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我相当有自信我不会的。

再下一次我回到我父母家时是准备要替他们看家,因为爸爸要带妈妈去一行很远的旅游。
他已经跟她保证他会带花去三十年了,而他们现在都兴奋极了。然而,妈妈都这样,她也
非常紧张跟担心

“假设我们出了什么事,你知道那些财务文件放在哪对吧?”在开车到机场的路上她大概
问了六次有了。

「知道,就在你床底下的白色箱子里」

「地契呢?」

「在你衣柜底部的防火保险箱里」

「还有那 – 」

“甜心我相信她都知道了。”爸爸说道,向后捏她的膝盖一下。

妈妈发出鼻息,并往后坐。“如果你需要任何东西就打给我吧”

“我会没事的,别担心!你们也才去一个礼拜。”

“一个礼拜也可能发生很多事。”她说。

我从后照镜朝她微笑,她看到后做了个表情,但似乎放心了不少。

在我放他们下车之后,我开回他们家,开始让自己休息。我把自己的行李箱丢到床上,到
厨房做了别晚餐,接着回去追我最喜欢的节目。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一个人悠哉的度过整
个星期了,我计画要活用这段时间。在我吃完之后,我踢了踢脚,伸展一下身体,接着进
入“大懒虫”模式。

在我开始想睡前,我看了足够三集节目。我看了看电视上的时钟,现在也才十一点而已;
我真的开始变成一个早睡的老女人了吗?用想都的觉觉可怕!我滚下沙发,关掉电视跟全
部的灯,房子陷入一片黑暗。

即在这一片寂黑之中,我丝毫感受不到一丝紧张或害怕。我在这栋房子长大的,对我的
了解就好像自己的手背一样,房子里头每一片木板的嘎吱声都令我安心习惯我走到我房
间并把灯打开

距离我上次住在这里八成过了五年有了,但是我的父母几乎没动过房间,除了放了some东西
在衣柜里头他们说他们不会动是因为这样我随时回来都能有地方住。但是我想是因为,
如果改了这个房间任何一样东西都会让我已经永远离开,不在这儿住的这个事实更显得真实。

无论如何,我很高兴它们能保持原状。

随着我开始卸下行李,我的目光转移到床上的柜子那。佛兰跟裘克,仿佛警戒着,坐在我
大半生命下来他们一直都在的座位上。我不禁微笑的走向他们。

我把佛兰拿下来,调了一下他的扁帽,捏他捏的肚子。

“我爱你,莎蒂。”爷爷说。

在把佛兰放回去后,我对裘克做了一样的事,他一如以往​​的带着严肃的表情,即使我弹了
弹他其中一个红色吊带。

“我爱你,莎蒂。”爷爷说。

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了,即使他们对我来说不像父母对他们那一般产生共鸣,
我还很高兴他们的录音还在。

在我洗完澡并换换睡衣之后,我躺上床,眼皮渐沉。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在半夜惊醒。恶梦?我想吧,心跳跳的飞快,但我却记不起任
何细深。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并翻身,几乎都要再次睡着了,直到我发现在黑暗中有个黑
色的物件正在我枕头旁面对着我。

我叫了一声,并坐起身,抓了我的手机,最靠近我的光源,并把光照向我的床。

佛兰正躺在我旁边。

我不禁笑出声,摇了我自己一下好除去他刚刚造成的惊惊并把他捡起来。

“你掉下柜子了吗?”我轻声的问他。我一定是把他放得太边缘了。

我捏了佛兰一下。

「滾出去。」

我瞪大眼睛盯着熊,眨了眨眼。我想我一定是比我自己认为的还要困了。
了证明这只是我在幻想,我又捏了他一把。

「滾出去。」

这还是爷爷的声音,但不是以往般轻柔温暖,却是冷酷,且激近威吓的语气。
出去,他撞在墙壁上。

在我头上,我听到另一个爷爷更严肃的声音。

「滾出去。」

我翻过身来盯着裘克。他还在他的原位,却面向门的方向,不同于原本面向正前方。是我
把他摆成那样的吗?我也不记得。

“滚出去!”佛兰又发出爷爷的声音,而这次更大声。

“滚出去!”裘克附和着。

他们两个的声音来来去去,越来越大声,直到我把手掴在自己眼上,跳下床。我想要大叫
,但是声音却因恐惧塞在喉头。我在我黑暗的房间里奔跑,后头跟着我已经过世的爷爷们
的声音。

“我知道你在下面!”裘克用爷爷的声音大吼。

我傻住了。在下面?在柜子下面?我斜眼从我肩膀那瞄去,看见那只灰色的泰迪熊正轻微
的在上头往床下面看着我需要离开我的房间我需要离开这栋房子!我猛然打开我的门

“我看到你了!”佛兰用爷爷的声音说道。

我快奔出走廊,泪水从我脸上流下。我根本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我发疯了?还是我在做
梦?我只知道我童年的两个玩具现在正在用旭吼的威胁我,而我必须远离它们我转向楼
梯。

“你再走任何一步,我会确保那是你的最后一步!”裘克大声喝道。

“滚出去!”佛兰嘶吼着。

从楼下的某处,传来地板一声咖吱声。

有其他人在房子里头。

它们根本不是在对我吼!我现在百感交集,虽然困惑但是解脱,却同时有了新的恐惧
们正对着楼下的入侵者大吼,就当他逐渐往上走,朝着我来时。

“滚出去!”我的爷爷们一起嘶吼着。

慌乱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有东西摔在客厅上,发出巨响,接着撞在厨房。后门猛地关上
,外面传来车子引擎发动的隆隆声。

我跑进我父母的房间,看向窗外。一台运动休旅车正快速倒车到街上。它撞上了邻居的邮
箱,导正之后扬长而去,进进黑夜之中。

房里再度陷入死寂。

在等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我爬回走廊,窥视我的房间。佛兰跟裘克仍在原位,寂静不语。
我迟疑的走近佛兰,他的扁帽掉在他的后面我把他拿起来,然后用我颤抖的手指,捏了
他的肚子一下

“我爱你,莎蒂。”爷爷温暖的说道。

我把他的扁帽放回他的头上,轻轻的把他摆回柜子上,就在裘克的旁边。我慢慢的步出房
间,眼睛瞪圆的盯着他们。当我在转角要往楼梯走下电到那个时间,我听到爷爷的声音从
后面传来。

「我爱你,莎蒂」。

在我那通胡言乱语的报警电话后警方来了。我填了份表格,但是没提到我会说话的泰迪熊
们,同时允许他们进去搜集他们想要的任何证物我发现我自己呆站在楼梯上,就好像我
希望刚刚发生的事情能再发生一次。然而并没有,同时警方搜索完和离开了,再次的留下
我一个人。

当我打给爸妈跟他们讲关于小偷闯入的事情之后,他们迫切的想要赶回家,但我跟他们说
现在没那个必要了

“真的,”我说,“我觉得我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我们可以直接搭下一个班机回家。”妈妈坚持的说道。

“不,我没问题的。不管那家伙是谁,我很确定他不会回来了。”

虽然花了点时间,但我最后终于说服他们我是很安全的。

而我是真的感到安全的。在从原本的惊吓之中释放之后,我花了点时间去思考究竟发生了
什么事我呢没办法解释,也没办法在听起来不像疯子的情况下跟别人说,但我知道都是
真的,也知道只要佛兰跟裘克还坐在柜子上,我就能安稳的睡觉。

几天之后,警方捉到了那个小偷他是我爸的一个同事,听说我爸要出远门一阵子,就想
说房子里头八成会没人而决定下手。当他试着告诉警方楼上有两个疯子跟那些强烈的威胁
时,警方翻了白眼笑而置之。他听到当天房里只有一个二十二岁的女人时简直是错愕极了

当我在一周后回我自己的公寓时,我带上佛兰跟裘克我现在把他们放在客厅的冰箱上,
这样他们就能看遍整个前门。每当我一个人感到焦虑或孤单时,我都会捏一下他们两个,
看着他们微笑,随着他们说道:

「我爱你,莎蒂」。

这次我回了

「我也爱你们」。

  1. 2018:  斐讯K3路由器 搭建酸酸乳安全通讯网络(1)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