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 2016-11-21
  • 366
  • 0
  • 0

如果你肯花夠多的時間以及心思去遊覽Youtube上的影片的話,你將會發現網站上面怪異而且意義不明的影片不在少數。

 

有些影片甚至讓人從心底感覺到毛骨悚然,並讓人懷疑這些影片的主人究竟是為了什麼才去拍攝這些影片,又為什麼要上傳到網站上?

 

以最近的例子來說,如果你在Youtube上搜尋「benjamin bennett」的頻道,會發現許多相當詭異的影片。

 

雖然就影片內容來說並不可怕,不過正是因為那些影片的相同性以及奇特的氣氛,會讓觀看者沉浸在一種詭譎的環境裡。

 

這位名叫Benjamin的男子,從2014年至今,不斷上傳著自己盤腿坐在地上並對著鏡頭微笑的影片,而且影片長度都維持在四小時左右,代表他每次拍攝這個影片,都是維持相同的動作跟微笑四個小時。

 

到目前為止,他總共上傳了227部這樣的影片,而且正以一個禮拜新增數部的速度不斷增加中。

 

雖然許多觀看者相當佩服他的耐心跟毅力,不過這位Benjamin先生從未出面解釋過自己為何要這麼做的動機,以及他又為何要把影片傳上來?

 

是單純的行為藝術或是另有原因呢?這點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像這樣拍攝動機跟意義不明的影片,在Youtube上面數以萬計,根本統計不完。

 

但必須要承認,通常這種拍攝背景不明的影片,常常都隱藏了恐怖的故事。

 

就連在台灣,也有許多類似的影片。

 

例如我正在觀看的這系列影片,正是如此。

 

這系列的影片是我一位在北部上班的讀者,妃妃拜託我幫忙看的。

 

妃妃說,她有一天在Youtube上面亂晃的時候,發現了這個頻道,原本只是好奇地進去亂點一通,不過那些隨著那些影片逐一的被妃妃點開,妃妃心裡就越覺得害怕,因此找上了我幫忙,並把頻道的連結傳給我。

 

我點開連結後,腦中所跑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頻道中的這些影片百分之百絕對是台灣人所拍攝的。

 

原因很簡單,因為頻道中全部都是行車紀錄器的影片,從預覽畫面中就可以看到許多台灣的街景。

 

現在Youtube上的行車紀錄影片相當氾濫,大部分是紀錄了行車路程上許多有趣的畫面或是事故,也有駕駛人是單純想紀錄自己每天的路線而把行車紀錄影片上傳到自己的頻道,因此一個滿滿全是行車紀錄影片的頻道並不罕見,我不知道妃妃為何要如此害怕。

 

我從線上回了妃妃的訊息:「我點開了,看起來沒什麼啊。」

 

「你先看完幾部以後再說啦。」妃妃回覆道。

 

於是我動手點開了影片,發覺那都是同一段路線的駕駛影片,總共有三十多部。

 

在影片中,駕駛在車上沒有開音樂,也沒有說話,整段影片幾乎都只有車輛的行駛聲,而右下角所顯示的拍攝時間都是在深夜兩至三點左右,出現在影片中的其他車輛跟行人十分稀少,而上傳的時間都是在錄製後的當天早上。

 

而在這三十多部影片的最後,駕駛都會把車停到同一棟公寓前面,坐在車上停留約半小時以後,影片便播放結束了。

 

每部影片的內容都相同,長度都在一個多小時左右,以時間來排序的話,駕駛大概每兩天會上傳一部這樣的影片上來,最新的一部影片則是在昨天上傳的。

 

「我看完了,內容都一樣。」我傳訊息給妃妃。

 

「有什麼感想嗎?」

 

「還好啊,雖然駕駛在車上都沒講話,都靜悄悄的是有點奇怪,不過要到讓人害怕的地步,也還不至於吧。」

 

「你看的時候有把耳機的聲音開到最大嗎?」

 

「嗯?沒有耶。」

 

「你開到最大聲再看一次試試看。」

 

「唉,好吧……」

 

我照著做了,把耳機的音量開到最大聲再看一次。

 

這次有了新的收穫,因為可以稍微聽見駕駛的呼吸聲。

 

從呼吸的節奏跟沉重的吐氣聽來,駕駛應該是位男性,播到最後時,讓我稍微感覺到可怕的徵兆出現了。

 

在影片最後,駕駛在公寓前面停車逗留時,他的呼吸開始變得非常急促,而且也開始自言自語,那是十分低沉的男性低喃聲:「我要抓到妳……我要抓到妳……」

 

這樣的低喃持續了半小時後,影片結束。

 

本來我以為這些影片只是某個人深夜下班回家的行車紀錄影片,看來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

 

我冷靜地回覆妃妃:「我聽到了。」

 

「嗯,很可怕吧?」

 

「是蠻奇怪的,感覺駕駛不是正常人。」

 

「我很害怕,不知道現在應該要怎麼辦才好……」

 

「妳會不會反應過度啦?這畢竟只是影片而已啊。」

 

「……他最後所停留的公寓,就是我現在租住的地方。」

 

妃妃這次回的訊息,真的讓我開始感到緊張了。

 

妃妃跟我一樣是台中人,獨自去北部租屋工作,她的身材外表跟條件都不錯,是那種男孩看到她後,就會忍不住想認識並追求的女孩子。

 

我問:「該不會妳認識這位駕駛吧?」

 

「不知道……我沒聽過他的聲音,而且我跟之前的男友都是和平分手的,應該不是衝著我來的。」妃妃說:「這棟公寓裡面也有住很多像我這樣的單身粉領族,這個男的可能是來找其他人的。」

 

「不管怎樣,拍這些影片的是個瘋子,妳住在那邊要小心一點,他今天晚上可能還會過去。」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很擔心公寓裡會不會出事。」

 

「不然這樣吧,明天我再問我當警察的朋友,看看可不可以靠這些影片查到這個男人是誰,先對他進行調查跟預防好了。」

 

「只靠這些影片,可以這樣做嗎?」

 

「不知道,就先試試看囉。」

 

「那就拜託你囉,謝謝你的幫忙。」

 

對話告一段落後,我的心裡其實很不踏實,因為我很清楚,這些影片其實不能代表什麼。

 

也許這位駕駛可能真的想侵害那棟公寓中的某個人,但如果警察詢問他,他也能辯稱成只是無聊的自言自語,在犯行發生前,根本無法成為什麼證據。

 

就像周星馳電影裡的片段,斷手流大師兄跟裁判的對話一樣:

 

「你看!他手裡拿一把刀呀!」

 

「那又怎樣?又還沒捅到你。」

 

「我怕他會跑上來捅我啊!」

 

「那等捅到再說啊,到時自然有法律會制裁他。」

 

目前的狀況,就差不多是這種情況,犯行發生前,這些影片根本不算什麼。

 

或許,該建議妃妃從那棟公寓中搬走呢?雖然這件事可能跟她沒有關係,不過還是要避免一下被牽扯進去吧……

 

 

我對這件事情念念不忘,隔天早上我睜開眼睛後所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點開手機,看那位駕駛是不是上傳了新的影片。

 

果然,那位駕駛昨天深夜也跑去妃妃的那棟公寓前逗留,並上傳了新的影片。

 

「這傢伙真的很閒啊……」我點開影片,並把聲音開到最大。

 

這次的影片不一樣。

 

駕駛把車停在公寓前時,我聽到了一個之前看過的影片裡沒有出現過的聲音。

 

那是下車的開門聲。

 

這傢伙下車了?

 

我一顆心都懸了起來,整個人全神貫注著觀看影片裡的動態。

 

約二十分鐘後,駕駛回到了車上,一樣沉重急促的呼吸,一樣的喃喃低聲自言自語。

 

只是呢喃的內容變了。

 

「抓到了……抓到了……呵呵……抓到了……」

 

這傢伙終於在昨天深夜下手了嗎?昨天妃妃的公寓裡還是出事了嗎?

 

我馬上傳LINE訊息給妃妃:「我剛剛看到那瘋子最新的影片,公寓裡還好嗎?」

 

「還好。」妃妃馬上回覆。

 

「真的沒事嗎?」

 

「沒事啊。」

 

「那就好,妳今天出門上班要小心一點喔。」

 

「還早,還在睡,還沒醒來。」

 

妃妃給了看似平常的回覆。

 

但這九個字卻讓我全身瞬間血液逆流,一股惡寒從骨髓中滲出,無限蔓延。

 

我顫抖著我的手指,打下訊息。

 

「你是誰?」

 

 

 

 

 

 

 

 

 

 

 

 

 

 

 

 

========================

 

本來是要用另一個結局,不過最後參考了日本相當有名的都市傳說「已經睡了」,大致是說如果真的已經睡著了,那麼回覆留言的人又是誰?希望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故事中一開始提到的影片非常有意思,如果有耐心的朋友可以去把那位Benjamin先生的影片全部看完,可能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喔。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