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 2016-11-21
  • 1,447
  • 0
  • 0

這是茹怡第一次到我位於九樓的公寓房間過夜。

 

但別想歪,我們並沒有做什麼會讓人害羞的事情,只是看電視吃消夜,聊一些能讓彼此心情愉快的八卦話題而已。

 

我與茹怡之間的男女朋友關係也已經維持半年多了,卻一直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主要原因還是歸咎於我跟她都是屬於害羞過頭的人。

 

我一直認為,當初我敢告白跟她交往,就已經把我這輩子的勇氣額度給用光了。因此,就算今晚她難得到我家過夜,我也不敢有任何越界的行為。

 

這次來我家過夜,是茹怡主動要求的,如果她有想要有進一步的發展,來到我家後,她也應該會稍微主動表示吧?我這麼想著。

 

事實上,我之前非常反對她來到我家過夜,這次是在她不斷撒嬌想來我家看看後,我才終於答應了她來過夜的要求。

 

之所以反對她來我家,並不是因為環境太髒太亂,或是我的房間裡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而是因為,我的房間在深夜裡會發生「那件事情」。

 

每天晚上的深夜,「那件事情」像是準時的鬧鐘一樣,固定會在同個時間點發生。

 

我將這件事告訴茹怡,她非但不害怕,還非常有興趣:「那我更該去看看囉,說不定我可以看出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你房間裡作怪喔。」

 

「真的?」

 

「嗯,我的體質是屬於比較敏感那種的,以前高中的時候跟同學夜遊去比較陰的地方,我都看得到『那個』的身影,我早就已經習慣了,不會害怕的。」

 

「原來妳還有這種天賦啊,我現在才知道。」

 

可是……體質比較敏感的人,去到比較陰的地方,不是比較容易被附身或是卡到嗎?

 

我仍然非常擔心茹怡,不過在茹怡開始撒嬌攻勢後,我也終於舉手投降,同意她來我家過夜。

 

 

現在時間已經過了深夜一點,我跟茹怡看完最後一部電影後,決定關燈睡覺。

 

在睡前,茹怡還問我:「那個現象大概幾點會發生啊?」

 

「通常都是在三點多,反正等妳被聲音吵醒的時候就知道了。」我回答:「其實那件事也沒什麼,妳不要抱太大期望啦。」

 

「就因為是第一次經歷,所以才要期待啊!」看到她笑著說出這句話的表情,我實在不忍心潑她冷水。「那件事情」其實一點也不好玩,也不恐怖,只是非常煩人,非常討厭而已。

 

那件煩人的事情就是:每到半夜三點多的時候,我房間內的電話就會響起。

 

那是一個不存在於這個房間的電話。

 

因為手機的發達,很多人的家裡都沒有裝設室內電話了,我也是其中之一。

 

但那聲音確確實實的,是一個相當傳統的室內電話的聲音,不是從隔壁或是從樓上樓下傳來的,正是從我房間裡面發出來的。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試圖找過,但就算我把天花板都翻過來,就是找不到電話的位置。

 

電話鈴聲會持續五聲,然後會有人接起電話,用氣音問一聲:「喂?」

 

聲音很微小,氣息很弱,不過仍聽得出來那是女子的聲音。

 

接下來是最煩人的部分,接電話的女子會用氣音不斷低喃,好像是在電話裡面抱怨什麼,持續大概十分鐘後聲音才會停止。

 

那種感覺,就像是你去電影院看電影,坐你隔壁的人卻從頭到尾都用鼻子的氣音輕悄悄地在你耳邊討論劇情一樣。

 

我每天晚上都會被這鈴聲吵醒,然後忍受女子氣音的抱怨。

 

不過我也已經習慣了,現在我在半夜聽到電話鈴聲,腦裡只想著:「喔,已經三點了。」然後遮住耳朵繼續睡,裝作沒聽見女子的聲音。

 

我也曾經針對這件事,求助過一個對於靈異事件有研究的朋友,他說:「可能是房間所錄下來的聲音吧。」

 

「錄下來的聲音?」

 

「是啊。」他說,房子會殘留下人居住的痕跡,如果是情感特別強烈的行為的話,很有可能連聲音或影像都會被建築物給記錄下來,出現在我房間裡的聲音可能就是這個現象,國外就有過這種案例,很多兇宅也是這樣才產生的。

 

也就是說,半夜三點的電話鈴聲跟女子聲音,是屬於以前曾經住在這間房間裡的某個女性的?

 

那麼,這位女子在接到電話後又做了什麼事,才讓房間記錄下她的聲音呢?

 

 

 

 

我們關掉電燈上床後,我在床上雖然閉著雙眼,但卻心亂如麻睡不著。

 

畢竟這是第一次在自己家裡跟茹怡過夜,而且還是睡同一張床,如果是正常男性的話,應該都會忍不住做些什麼吧?

 

我當然也想啊,可是如果真的行動的話……茹怡會不會生氣,然後說要跟我分手?可是如果她是在等我行動的話呢?我到底該怎麼辦啊?不是有人說,當女性同意跟你單獨過夜的時候,就是代表可以那個了嗎?所以我到底該不該出手啊?

 

我的腦袋裡不斷充斥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這樣一折磨,時間已經在不知不覺來到三點,而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那聲奇怪的電話鈴聲在無預警中響起,我注意著旁邊茹怡的情況,她似乎還沒有被吵醒。

 

電話鈴聲持續五聲後,按照慣例被接起來,然後是陌生女子微弱的氣音:「喂?」

 

然後是她持續的低喃聲。

 

我輕聲問茹怡:「妳有被吵醒嗎?」

 

茹怡沒有回應,看來是完全睡著了,既然如此的話就不要吵她比較好吧……

 

看來,今天晚上,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了。

 

 

 

……這次,女子的聲音聽起來似乎特別近。

 

不對勁。

 

聲音太近了。

 

我轉過頭,旁邊的茹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起身子,挺著上半身。

 

黑暗中透過微弱的夜燈,我看到她的嘴唇上下顫動,發出不屬於她的低喃聲。

 

「……茹怡?」我問。

 

茹怡的頭唰一下轉過來盯著我,在黑暗中,她的眼神充滿哀傷。

 

「為什麼……」在微弱不清的氣音中,有幾個特別清楚的字進入了我的耳朵:「你不愛我了……」

 

我還無法理解她這句話的意思,茹怡已經從床上跳起來,以相當快的速度往陽台衝過去,我甚至沒有時間從床上翻過身來。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無法運作。

 

 

當茹怡的身體墜落一樓的聲響從陽台傳來,迴盪在我的腦海裡時,我想我終於知道了。

 

接到那通電話的女子當時到底做了什麼事……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