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獻給殺人魔的居家清潔指南(第5章)

  • 2016-11-01
  • 414
  • 0
  • 0

5b3f605db3153a2d995ba22e3886cf60

(五)
 
  電影院大樓外的逃生梯,十年獨自坐在那。
 
  多虧過度外向的女工讀生,他才能輕鬆得知電影院的大小情報,知道即使打烊仍然留有這條逃生通道。
 
  走道燈在員工下班時全都關了,穿著連帽外套跟口罩的十年有把握不會讓臉部曝光,何況他是摸黑進入影廳,那影像又更模糊了。
 
  「他很奇怪,常常站在大廳看著客人進進出出,什麼話都不講,我們也不敢問。幸好時間到會自己回去。」女工讀生當時這樣抱怨,透露林峻生有不時待在外場的習慣,而且不到接近散場的時候是不會返回放映室。
 
  十年理所當然地猜測放映師是在尋找目標。一場電影少說一小時起跳,時間相當充裕,足夠讓他潛進放映室,用針筒把藥灌進果凍裡。
 
  這藥來自於十年目前暫住的公寓,全都藏在床底的行李箱。那名嗜食人肉的屋主靠這藥迷昏受害者。
 
  十年不單是要解決放映師,還要測試藥效。若藥沒有發揮效用,至少袖子裡藏著刀。雖然發作的時間稍慢,但效果很不錯,林峻生完全不省人事。
 
  即使至今為止一切順利,十年面對的終究是披著人皮的瘋狂怪物,多一些手段,或許在危急時刻會成為轉機也不一定。
 
  模仿林峻生字跡寫成的離職信扔在辦公桌上,也許電影院的員工在明天發現放映師沒照常上班之後,會接著發現那封信。
 
  這種拖延方式破綻百出,十年心裡有數,他從不認為可以完美地一手遮天,但能拖多久是多久。
 
  幸好屍體永遠不會有被發現的一天。
 
  安全門被從內打開,走出來的是抱著大紙箱的「收購商」,他依然是一身宅急便制服。箱子裡裝的當然是林峻生跟被玩壞的人頭。被收購商帶走的屍體,彷彿就此從世界上消失。
 
  收購商放下紙箱,引來十年的疑惑。
 
  「活的不收。」收購商說。
 
  糟糕,只顧著測試藥效卻忘記正事。十年偶爾也會粗心。
 
  十年雙手扣住林峻生的頭顱,用力一扭。喀、喀……昏死的林峻生毫無掙扎,頭被整整扭轉一百八十度。但十年覺得不太雅觀,於是再多轉動一百八十度,將頭轉回正面。
 
  「死了。」十年往手套噴灑消毒酒精。大功告成。
 
  收購商蓋起紙箱,毫無重量似地輕鬆扛上肩膀。
 
  「果凍有下藥,別吃太多。」十年注意到收購商的手上掛著放映師的那袋果凍。
 
  收購商沉默地走下安全梯,消失在陰影裡。
 
 
  曉君醒來時,發現辦公室空無一人。睡眼惺忪的她拿起手機一看,居然超過十二點了。不是中午的十二點,是半夜十二點!
 
  她頓時嚇醒,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
 
  起先是因為加班很累,她才趁著老闆離開小睡一下,雖然在意同事是否會藉此大做文章,但實在撐不住了,而且偷睡個十分鐘不為過吧?哪知道一睡就這麼久!不僅是睡過頭,工作也沒搞定。
 
  欲哭無淚的曉君看著整疊報表,真想當場死去。
 
  同事們也真無情,都沒有人叫她,全都下班了。不過曉君望著空蕩蕩的辦公室,覺得真是心曠神怡,很快就從沮喪中恢復過來,心想如果每天上班都是這樣的景象該有多好。
 
  既然在公司睡過頭,她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今晚拼著通霄也要把工作搞定。畢竟月底到了,手頭上的報表都得要結算。
 
  她拿起桌上的咖啡,就口才發現早就一滴不剩。沒有精神食糧,工作就提不起勁。而且晚餐到現在還沒吃。
 
  曉君從座位上站起,伸展筋骨,拎起錢包跟辦公室鑰匙,決定先覓食。
 
  夜深的馬路人車稀少,曉君不免緊張。被綁架距離現在還不到一個禮拜,她是真的怕了,可以脫險很幸運。
 
  可是她沒有報警,因為十年的提醒極具威嚇性:「這等於把你暴露出來。他們會找到你,逮住你,逼問過程。最後你會變成冰箱裡那袋肉。」
 
  「他們」指的是誰?是個犯罪集團嗎?直到真正遇上了,曉君才明白這社會不如想像的安全,可是她沒有躲在家不出門的本錢,為了餬口還是得上班。每天回到停車處時總會神經兮兮地張望,發現有人接近都會謹慎地盯著對方。
 
  說到底,都是將就。反正沒死,先將就著再說。曉君都不知道該佩服自己心性堅強,又或是太逆來順受……
 
  逆來順受,嗯,當時應該把披薩砸在那少年臉上的!還有應該拿可樂潑他。太可惡了。辦公室那些老鳥就算了,連這個初次見面的少年都欺負自己。
 
  曉君不禁自問:「我給人的感覺真的是那麼好欺負?」
 
  胡思亂想的曉君發現迎面有人走來,立刻戒備地保持距離。這人長得跟那個白目的少年好像,一樣眉清目秀的。
 
  距離越來越近,曉君忍不住驚呼。
 
  「真的是你!」
 
  少年又是那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你看起來餓了。」他說。
 
 
  麥當勞裡。
 
  曉君跟十年並肩坐在靠窗的座位,她默不作聲地吃著雞塊,經過反覆的檢查,確認這次沒有沾血。因為是十年請客,所以她擔心有詐。
 
  「你真的沒跟蹤我?」曉君狐疑地問。見到十年讓那天的恐懼重新浮現,她其實想拔腿就跑。之所以會答應十年的邀約,也是擔心若自己不從,他會採取另外的手段。
 
  「沒有。」
 
  「你發誓?」
 
  「就算我說謊,也不會因為發誓就遭到報應。」十年不單是理直氣壯還很有道理,讓曉君覺得自己真像笨蛋,所以乖乖閉嘴。
 
  十年顧著撥掉薯條的鹽粒,也沒有要說話的意思。曉君難忍這種氣氛,最後還是忍不住打破沉默:「你知道綁架我的是誰?」
 
  「不要深究比較好。」十年建議。
 
  「我也不想,但我怕遭到報復,所以想弄清楚。」
 
  「不會找上門。」
 
  曉君想起慌張離開陳伯住處時踢到的袋子,裡頭好像裝了人。「是不是因為你把他給……」
 
  十年還是那句話:「不要深究比較好。」
 
  「我怎麼可能不在意?又不是你遇到這種事。這幾天我有多害怕你知道嗎?我現在坐在你旁邊也很怕,是不是我會跟袋子裡的人是一樣的下場。你這樣神出鬼沒的,我好像無處可躲。怎麼可能這麼巧會在半夜遇到?」曉君不自覺地提高音量,附近的客人紛紛注視過來。
 
  「我懷疑你根本是故意玩弄我?其實你才是真正在背地裡策劃的人!」曉君將雞塊扔在托盤上,不甘心地瞪著十年,幾乎要哭了出來:「我真的這麼好欺負、這麼好騙嗎?」
 
  「全是巧合。」十年的確沒說謊,誰知道會這麼湊巧,離開電影院後撞見曉君?
 
  「我沒有惡意。如果真的是我策劃的,那一天直接滅口,不是遠比放你在外面亂跑,讓事情有曝光的風險來得更有利嗎?」
 
  曉君雖然激動,但知道十年的分析沒錯。
 
  「我的目標不是你,你一開始就不該牽扯進來,所以不要深究。綁架你的是某個團體的成員,他們不會互相干涉,不知道有成員找上你,還不知道你的存在。真要報復,也是找我。這是唯一可以讓你知道的。」
 
  曉君無法理解十年為什麼如此淡定。「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從容?你殺了……」
 
  「那些人對自己的作為也是這樣從容,更貼切的說法是樂在其中。」
 
  「所以你快樂嗎?」曉君認為這一切真是令人髮指。
 
  「不是為了快樂,從來都不是。」
 
  曉君大口喝完可樂,抱著頭痛苦地哀嘆:「我突然覺得,瘋子真的好多……」
 
 
  當無話可說,就是該準備離開的時候了。
 
  十年跟曉君臨走前,他在另一端的座位區發現熟人。一身黑色細紋西裝,手腕配著低調但昂
貴的名錶,是個滿溢著成熟魅力的男人,就連眼角的魚尾紋都很迷人。男人的氣勢內斂,但藏不住成功人士的自信。
 
  這男人的事業可不一般,他專門販售情報,亦是十年的情報提供者。跟十年一樣,男人並不使用真名,而是另有稱呼──大衛杜夫,跟一款菸的品牌同名。
 
  大衛杜夫同樣發現十年。不如說,他老早就注意到坐在窗邊的兩人了。他笑,那是意味深長的笑容。
 
  十年點頭致意。能夠行事順利多虧大衛杜夫的支援,雖然他販售的情報要價昂貴,卻不跟十年收費。
 
  大衛杜夫聲明過他的立場──當一個旁觀者。
 
  「電影是人生的縮影,但真實人生要精彩百倍。」大衛杜夫曾經這樣說過,所以他免費提供情報,之後該如何行動由十年決定。他則在旁邊看著。
 
   其實,大衛杜夫出現在麥當勞相當弔詭,他的氣質與那裡格格不入,像是體驗平民生活的貴族。
 
  十年同時注意到,坐在大衛杜夫對面的是個魅力不亞於大衛杜夫的女性。他與女人的視線正好碰著,對方露出蜻蜓點水般的淡淡微笑。
 
  他在轉眼間暗自留心,記下女人的樣貌。
  1. 2017:  笔记:本站服务器已搬迁至北京(1)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