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NoSleep-野洋蔥

  • 2016-11-25
  • 1,058
  • 0

原文網址-http://goo.gl/tMfbux

—————————————————
正文開始
—————————————————

我一直都陪著我的弟弟,布蘭登。

當他帶著青腫的眼眶,或是流著血的嘴唇進來我房間時,我也陪在他身旁。

在我們媽媽的喪禮時,我也坐在他的身旁。

我不知道是為了他好,還是我好,我會低聲地跟他說爸爸其實沒那麼壞,他很盡力的照顧
我們,只是他在生活中遭遇過很多慘事。要獨自照顧兩個小孩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知道
的,尤其是還要照顧布蘭登這種小孩。

我們一直都沒有錢帶他去給醫生診斷,但我知道他有很嚴重的自閉症。他完全不會說話,
但大部分的時候我還是知道他需要什麼,想要什麼。當我們的媽媽過世後,我知道我必須
照顧著他,因為我知道我們的爸爸無法勝任。

最困難的一部份大概就是要試圖讓布蘭登吃東西的時候。他三餐都只吃 Frosted Flakes
麥片。雖然那間麥片公司標榜著他們的產品充滿了維他命跟礦物質,當時八年級的我也知
道那些充滿著糖份的麥片對一個正在發育的男孩是絕對不夠營養的。

我絞盡腦汁的想辦法讓布蘭登多吃些比較有營養的食物,但都徒勞無功。布蘭登是個好孩
子,但他也真的非常的固執。如果他不想做什麼,那件事就一定不會發生的。每一次當我
試著給他吃不是麥片的東西,他總是會不停的尖叫著,他有辦法持續那樣叫著好幾個小時

第三天的嘗試失敗後,我決定我受夠了。當他開始大吼大叫的時候,我把他關在外面,鎖
上門。我不想管他了,我受夠了。我跑進我的房間,把頭埋在枕頭裡大哭,直到我睡著。

我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了。我一頭霧水的想了一下自己在哪裡,但當我想起來
的時候,嚇了一大跳,我試著聆聽布蘭登的大叫聲,但我只聽見一片寂靜。

我驚恐地跑下樓梯,我全速衝向前門,我不知道布蘭登被我關在外面幾個小時了。

我一遍又一遍的大叫著他的名字,但我知道那是沒用的,布蘭登從來都不會對他的名字有
反應。環繞著我們家周圍的松樹隨著秋風的吹拂擺動著。這片樹林真濃密,我毫無頭緒的
四處跑著,讓心中的畏懼引導著我。

我當時很專注的試著找布蘭登,我差點就錯失他了。

他當時蹲在地上,雙手沾滿著土,他在挖些什麼。

不論他挖到了些什麼,他正在吃著它。

我慢慢地靠近它,小心翼翼的,試著不干擾到他。

「布蘭登?」我用擔憂但又帶點安撫的語氣說著

沒有回應,完全沒反應

我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他回頭看了我一眼,皺著眉頭,惱怒的看著我。他嘴裡塞滿了
東西,但我還沒看清楚就知道他吃了些什麼。

野洋蔥在這附近跟雜草一樣多,尤其到了秋天的時候,長得特別多。他當時正挖掘著那些
洋蔥,大口的吃著它們,好像是他的最後一餐一樣。我跪在地上,幫布蘭登拿著他滿手的
洋蔥,牽著他的手走回家。

我用那些撿回來的洋蔥做了一碗簡單的洋蔥湯,也是在我媽媽死後,我第一次見到我弟弟
吃著不是麥片的食物。

每晚採洋蔥變成我們每晚的一種習慣。我也開始用些創意把那些洋蔥放在我做的料理中,
像是魔法般,我能讓布蘭登吃任何摻有洋蔥的料理。我感到很有成就感,像是我幫了布蘭
登跨出了一大步,像是我的生活終於有了目標。

我們當時必須越走越遠,才有辦法找到更多的洋蔥,後來必須要走到 16 號高速公路附近
。雖然並沒有很多車開在這條路上,但在漆黑的夜晚帶著布蘭登來到這還是讓我很緊張。

有一天,天黑得特別快,我們也一直都找不到洋蔥,我試著叫布蘭登早點跟我一起回家,
我們白天的時候再回來繼續找。

他開始大叫著。

布蘭登當時正值青春期,他已經比我高了半呎。當我抓著他,試著帶著他回家時越叫越大
聲。他把我推倒後,很快地轉身跑走,跑向 16 號高速公路。

我還來不及起身,我的惡夢就這樣發生在我面前。

我就在高速公路附近聽見了緊急煞車聲,緊接著很大聲的撞擊聲。

我離高速公路夠近,我看到了那台車的尾燈。

我就在高速公路旁,在最後一刻抱著我的弟弟,親了他的前額後,他就這麼死了。

我把他的屍體帶回家,輕輕的把他放在前院。我爸爸的車停在車道上,我想他剛從酒吧開
回家,他比平常還早回到家。

我已經知情了,但我還是走到他車前檢查了一下,確保我的認知無誤。

右邊的車燈全毀了,車頂上有一個很大的凹痕,上面還帶著一些布蘭登的血跡,他的頭剛
剛撞到的那地方。

我輕輕地推開前門,走上樓,走進我爸爸的房間。在他衣櫃底下的抽屜裡,從那疊襪子下
方,挖出了那把 .38 左輪手槍,走下樓。

他當時睡在客廳裡的那張躺椅上,整間房子充斥著琴酒跟洋蔥的味道。

我站在他椅子的前方,用力地踢了他一下,踢了第二下才把他踢醒。他看起來很震怒,我
想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他撞死了布蘭登,但即使他知道,我想他也不在意。

我把他的手槍舉起來,對準著他,當我對他的胸口開了一槍時,他睜大著雙眼瞪著我。

他的手抓著傷口,血從他的指縫間滲出,很快的染紅他的背心。我往他的脖子又開了一槍
,再朝他的右眼開了一槍。

我使盡我所剩的全力幫布蘭登挖了一個墳,埋葬好他後我把房子放火燒了。

那件事至今已經 20 年了,也是我第一次跟最後一次訴說這故事。我現在有了一個嶄新的
人生,我從高中畢業後,很神奇的也從大學畢了業。我現在有一個很棒的丈夫,跟兩個小
孩。我在這州是個社工人員,每天處理著類似布蘭登那樣的案子。我並不是為了博取你的
同情,或是嚇唬你才跟你說這個故事,我只是無法繼續把這件事埋在心中。

我在大約五年前回到那間房子的位置,那裡現在雜草叢生,我完全搞不清楚那房子所有的
東西曾經存在的位子。

我甚至找不到我當初埋葬布蘭登的地方。

但有一塊地,長滿了野洋蔥。

我想他就在那吧。

评论

偷偷告诉你,这还毛都没有 T T

发表评论